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和妈妈的那些事 下章
第06章
 正当我和妈妈俩沉浸在爱的快时,头旁电话座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我和妈妈一怔,面面相觑。

 好打不打偏偏这个时候打来,真扫兴,我心想。

 妈妈示意我不要出声,微微侧了下上刚好够着拿起话筒“喂?谁呀?”话筒那边传来“是我,刚才遇到同事了,是关于厂里转制的事,听说有私人老板来看厂想收购,现在正在厂里呢,领导要我们都去接待人家,所以我这次不回老家了,你和孩子俩回去吧,你看看我那车票能不能退…”

 “知道了知道了,还有别的事没?”妈妈一边回应着,一边大胆的趴下紧贴在我身上,点点头示意我继续。

 电话那头就是爸爸,而这头妈妈和我俩人赤的搂在一起做着不堪入目的事情,妈妈居然大胆到一边若无其事的和爸爸通电话一边和我用女上男下的体位做,一想到这我腾地一下心中顾虑也一扫而空。

 在爸爸电话外面与妈妈偷情这无比的刺下,我双手微颤颤的绕到妈妈光滑的后背抚摸起她细滑的肌肤,下面又缓缓的开始起妈妈,妈妈一双肥硕而富有弹的大房紧紧着我兴奋得怦怦直跳的心口。

 “丽华,你在听么?”这时我巴一正好捅到子口上,妈妈不“嗯”的一声呻了出来,连忙掩饰说:“嗯嗯,听着呢。”

 “丽华你在干啥呀,心不在焉的。”

 “没干啥,你快说。”爸爸电话里头接着说“我看厂里转制这事终于要定了,不瞒你说,大家都人心惶惶啊,大家都担心着下岗呢。”

 “老张,你放心,你那技术部门不会有什么大变动的。”妈妈一边说一边顺着我抬起右臂让我胳臂窝。

 我缓缓的吃着妈妈汗津津而散发着成女人咸味道的腋,尽量控制好力度不让妈妈感到而影响她跟爸爸谈电话。

 “这世道谁说得准?哎,上次你送钱给赵主任没有?”妈妈撒谎道:“送了。”(其实我知道,那赵主任没要妈妈送去的钱,而是要了妈妈的身子)爸爸继续说:“那人家答应帮忙办咱们的事没有?”

 “当然答应了,你还担心个啥?”妈妈不耐烦的回答,说完这话就伸出香舌去我的嘴和鼻子。

 “那好那好,丽华?丽华?你在吃东西?”听到妈妈口水着的吧嗒吧嗒声响,电话那头的爸爸纳闷的问。

 “烦死了,我在喝水!你还有啥话快说!”

 “哦,就是我部门那老头子这月底不快退休了吗?我想让赵主任帮帮忙,看能不能支持一下…”

 “别担心,我已经跟赵主任说了,人家答应到时候会替你说话的。”妈妈停止了我的嘴还是套着我巴坐在我间,左手掌支撑着上半身重量,一边侧身起来右手抓住自己右,眼神示意我去子。

 我心领神会也起来与妈妈调整好抱座位去含妈妈子,因为妈妈比我高大,而且妈妈坐在我大腿上上身微微向后侧着子让我吃,房位置正好在我嘴边,我坐直着就能吃到妈妈两个还残留着些许油香的雪白大子了。

 妈妈看我一口一边的轮吃着她子,部也开始缓缓前后挪动套动着我的巴。

 爸爸还在电话里头说着:“那好那好,那你和孩子今晚回去,明儿扫墓的时候好好跟老家那边的人打个招呼,其他的也没什么了,那我挂电话了啊。”

 “行了行了,别废话,电话费贵着呢。”妈妈不耐烦的回着。

 一听到爸爸挂电话的声音,我猴急的把妈妈放倒上抱紧她,把妈妈大腿架在自己臂弯里开始大力冲刺,合处啪啪啪地清脆的响着。

 “别那么猛,妈妈那儿疼。”但我头脑快已经控制不住,没理会妈妈继续大力夯着妈妈满是

 妈妈快速的咬合着我部,道深处子口被我一下一下的猛烈捅弄着,我感觉到马眼已经开始渗出体了,尽管妈妈双手紧抓单不停的喊着疼,我在快的驱使下拼命撞击着妈妈部,关一紧,薄而出,猛烈的一下一下打在妈妈深处花心上。

 妈妈感觉到我了,连忙喊:“别停,别停!妈妈也快了,继续我!”听到妈妈的话,我使出最后一丝气力,使劲的送着不止的巴,想趁巴还没软尽快送妈妈到高

 在我最后几下下,终于感觉到妈妈深处一股热涌出来,我夯完最后一下,累的到在妈妈身上大口大口的着气。

 妈妈身体也不住的搐,完事后的我和妈妈两人累的像一滩泥的贴在一起。

 好一会,妈妈才推开我,气的说:“坏小子,净顾着自己,妈妈都让你得疼了。”

 “妈妈,你不是教我不说脏话的吗,怎么自己也在说呀?”

