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变态夫凄 下章
第06章
 这时候沼田把起来的黑褐色的头含在嘴里…他的手巧妙的抚摸着绫子的体,摸到股。绫子不住地在男人的抚摸下扭动着身体。本来会有厌恶的手指,这时候却会给她带来强烈的快

 沼田突然用嘴咬住绫子的头,并且用力的向远处拉。

 “啊,饶了我吧!”当沼田用力拉扯头时,绫子哀求了。

 “想要我饶了你?还不跪下来向我哀求?”沼田又突然像牵一条母狗那样的手势扼着绫子的颈项怒喝着。

 “啊!”绫子自然的形成跪在沼田脚下的姿势,虽然有屈辱感,但她的身子却产生强烈的兴奋。

 “还不快一点说?”

 “是…请沼田先生调教我吧!”竟然是沼田曾经她说过的话,现在她主动说出来了。

 “好,现在开始在地上爬”沼田用一条绳子拴住绫子的脖子呵斥道。“快往前爬!”绫子只好赶快爬到沼田的前面。

 沼田这时几乎快要疯狂了!绫子的亢奋同样让他激动,在今天以前她还假装正经。可现在,丰部和股形成美丽的曲线,面前的这个女人着雪白的股,而且脖子上还拴着绳子,每走一步大子都人地晃不停。

 “要快一点!”沼田下意识的抓抓手里栓绫子的脖索,并在她的股上拍打一下。“不许这样慢的!”

 “啊,我爬!请不要再打了。”绫子惊慌地加速时,男人的手掌已经第二次落在她的股上了。

 绫子一面哀求,一边含着泪在地上拼命的爬,她为自己的悲惨遭遇呜咽,但同时身体里产生着她自己都难以相信的和快,先前使她苦恼的搔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法克制的强烈火。

 “太太,你来一下我的茎吧!”沼田又像忍耐不住地走到绫子的脸前,拉下子的拉链,把里面的东西拉出来,已经有相当拔的坚硬度,在头的部位已分泌出薄薄的一层体。沼田甩了一下,把那个东西对正她的嘴。绫子漂亮的双腿跪在地上,把那个东西含在嘴里,没有丝毫厌恶感。反而在这个猥琐的男人面前跪着服务,使她产生莫大的快

 “哦!”沼田发出哼声,现在,这个气质高雅的妇人把他的东西含在嘴里着!而且从她端庄的面貌上无法想象她有如此巧妙的舌技。

 “求求你沼田先生,不要忙着。我还想让先生的硬巴在上再我一会儿呢!”绫子一边口,一面瓮声瓮气的说着。

 “啊!”一阵强烈的快,沼田忙想撤回身子,但已经太晚,表达亢奋的体已经进绫子的嘴里。本来还想不出来,但强烈的快使他失去定力。

 他让她躺在上去。她无力地息着,两条雪白的大腿毫无羞的高高举起,大大的分开…

 “好哥哥…快来呀!我…全身得…忍不住了…好丈夫…我…要你的巴…”看着已经萎缩的东西耷拉在沼田下,绫子感到了强烈的失望。她高涨的火远远没有浇灭。

 “嘿嘿,太太这样高雅的女人终于也会说出这种话了!”沼田大声说着“可我需要等一会儿再与你喽!我会让你舒服透的,放心好了。”

 “唉!”绫子吁了一口气,看来他只是用这些下的话挑逗自己而已。她的目光看着他。

 沼田好像已经看穿了绫子的心,问:“太太,你还想?”

 “是…哦不是…”绫子急忙摇头。

 “究竟是不是?”绳子在她的股上狠狠打了一下。

 “是,想要。”反正是这样了,现在再摆正经的架子已经没有意义了,产生了这样的心情,绫子就明白地说了出来。

 “更清楚的告诉我,太太想要我的什么?”

 “沼田先生明明知道啊!”绫子用哀求的眼光看沼田。

 沼田广秀脸上出冷笑道:“我就是要听见你从你嘴里说出来!”

 “…”“这么说是不想要了?看我不把你光着股撵到街上去。”

 “不…”

 “不想那样就快说给我听!”

 “这…我…我想…你的子!”绫子的声音几乎听不见。

 “你说什么?声音小,我没有听到!”

 “我要你的巴,我!”

 “哦,太太呀——”沼田的茎唰地了起来,是那样大又壮实的东西。

 狠狠地进了女人的道窟窿里,绫子翻起了白眼。

 “好先生!用力…再用力…快…死我…”这简直成为了一场赤搏…,狂猛送。

 “呵…我不行了…我…要泻了…好哥哥…给我几下…痛快的…”

 “好绫子…小妇…你夹得我…不行了…我…也要了…臭…夹紧…”在极度的疯狂中,一股股浓热的了出来!“啊哦!”绫子在无比的刺中晕死过去了。

 ******

 “市田绫子失踪案调查本部”的侦查工作,从一开始便陷入了困境。

 据报案人市田贤一的报警陈述,他太太市田绫子就是东京人,现年30岁,是个家庭主妇。他们夫一惯关系和睦,夫妇两个相敬如宾。市田作为一个新闻记者,平时与同事们的关系也处得不错。在调查过程中,警方了解到《读卖新闻》朝仓分社还准备将市田提升为通联部课长。从表象来看,市田不像是得罪过什么人,更不会有与之有着深仇大恨的人。

