首页 今夜谁与你同眠 下章
第10章 前因与后果
 也许是因为近年来自己的经历总是不顺,我的性格有了很大的变化,犹疑和感慢慢地替代了乐观与无畏,对于这些送上门的好事,我本能地再次进行了抵制。

 “…我再想想吧,我还要和小梅再商量商量。我看,还是…”我几乎不敢看贺国才的眼睛。

 贺国才点点头“我也不你。如果你真的觉得我这个人不可信,你也不要替我担心,要怪只怪我自己吧,老是一厢情愿地以为朋友之间都好说…不说了不说了,大不了从头再来吧。”

 “贺哥,我不是那个意思…”

 “好了,你什么也别说了,”他断然绝然地打断我的话“现在在这里你还是我兄弟,出了门咱们就…从此你也不欠我我也不欠你,大家相忘于江湖吧。”

 说到这里,他的眼睛也有些润了“对你,你的能力、你的为人、你的心地,我都没看错,唯一看走了眼的、不,唯一没想到的就是你是一个文弱书生,可以让你帮着参谋策划,但是如果要求你更多一点,比如共谋一件大事,比如真正让你掌管一家企业,你还是不行的。你缺乏那种胆略。来,咱们再喝一杯,算是诀别酒吧。”

 “贺哥,这一点你说错了,我不是没有你说的那种胆略…”

 “行了,别说了,你不用再说任何话,”贺国才一扬脖,迳自把手里的酒喝掉“这些年黑道白道五湖四海认识了不少人,但没有一个能被我算做是朋友,你,许放,是我唯一的朋友,我怎么能为难我唯一的朋友,要求他做力所不能的情非已愿的事情?!对不起,哥们,我不怪你,你也不用为我担心,哥哥得过去!”

 “贺哥,我已经决定了,和你一起干!”

 “好。”说完这个字,贺国才的欣只持续了数秒,接着沉默了一会,看看我,叹一口气,又突然间拉紧我的手“咱们公司刚刚遇到一个小麻烦,你能不能解决解决?如果你不敢,你现在马上就说,如果你相信我,相信我是一个规规矩矩的生意人,如果你有一定的胆,咱们…可以试着操作操作。”

 “胆我有,你说吧。”我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的助手刚刚告诉我,我跑的那笔贷款,还是没有批下来,给否了。可是像我们这种私营小企业向银行申请开立信用证,非得要有全额的资金担保的。你原来不是说你们公司制度很松散嘛?公司法人章和财务章都随便使用。你们公司的上级公司又是一家很大的央属大公司,在中行有无限授信额度,你看,你能不能在走之前,利用现在制度上的一些漏子,偷偷地开一个你们公司的担保?”

 “老弟,相信我吧,我绝对是规规矩矩的生意人,我们收货后一定会履约付款的。这一次的利润,绝对超过20%,只要我们这一步起来了,以后我们的层次绝对就能上一个台阶了。”

 我不假思索地点头同意。当时我只是想到,贺国才如果不付款给银行,黑掉那一百多万的话,他就太短视了,如果和劳尔合作做三四年的话,怎么也能挣上个五六百万。劳尔是我一手经营起来的客户,没有我,劳尔是不会搭理他的。

 于是当天下午,趁元旦放假,我回到公司偷偷地开了封担保函,盖上章,带着合同的复印件,把担保开立完毕。开保函的时候,我并没有签上自己的名字,而是签上了我们公司老总的名字和财务副总的名字,而我自己的名字,从头到尾也没有留下。但是出了中行的西门,我突然间非常地害怕起来,留不留名字其实无关紧要,真要是出了事,一定能查出是谁的所为。

 当天晚上,梅宁和我一起赶到机场,把她的未婚夫林彼得接了回来,并把他送到西四环外一家五星宾馆安顿下来。正好接到梅雪的电话,于是我和梅宁他们便在宾馆分手,回到家里。

 “宝贝,你回来了。”梅雪对我的问候只是淡淡地一笑。

 等我进厨房帮她收拾晚饭的时候,我要梅雪把菜刀递给我,梅雪拿着菜刀,指向我的膛,脸色一变:“你动我妹妹了?”

 “动了。”

 “我要杀死你。你信不信?”

 “…我信。”

 梅雪脸色晴不定地变化了数次,突然她一把扔向菜刀,扑向我的怀抱,一面哭一面捶着我:“我恨死你了!你这个不要脸的王八蛋!姐妹通吃啊你这个人渣!”我也不知如何安慰她,只好由着她闹了半天。

 “今天晚上,我请谢名来我家。他一会儿就到。”

 “请他?为什么?”

 “他已经把房子卖给一家急需住处的小两口了,他们出价也合适的。谢名十天后就要远去新加坡了。原本他想找家宾馆凑合一下,我想,不如让他到我家里住两天。”

 “那怎么行?就这点地方?让他睡外面的沙发?”

 小梅突然红了脸,转过身去“…你去睡。”

 我从后面揪住她的头发,把她扯到我的怀里:“小货,你敢!”

 “谁让你和梅宁苟合了!我只是说说玩的,你还真做了!她有什么地方比我好!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那谢名有什么地方又比我好!”小梅格格地笑着在我怀里扭动起来。“他有些地方是比你好!老公,我都已经让他玩这么长的时间了,我反正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了,你不想看看,我在别人的怀里,是什么样子吗?”她面红耳赤,凑到我耳边小声说道。

 “不行!我觉得恶心!”

 “不恶心的,我保证很美的…”小梅一面说着,一面甩开我在她脖子上的手,跑了出去。

 我愣了一愣,热血涌到脸上,心情异常复杂,没想到,事情终于发展到了这一步,一切,我终想往、又不敢面对的一幕,就在今天晚上,要活生生地发生在我面前了。脑子里飞快地闪过一个情景,自己的子,四仰八叉地躺在上,一丝不挂,与另一个男人,疯狂地合着。

 我追到里屋,小梅站在镜前,脸上的红还没褪去,口一起一伏,显得格外动人。

 我和镜中的小梅对视了片刻,小梅再次羞怯地笑了:“其实我更不好意思,真的!”

 “那你为什么还…!”

 “我只是觉得好玩。老公,嗯,同意了吧!老公!我知道你也是很想的,只是放不开罢了。是不是?”她撅着嘴开始撒娇。

 “你要是不同意,我…我就和他一起走,你就要永远失去我了!求求你了!”

 “好吧。”我违心地说道。

 小梅的眼睛在我脸上打了个转“不要担心嘛,不恶心的,我向你发誓,一会儿,我保证,保证给你演出最最精彩的一段…黄片。”

 “可是,可是我从来就没有睡过沙发,让我睡十天…”

 “要么,你和我们一起睡?”小梅的眼睛一闪,勾魂摄魄的灵气,使我不能自己。

 “…行吧。”

 “我是说,你和我们一起睡,我的意思是,你不能动我。”

 什么!这个货!我真的气坏了,同时,也真的非常地激动!看着小梅的嘴巴一动一动地,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她的嘴里还要冒出些什么更令人激动、也更令人恐怖的话来。

 “我是说,你一指头也不能动我。就这几天,行不行,老公?我的身体,你都享受了这么多年了,按你以前的话说,都有些审美麻木了。这次,给你一个机会,让你从一个全新的视角,来审美和体验美,好不好?”然后小梅将酥微微起,小腹也收得紧紧的,两腿微颤着并拢“让他的手指,他的嘴巴,他的巴,把你身边的美,以全新的方式,发和演绎出来。”

 “好吧。那今天晚上,就由你来安排了。女大不中留,也留不住,你…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看着小梅娇美的体,我的巴硬得像块石头。

 “吃完饭,我去洗个澡,把自己的身体,乾乾净净地交给他。”

 “那我呢?”

 小梅眼珠子转了转,忍着笑意,假装正道:“就没你什么事了。”

 “什么!”我一把就把小梅推到在上,去骼肢她。

 小梅倒在上,把腿蜷起来,躲避我的攻击,格格笑着求饶道:“要么给你安排一个美差,和我一起洗澡。”

 “真的!”听到这句话,我的心里才从万劫不复的沉沦中略看到一丝乐观的希望。

 “你帮着我收拾。把我的里里外外都洗乾净,帮我换上最感的衣服,然后把我抱出去,像过去的太监,把妃子送到皇上的上。”

 “好吧。”我的心和我的声音一起沉到了地平线的下方,黑暗的一面。

 听到我平静的回答,小梅反而有些不安了“老公,我、我,是和你开玩笑的。”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一下子平静下来。

 “没什么。”

 “老公。”她促不安地看看我,两只手不知所措地搂着我的“老公,我…我是不是有些过份了?我只是想让你得到一些特别的刺,…要不,我给他打电话,让他别来了。”

 “好吧。你想听我说实话吗?你刚才的话,确实伤了我。这个游戏,如果到目前为止,还算是游戏的话,就打住吧。”我的语气更加淡然。

 小梅真的吓坏了,她马上掏出手机,开始拨号。

 “小谢吗?我。今天晚上,你别过来了。嗯,对,我和我老公有事,你,别来了。没事,我没事,你先…”她一面说着,一面可怜巴巴地看着我的眼睛,一只手还抓着我的手,摇着着。

 “对…这两天,你都别来了…真的不行…不好…嗯…不会的,还可以见面的…到时,我去机场送你。好不好?行。你注意身体…好…我知道了…我没事。”