 总之,从市田贤一到市田绫子,他们夫的各种关系都没有任何反常表现。

 反之,却更加证明了市田绫子突然失踪的不可理解。被警方调查到的人都对绫子的失踪深感震惊。

 关于市田绫子的具体失踪时间,市田贤一的报案时间是1994年4月9上午9时。当时市田贤一是在寻找了子的所有可能的去处没有绫子讯息的情况下报的案。那么,最后见到市田绫子的人是谁呢?警察署也派刑警去调查过了。

 一个叫牧野恭子的住在浅草的太太是失踪的市田绫子的同龄同学,她比市田绫子大两岁,32岁了。市田绫子是恭子太太最要好的朋友之一,市田绫子经常去恭子家里走动串门玩儿。有时候会因为时间太迟了,就干脆住在恭子家里第二天才回家,但遇到这样的情况时,市田绫子总是会通过电话告知她的丈夫市田贤一不要担心或者等她了。这些情况也同时在调查过程中得到了市田贤一的证实。

 据牧野恭子回忆,绫子是4月6上午10点左右的时候到了恭子的家里的,当时绫子说她丈夫去九州出差了,她刚送他上车走,因为一个人没有嫌没有意思,就没有再回家就直接去了恭子哪里的。

 当天绫子是在恭子家里吃的中午与晚饭。大概傍晚的时候,绫子说她想回去了。怕市田会突然回来,家里没有人就不好了,丈夫又会责怪她。牧野恭子还记得当时与绫子开玩笑说“都这样的老夫老了,还这样一刻也不能彼此分开,那你为什么不干脆陪他一起去九州出差啊?”当时,绫子笑着就走出恭子的家门儿了。

 当时的确切时间应该是1994年4月6下午7点25分的样子。当时天已经黑了。因为每天的这个时间,有电视天气预报,恭子总要看,所以她记得了这个时间细节。

 至此为止,从警方了解的所有情况中,找不到任何有助于破案的任何线索。

 警方在明确调查方向上也陷入了迷茫。

 ******

 绫子又被关进了地下室。

 她依然赤身体,一丝不挂。她记得真纪子拽着她的头发把她拖进了仓库。

 沼田找了两截细尼龙绳捆好了她的手脚。现在她全身还是淋的。被关起来后,寒气马上悄悄地包围了身体。绫子呆呆地想着,可能今晚自己就要死了。

 地下室里伸手不见五指。夜间又寒气人。这样赤的一定会冻得失去知觉,到不了明天,或是明天早晨她就会活活被冻死了。被浸到浴池里肺部进了不少水,现在呼吸困难。整个下身被那帮野兽折磨的麻木不堪。刚才被沼田暴地穿入过的门受到裂伤,此刻也是火辣辣地疼痛。绫子真想快些死去,只有死才能解这一切痛苦。反正是一死,倒不如早些死去。

 绫子在暗夜中瞪着眼睛默默地想着。

 ***

 从自己的子失踪之后,市田贤一的脸色也变得一直是铁青色的。

 市田夫妇有一个两岁多的女儿,名叫由美。市田绫子就是因为丈夫出差才把女儿送在娘家而自己去朋友那里玩,才失踪的。

 直到看见大批的警察在许多闹市区调查,并且把市田绫子的照片在电视上公示以收集破案线索时,才有一个叫吉野易美的家庭主妇想起来,说她好像是看见一个像是绫子模样的女人在一天被一个男人的汽车拉走了。

 经过警方详细的询问,她所回忆起来的发生这个情景的时间正是1994年4月6。但是,吉野易美回想不起来那辆载走市田绫子的汽车是什么型号,也回想不起来车子的车牌号码了。现在终于弄明白了这是一起劫持案件,警方立即布置了新的调查方案——查明那辆载走市田绫子的车辆。

 ——猥亵!

 这个词儿像旋风般地从市田贤一脑海中掠过。

 余下的可能,便只能是为了猥亵这一目的了。市田的眼前,不由地浮现出了子赤身体,正在遭受那个男人蹂躏的情景:那个男人面目不清,正抚摸着绫子那丰房,绫子被双手反绑,一动也不能动弹,两腿被尽量地分开,痛苦地忍受着凌辱,那个男人狞笑着骑在她的身上,子的身体深处,已经残留下遭到污后的脏物…

 想到这里,市田不打了一个寒噤。如果是为了猥亵这一目的,那么在蹂躏和污了绫子之后,罪犯会将她释放吗?或者,罪犯会不会担心后绫子认得他的相貌而留下后患,索杀人灭口?还有,罪犯是一伙,还是一个人呢?这种种思绪一起涌上心头,弄得他心如麻。

 这时,不知从那间房子里,传来了失去母亲的女孩由美的哭泣声。

 市田呷了一口酒。

 他平时并不是嗜酒之徒,但从绫子被绑架的那天开始,他也学会酗酒了,而且不喝酒便难以忍受。要忍受两岁的女儿眷怀母亲的哭泣之声,要制止自己对子正在遭受无数个男子的轮惨状的想象——这一切,唯有用酒来麻痹自己的神经才能做到。他常常是一阵猛灌,酩酊大醉,然后昏睡两天。酒醒之后又接着痛饮,满脑袋都充满了酒味儿。就这样复一,越来越难以自持。  m.hOuzIxS.coM
上章 变态夫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