 我突然有些后悔(海岸线苦等的读者可能也会骂我死的),从她手里一把夺过手机,刚想说两句,才发现自己上了个大当,原来,那手机竟处在关机状态。

 小梅笑到不上气来,她一面在我身下挣扎着,一面还用手护着下午刚刚做好的头发。

 “小,你想找死啊!”“…老公,我错了。你就让我一次错个够吧,让我胡来一次吧。”

 “行了,行了。我都由着你了。真把你给惯坏了。”

 “老公,我把你写的小说都给他看了。我知道,你其实想看看我被他进去的情景?是不是?他也喜欢你这个人的。他说,保证让他这一次看个够。”原来谢名也看过我写的东西了,我脸上有些发烧。

 “小谢说,这是正常的。只要你情我愿他乐意,这是我们三人间的乐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今天,会不会有事?我是说,你的月经…”

 小梅突然有些腼腆,她低下头,过了一会儿,抬起脸看我,她的眼睛亮晶晶的,有种无法形容的美“今天是最危险的一天。如果真给他怀上了,你能接受吗?”

 我的巴硬到不能再硬“你…呃…你真的想?你这么爱他?愿意为他生个孩子?!”我结巴起来。眼前的梅雪,实在不像是我共同生活了六年的子。是不是女人,一旦出轨,其行为,就特别异常而不可预料?

 “嗯。我爱他的。不过你不要吃醋,这和与你的夫之爱不是一回事。”

 我不想再理论这些事,摇摇手“好吧。反正两三万,就可以给小杂种办个户口了。而且,我也马上要离开国营公司了,不用怕被开除公职了。”小梅以为我只是说笑,眨巴眨巴眼睛,没再说什么,只是笑得特别地腼腆,像个动人的新嫁娘。

 我把这种感觉和她说了,小梅偎到我怀里,身子滚烫,情热致极。

 她转过脸,声音低低地“我用一种公式算过了,晚上十点到十一点,最好是十一点,如果他进去,肯定会怀上…你这个绿帽,这次可要戴一辈子了。”

 “现在我去做菜。你去准备衣服吧。既然这样,我们都决定了,那你就好好地享受他的巴,让他也好好地享受一次我老婆。”我把小梅抱着镜前,小梅只是闭着眼,不敢看镜里的自己。

 当我收拾好晚饭,门铃正好响了起来。

 我心里一阵狂跳,一时间连气也很困难。

 小梅开门将谢名了进来。

 “你许哥在里面做饭呢。你先去招呼一下他吧。”我听到小梅这样吩咐他。

 当谢名和我面面相视时,我发现,他比我还要窘迫。这是自然的。因为他毕竟是一个闯入者。我沉静下来,与他热情地打招呼。小谢有些手足无措,坐在客厅的饭桌旁,看着热气腾腾的饭菜,他怔怔地不知该说些什么。

 小梅坐在我身边,脸色也是绯红一片,不言不语,只是胡乱地夹着菜。我踢踢她的脚,她也只是用眼角扫我一眼,什么话也不敢说。我只好重新安排坐位,让小梅坐到小谢的身边。小梅虽然脸色更红,但是这层窗户纸终于捅破了,她才言笑宴宴,并挑着小谢和我喝起酒来。她自己却是一口未动。

 “小谢,这几天,要谢谢你替我照顾我们家小梅。”小谢还没有反应过来,小梅也只是呆呆地看着我。

 “小梅经常和我联系,她说,你给了她我过去从来就没有给过的感觉,她真的很舒服。”

 小梅娇俏动人地啐了我一口:“死人,你说什么呢!”

 “我说的是实话啊!”小梅脸面有些挂不住,将筷子扔到桌上,起身就要跑回卧室。

 我一把拉住小梅,将她重新推向小谢的身边。

 屋里的空气,渐渐地被香靡的气氛所浸没。

 谢名和我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他即将到新加坡展开的工作与生活。

 我眼角看到,小梅的脚勾上了小谢的脚。

 一双娇小的脚穿着一双厚厚的白色绵袜子,因为蹭到小谢的皮鞋,沾了一点黑色的污迹。

 “小梅,怎么忘了给小谢换上拖鞋?你看你的袜子都弄脏了。”我看着小梅和小谢勾到一起的脚,假意问道。

 小梅窘迫不堪,连忙将脚挪开,并像个生气的小猫一样红着脸向我龇龇牙。

 “小谢,你和我家小梅在你家里吃饭,也是这样的情景?”我假装好奇地问道。

 “就是吃饭呗。”小谢慢慢地放开了拘谨,向小梅挤挤眼,然后回答我。

 “你…你们没有一面吃饭,一面做些有情趣的事?”

 “就不告诉他。”小梅将身子贴向小谢,同时将小谢的手拉向她的后。小谢犹豫了一下,便搂住了小梅。

 “小谢,你占有了我老婆,总不能不给我个待吧。”我目光炯炯地盯着小谢。

 “有,一面吃饭,一面吃你老婆小梅。”小谢也俯向我,含着笑意慢慢地说道。

 “是吗?小梅大活人一个,怎么吃啊?”我假装不解。

 “小梅过生日那天,小梅让我把给她买的蛋糕放到她身上,我一面吃着,一面喂着她,一面摸着她,渴了呢,就喝她的水。一股一股的,蛋糕没吃什么,倒是让我喝了个水。”这个家伙,他可真会享受小梅啊!

 小梅嘤咛一声,羞渐之下,双手使劲地捶着小谢“你坏你坏!让你不要和别人说…”

 “他是你老公啊。我这么欺负你,他也该知道你所受的委屈啊。”小谢一把抓住小梅的双手,当着我的面,将小梅搂到他的怀里。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小梅红着脸,想接受他的亲近,看着我,却又再次迟疑了。

 “没事吧,我猜梅雪很喜欢这种感觉,梅雪,你说呢,你觉得受委屈了吗?

 过去我倒是没给过你这种委屈,是不是反而委屈了你呢?”我继续开着小梅的玩笑,但是心里,闪过一幕幕小梅以往的生日,从来也没有这样的情趣和浪漫啊!

 心痛之余,兼有种特别的感觉,好像一把锋利的刀,切断我的脖梗,感觉到极致的锋利与痛快!

 小梅好像是体会到我的感觉,她突然间推开了谢名,走到我的身边,柔情无限地搂住了我。我不好意思地看着小谢,夫俩正常的亲近,我却有种难为情的感觉。

 “小梅真的很爱你,许哥。”小谢定定地看着小梅,失落中这样对我说道。

 小梅没有理会小谢的话,专注地看着我问:“我不喜欢你叫我梅雪,好像有些生分,多少年了,你不一直是叫我小梅的吗?”

 “小梅…”我搂住了她。

 小谢乾咳一声,起身离开,坐到了沙发上。

 我向小梅努努嘴“我没事的,好老婆。别忘了,今天晚上他才是你的主角。”

 小梅红着脸,亲呢地亲了我额头一下,才轻盈地转身走到小谢的身边。“你不吃了?”

 “了,好的。小梅,…我…想走了。”

 “为什么?”小梅转脸看看我。

 “美当前,你为什么要走?”我也走到小谢的身边,搂着小梅问他。

 “…我还是觉得有些对不住你,感觉自己好像是个第三者,扰了你们的生活。”

 小梅探询般地看看我,见我点点头,她也向我点点头,做出了决定。

 “哥哥,这几天,我就是你的亲亲娇老婆,想怎么疼我就怎么疼我。你不要再顾虑他,就当他是个没用的摆设。”她还眼角含笑地撇了一眼,说完,便一股坐到小谢的腿上,搂着他的脖子,死死地亲了他一口。

 我愣愣地站在原处,全身血似乎冻住了“就当他是个摆设。”这句话,就像雷在我的耳边一阵轰响!

 原来这句话是真的,人得到的越多,失去的也就越多!亲眼看到自己美子与别的男人亲热,于我这样的男人是一种别样的,一般人无福享受,但是,心里的创伤,又与何人倾述,只有海岸线的同仁们,可以铭证了。

 “许哥有些生气了,什么叫没用的摆设!”小谢连忙推开她,斥责小梅。

 “不会的。”我见小梅一吐舌头,便宽厚地笑一笑“我宣布,经征得梅雪原配丈夫许放同意,从现在起,”我看一看表“十二月三十一九点十分,直到一月十,梅雪小姐将是谢名先生的正式子,要服从他,爱护他,顺从他…现在,请你们伸出双手…”

 小梅和小谢含着笑,伸出了双手。我促狭地引着小谢伸出的手,伸进我子梅雪半开衣襟的口,并将小谢的另一只手,导向我子小梅的裆处。

 小梅只穿了件淡黄的轻薄的纯衣,前鼓鼓的地方,马上就被小谢的手撑得更高。

 她下身穿着一条淡蓝色的直脚长,是那种松紧式的带,手伸进去非常的方便。我眼睁睁地看着,小谢的那只左手,不费任何力气地伸向小梅最香神秘的下体,只是直接伸进小梅的衩,或是还隔着最后、也是人间最薄的织物,隔着衣物我就不得而知了。

 “老公你坏死了!”小梅没有一丝挣扎,只娇啼一声,便倒到小谢的怀里,任其上下大动其手。

 “你是说哪个老公坏啊?”小谢当着我的面,一面用手尽情地轻薄着小梅,一面用言语逗弄着小梅。

 “你就是我的老公,我没有别的老公了,是不是,许放?”小梅有气无力地接受着他的爱抚,同时继续刺着我。

 当我把饭桌收拾完毕后,回到客厅,看到小谢还坐在那里,小梅已经去洗澡了。

 “许哥,这些天,那我就住在这里了?”

 “行。没事。”看到谢名同情的眼神,我感觉到很不悦,但是面上却愈加热情。

 “一会儿,我进去帮小梅背,…也帮她准备准备。”

 “小梅可是我的子,你不要动手动脚啊!”“去你妈的。”我也含笑踢了他一脚。

 “说真的,许哥,有些话,只是挑情的时候说的,有些开玩笑的成份,你要是想上,随时可以替下我。”

 我心里更加难受,王八蛋,小梅是我子,还用得着你让!但是,表面上,我只能回答说:“就当是个游戏吧,大家都已经说好了的,不如按规则玩,才更好玩。”

 这时,小梅在洗手间里叫我的名字:“许放,进来吧。”

 我向小谢挤挤眼,示意他也可以准备了,然后便光了衣服,走进洗手间。

 在腾腾的雾气中,我见到一具窈窕光滑的体,背向着我,笔的小腿,微翘的秀,细长的身,两边各有一只小白兔,一跳一跳地,看不真切,却更人。

 “许放,我美吗?”

 “梅雪,你真美。”

 “行,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叫我小梅了,你要叫我梅雪。我可是谢名哥哥的子了,我要转身了,只许看,不许动!”小梅一面说着,一面将风情万种的正面体转向了我。

 秀美的短发,半盖住小梅秀气的脸庞,一直搭到她的下颌。另外一边的脸,光洁如姣美的半月。细长的单眼皮的眼睛里,占满眼眶的又黑又亮的眸子里含着盈盈的笑意,半张的双,丰厚润泽。浅浅的酒窝,似谑似笑的漾着情慾的涟漪。

 细长的水珠,沿着她高耸的房上,向她的腹部,再汇成万道水,一直向她茂盛的。大腿还是那样的修长结实,小腿的曲线还是那样的健美与人,只是这一切,在未来的这几天,我都无福消受了。

 “我的脸没有她的俊,但身条比她美吧?”我半响才反应过来,原来她指的是她妹妹。我叹了口气,轻轻地伸手抚摸小梅的房。小梅假意躲闪了一下,还是让我抓住了她的头。

 “这是最后一次了。说好的,我现在是谢名的子。”

 “真不让我动了?”

 “不是有更好的在等着你吗?纯洁的初恋,多好。”

 “她老公也来了。”

 “哦,可怜的家伙,想回来找你老婆了?我可不管,谁让你动梅宁了?不让你吃点亏,长点记,我梅雪就不算是女人。说好了,我要尽情地被他玩,馋死你!”

 看着梅雪体,我实在忍不住了,搂着她就要求

 梅雪坚决地把我推开。

 “行了,我洗得差不多了,你帮我擦擦吧。我吹吹头发。”

 我只好拿起巾,将小梅上上下下擦拭乾。小梅专注地吹着头发,对我的服侍和偶尔的触摸无动于衷。

 一会儿,她又扶着我,抬起小腿,将脚上的十玉趾飞快地涂上一层甲油。

 我心里更加悲哀,看小梅已经开始描眉和涂口红,知道那一刻即将到来,心里又是格外地冲动。

 “你把我那件红色的衣拿进来。还有把那条燕莎买的内也拿进来。”

 “什么?”就是半年前买的那条价值四百多块的一细绳和两片薄布条?我几次嘲笑过它离奇的昂贵,私下觉得倒是一分钱一分货,套到小梅的股上,可以构成人间防守最弱的堡垒,但也不无含蓄,该遮的地方都能挡住。

 小梅在这之前,曾经穿过半个小时,原本希望增加一些情趣,但在我嫌贵的啧啧声中,两人不但没有做成,反而大吵一架。之后小梅便说不给我穿了。没想到,今天竟然要被别的男人享用了。我一时郁结,灰着脸看着小梅,没有反应。

 “怎么?舍不得了?妾实不解,明君何故重物而轻人?”小梅叉着,掂着脚,摆出一副星的POSE。

 我咬咬牙,一面转身出去,一面点着她道:“等你老公我恢复身份,我要给你买条价值一千元的内。”小梅马上拍手同意。

 当小梅走进卧室时,身上穿着那件淡黄睡袍,出一抹红的亵衣,睡袍底下出光滑的两腿,脚上再无遮拦,十涂得碧绿的葱葱玉趾微翘着,妩媚中透出特别的感,纯真的笑容中还保留着几分的腼腆。

 之后,我和小梅、小谢一同上了

 小谢搂着小梅,两人静静地拥抱着,他们的眼睛也是长时间的含情注视着。

 那双美丽的眼睛,像两尾黑黑的金鱼,在他的瞳水里游来游去。

 而我,只能在边上,极度痛苦中在模糊的往事中追忆,我与小梅最后这样深情地对视是几年之前?必定是有过,不然我不会知道,那双眼睛所出的含情目光,犹如天堂的两扇窗子透出的光亮,笼罩的人幸福得如获神的关爱。是不是就象亨利。詹姆斯在那部知名的小说中所寓意的,人长时间的寻找中,终于淡忘了身边最真的美。

 “雪儿,可以了吗?”梅雪还是看了看我,我点了点头。

 梅雪微笑着再次向我示意“…老公,你把头扭过去。当着你的面,我…

 有些不好意思。”

 小谢惊道:“他也是你老公?”

 小梅向他鼻子,娇声道:“还是原装的呢。我倒想忽视他,能吗?”

 小谢道:“那怎么行?还是原装的好,我得让贤。来,许哥,你来吧。”然后他就要把小梅往我怀里送。

 小梅扑到他怀里,娇声道:“谢哥哥,不是说了吗,这些天,我都是你的子。那个老公,你真的想看?”她红着脸点着我道“好吧,只是不许笑话我,还有,一会儿我要是叫的话,说些什么也不许记在心里。答应我?”

 “行,但是你姓谢的老公玩完你,我也想上,行不行?”我着嗓子,低声下气地问小梅。

 “那得要我老公同意噢。老公,不让他上,好不好?我只想让你占有我。”

 这个人,俯在小谢的怀里,扭得更更不堪了。

 “我老公同意了,许放,你非要现丑不是?一会儿,就让大家看看你比我这个老公差多少。老公,来吧,光我吧,玩死我吧…”小谢将小梅的睡袍下,留着小梅红红的肚兜和下体那件连都遮不住的亵,将小梅光滑的体放倒在上,便大肆地玩起来。

 “嗯…哦…”小梅一面忍受着,一面红着脸含笑向我伸出手,摇一摇“前戏与挑情,你可不可以不看啊?怕你受不了。”

 “我有什么受不了?!和你做了那么多次了。”

 “不一样的。人家要花很多功夫的,把你老婆要挑得罢不能,和你作业不是一回事。”

 刹那间,我明白了很多。原来前因后果,都须在自己身上找。

 “对不起,小梅,我过去确实有时候是应付了事了,不太在乎你的感受。是我不对。”我情感复杂地下泪来。

 “亲爱的,不要说了,我也有不对的地方。”小梅看我流泪,她的眼睛也有些润

 “你今天晚上就尽情享受吧。”我说完这话,巴硬了起来,心结却在小梅的柔情中柔化成水。

 “要修正一下,你应该和他说…”小梅说着说着捂着了脸“让他好好享用你老婆。”话音未毕,她娇弱地动了一下。

 我再看小谢,正隔着着小梅前两块怒头,两只手在亵衣外出的晶莹玉润的房上轻轻地抚摸着。薄薄的丝织的衣上正中的两点,已经在他的口水下,成一片,两只头,经受着舌头的挑弄与丝布极轻柔、但更令人的磨擦,早已不堪玩,涨得裂,直经受更直接的摧残了。

 “谢名,我和小梅都请你尽情地享受小梅的体。小谢,你不必在乎我。真的,小梅这些天在你这里享受到特别美好的爱,我希望你继续让她快乐。今天晚上你一定要让她多丢几次。”我一面说着,一面扯下小梅上身最后的遮羞布。

 “许哥,我会的。”

 “老公!我抗议!你们这是联合起来,故意要使我出丑的。”小梅无力地举着玉臂,向我示威。

 “现在在你身上活动的才是你老公呢。”

 “不,老公,你才是我的好老公,一会儿,我一定也让你在我身上,痛快几次。”小梅正在经受着谢名手段极高的挑逗,脸上红一片,息开始不均匀起来。

 “不,梅雪,现在我就是个见习老公,要好好跟你现在的老公学学,学学怎么善待你的身体,以后吧。这次我最多帮你们清洁一下,行不行?”

 “清洁?清洁什么啊?”小梅有些晕头晕脑的了。

 “清洁你们留下的秽物啊。”

 “啊,不,不要,我和他会留下好多的,你怎么清洁得过来…嗯…不合适的,怎么能让老公干这个,羞死人了…”小梅的话语中意渐浓。

 我一面和小梅交流着,一面看着小谢的动作。

 他两只手已经开始往下移了,嘴巴还留在小梅的房上。一会儿含着左边的头,嘬个没够,一会儿,用舌尖沿着小梅的晕,一遍遍划着圈子。当我看到小梅的头满是他晶亮的口水时,心里还是一阵火烧火燎般又痛又的感觉,下身非常地冲动。当着小谢的面,我也顾不上不好意思了,握着巴,抚摸起来。

 “小梅,小梅。”小谢见此情景,忙唤小梅来帮忙。

 小梅憋着笑,握住了我的巴。

 “对不起,老公,让你英雄无用武之地了。”

 “我给你弄慢点,还早着呢。来吧,你也来摸摸我吧。…嗯,别小心眼了,不是施舍给你的,是我求你的!”

 这个死老婆,我心里的感觉还是被她看透了。我无言,只好沿着小谢摸过的地方,摸弄起来。虽然说一开始还有些别扭,但是小梅和小谢都感觉好,我也只好继续吃小谢吃剩的东西了。

 一会儿,战火终于在小梅的全身点燃起来。小梅的叫声不再有太多的意义,只是舒发她体的感受了。

 “哦…哦…嗯…怎么这么好…不要扯下人家的小…那是人家特意给老公买的。对…只能隔着衩弄…老公,你去告诉他…”小谢有些不明白,我转过头告诉他,这种衩看上去和正常的内没什么两样,但是一拉做为带的绳索,衩中间就会开一个大,便可以直接入了。

 “我还没有享受过呢,小子,我老婆对你比对我都够意思…”小谢有些好奇,一拉右边的绳头,没想到小梅中间的衩竟皱到了一起。

 小梅推推我“你来拉吧,傻瓜,把你老婆最美的地方献给他。”我心神之下,也不顾什么羞了,将藏在左边里的绳头了出来,轻轻一拉,小梅早已透的内从中间悄然分开,丛丛的中,一个晶亮的呈现在我们面前。

 “灾情严重啊,救灾如救命,许哥,我要对不住你了。”

 我点了点头,身后的小梅畏缩地动了一下“我现在是你的子了,想怎样就怎样吧。”小谢偏着头,将小梅的部抱起,半个脸埋进小梅的中间,在一阵阵吱吱地弄、、扣动、顶钻中,小梅难受至极,股被他得死死的,不能扭动半分,只是嘴上啊啊地叫得更了。

 “小梅,怎么样?”

 “老公,我…我…我要给你丢人了…对不起…他实在好厉害…啊…我的小核…被他的舌头…玩死了…啊…老公…你的舌头进去了…我不行了…我要死了…我想被他…不想受这种罪了…太难受了…我的水了好多了…来,摸摸我的头…摸摸…”

 我点点头“老婆,勇敢些,可能你还要再忍一会呢,这样的前戏,你不是很喜欢吗?”然后我俯身趴到小梅的玉体上,着她的双臂,再一次吃起小梅的头来。

 随着我们俩的动作,小梅的叫声时起时落着。

 当小谢将老婆的股完全抱起,将头完全埋头小梅的股间时,小梅好像意识到什么,两只雪白的大腿在空中只是踢“不要…人家老公在边上…不要…我要晕死的…不要啊!…”

 我好奇地看着他,愕然发现他攻击的目标已经从小梅的转移到更往后一点。我好奇地要伸头去看,小梅的手使劲拉住了我,她用近乎失神的语气求道:“老公,别看了,你要看,我会羞死的。”

 “他要你的…眼?!你喜欢这个吗?要不,我让他停下来。”我极度地惊讶,过去这么多年,从来我也没有弄过小梅的眼啊。

 小梅雪白的脸上泛起一片极美的晕红“不,我…我喜欢的。你让他玩吧,由着他吧,反正…我现在是他的人。”我的巴再次到最硬,这就是说,我子的眼,已经被他给开发了?

 “我要死了,哦…啊…死了!天!…不要,你这样…让…我…怎…么…见…我…老…公,你弄死我了…”小梅的体开始剧烈地抖动,这种抖动,我和她结婚数年,从来也没有经历过!原来,她开始了!

 “我了…我了…啊…出的好舒服…呀…”她的两只小拳头握得骨节都发白了,两只玉腿再也不能承受,一只腿有气无力地搭在小谢的肩上,另一只从他肩上滑下,左一下子右一下在上翻动着。

 这就是我娇的高吗?

 原来小梅的高竟是这样地动人与美丽。我一面欢喜着小梅华彩般的高,一面又痛苦地意识到,经历这样绝美高的玉体,正在被别人享受着,她的“东西”已经实实在在地交给了别人:小谢的满脸都是带着腥的一串串的玉珠,嘴里白糊糊的一片,也是我子高时浸透着小家壁玉的华与灵的爱

 “老公,我想要了。”小谢向我笑笑,一把搂住我子光洁的身体,与她嘴对嘴地亲吻到一起。

 半响,小梅才恨恨地推开他,红着脸吐出嘴里泛着白沫的又黏又黄的体“坏东西,大狼,把人家下身的东西又吐得人家嘴里了。坏,坏!…老公,你刚才不是说要帮人家清洁吗?”她打了一下我。

 我突然一阵冲动,一把搂住小梅“这是我子的东西,那我当然也得尝尝是什么味道了。”

 小梅愣愣地看看我“老公,你真不嫌?好吧,我嘴里还有…”我与小梅亲吻到一起,当她的舌尖将一口酸中带甜的东西送到我嘴里时,我一阵激动,差点了出来,连忙做出一阵咽的动作,正好将那口东西咽了下去。

 “许哥,小梅出的东西,其实真的好吃的。小梅,我保证,让你今天出个够。”小梅娇一声,被他按倒在上。

 间最后的遮羞布,也被我扯下。

 他硕大的具,直直地对准小梅的,沿着小梅还在的润滑无比的道口,缓缓地进入到小梅的体内。

 小梅赤祼的身体,就这样,当着我的面,毫无保留地献给了他。

 小梅在被他完全占有之后,不知为什么,一把抓起我的手,将它按到了自己的心口。

 虽然我知道,小梅与他合的这个行为,其实对我意义不大了,因为过去的很多天,很多的夜晚,都曾经真实地发生过,但是当我感觉到小梅烈的心跳,看到小梅幸福的微笑,从皱起到舒缓的眉头,和嘴角轻轻地扯动时,我知道,小梅这次才是真实地失贞了,我的冲动再也无法抑制,一声怒吼,我了出来!

 以后的过程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这个家伙玩起小梅来,竟然这样的“辣手摧花”他可以一连捅小梅几百下,一直杀到小梅的子深处,把小梅捅得几乎气息全无,也可以在小梅快到顶峰的关键时刻,蜻蜓点水、花间采一样,在小梅的道中浅浅地来去自如。

 当小梅实在慾火燃身、不能自已时,又徐图渐进,把小梅出的一层一层地挤出来,小梅的水从股间泛滥到股下的单,最后不得已,让我换到她那一边,他们又择地在战。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当时钟敲到十一点整的时候,小谢正抱着小梅的股从后面一个劲地猛干,小梅趴在靠背上,两条腿软软地跪在上,如果不是我在下面的支撑,她根本都站不起来了。

 小梅的叫声已经没有任何内容了,只是随着他深处的动作,从腹腔发出若有若无的喊叫:“哦…嗯…嗯…嗯…嗯…”她脸上的汗水将她秀美的头发打一片,眼睛失神地看着我,嘴上有时做出“老公”的口形。

 “亲爱的,你还行吗?”

 小梅俯在我的前,看着我,点点头,挤出一丝笑意:“他快…死我了。”

 “小梅,你还能受得了吗?”小谢也关问道。

 “你也差不多就行了吧。”我有些不满。

 “许哥,你不是身在其中,不知道,小梅现在的道正紧紧地夹着我呢。哎哟,真是舒服,水没多少了,但里面的更紧了。一圈一圈的。”他最后一次深,一次到小梅的股严丝合地贴在一起,并停止了动作“嗯…羞死人了…不…要说…出去…”小梅的声音带着哭腔,再细听不是难受,而是含着攀到人间顶峰、即将飞翔起来的飘渺之气。

 “你家小梅的道最里面,一只一张一合的,是不是她的子口张开了…”小谢顿了一下,向我汇报道。

 小梅呻着“是他的巴…顶开我的花心了…”

 “舒服吗?”

 “嗯,…我要丢了。他也要进来了,老公。”在最后一秒,好像回光返照一样,她沉静地告诉我,然后轻柔地吻了我一下。

 “小梅,你夹得我好紧,我已经捅到头了,小梅。”

 “不…要…动…我要到了…老公…我要被他进去了…嗯…现在进去,给我种上你的种…老公,帮帮我,推推我…”小梅的声音异常清晰,但也只是片刻,随着我的动作和她身后小谢最后的冲刺,她也开始了最后一次的叫。

 “死我吧…哎哟…我要死了…嗯…老公…亲亲老公…把你的种子…进去…我…我要死了…啊…这么多…死我了…”

 “我要死了…啊…真好…老公…你比我老公…强多了…老公…没有你这样强…从来就没有你这样强…啊…我又要丢了…”

 小谢连着缓慢地动了十几下,小梅再也动弹不得,全身在我的身上,小嘴在我耳边呻着“他进来,好多好多,我怀小兵的时候,都没这么过…一股一股的,我…我又要丢了!”直到他们结合处小谢出的从我的爱小梅的道里挤出来,凉凉地滴到我的腿上,我才发现,我的了小梅一身。  m.hOuzIxS.COm
上章 今夜谁与你同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