 “你管得着!反倒教训起你妈妈来了。”

 “妈妈,舒服不?”

 “嗯,还可以,”妈妈顿了一下口气“你下次待妈妈了再,不然你那东西软了妈妈找啥解决去?”说到这妈妈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也一边笑一边抚摸着妈妈汗津津而滑的身体。

 这时我才我才发觉自己膝盖隐隐作疼,一看,皮都擦破了,小腹处也撞得红了一块,妈妈部更不用说,整个埠撞得都几乎紫红色了。

 接下来就没什么了,我和妈妈两人拿纸互相为对方擦干净下体,然后起穿衣服,收拾好房间,我歇了会去洗澡,妈妈进了厨房去弄吃的。

 妈妈待我出了厕所也进了去洗澡,出来后就和我一起看了会电视,看八点多了就动身出门了。

 我和妈妈去退了爸爸的车票后9点半上的长途巴士,因为清明节,回乡的人多的。

 我和妈妈找到位置,我坐窗边,妈妈坐外面。

 同一排对面是一对来城打工的小夫妇,妈妈主动的和那隔着车过道的看上去是子的搭起话来“你们也是回去扫墓的吗?”

 “对啊,你也是我们那儿人?”

 “不,我老公是那儿人,我本地的,这是我儿子,我俩回去扫墓。”

 “你儿子真帅呢,多大啦?”那打工的子奉承着说“没有没有,”妈妈摆摆手,接着说:“今年都21了,不懂事着呢。”我急了,了一句:“妈妈,怎么这么说我。”那女的扑哧一笑“小弟弟,你妈妈很漂亮,看上去还以为你姐姐呢。”那打工的丈夫懒洋洋的撇了我们一眼,没出声。

 “没有没有,都四十多了,老啦!”听到人家赞自己漂亮,妈妈还是很高兴的。

 妈妈和那女的聊了一会,车也转上了国道,乘务员关了车内的灯,黑乎乎的一片,妈妈和那女的也没聊了。

 车上大家都安静坐自己的车。

 大概11点半左右,车开上了高速,车上乘客们也都昏昏入睡。

 车内除了窗外不时一掠而过的路灯的光亮外,几乎是一片漆黑,而且安静得只有车轮碾着高速路的声音和偶尔几个半睡半醒的旅客咳嗽声。

 我玩腻了手机游戏,抬头看见妈妈也半睡着,高耸拔的部在紧身办公套装衬衫下微微起伏,一股夹杂着发香和女人汗味的人气味飘入我鼻孔,让我精神一振。

 我在座位站起来,看了看四周,所有人都似乎酣睡着一动也不动,我特意观察了下车国道对面的那对夫妇,那女的头歪倒着在那男的肩膀上睡得很死,而那男的很明显的轻轻打着鼾睡不醒。

 我贼心一下上了来,轻轻摇醒妈妈,凑近她耳边小声说:“妈妈,我想要了。”

 妈妈也清醒过来,紧张的望了望周围,低声音怒骂:“要死!车上这么多人,要让人家看到不得了!快睡你的觉去,别瞎折腾!”

 “妈妈,没事,他们都睡着了,没人看到。”我不依不饶的说。

 “不行!快睡你觉去,家里妈妈随便你弄,但外面绝对不行!”

 “妈妈,我下面真的忍不住了,我们轻轻弄,我快一点出来就完事了。”

 妈妈见我实在是不肯放弃,也没办法,只好答应:“死鬼,整天想着那事!真没办法,好,妈妈用手帮你弄出来,你快点。”

 我一听大喜,赶紧拉开链,把巴掏出来,引导妈妈左手握紧我巴,再用车上御寒的薄毯遮盖住。

 妈妈又东张西望的确认没人醒着,才提心吊胆的开始帮我上下捋动。

 我左手轻轻抓住妈妈帮我捋巴的左手手腕上,右手不安分的从妈妈套装衬衫下面伸进去,摸上妈妈滑的后背,找到罩背扣的位子,扯了几下才弄开挂扣。

 松开妈妈罩后,我右手从妈妈右腋下穿到妈妈前推开硬质的罩下沿,开始起妈妈右边的柔滑的大子来。

 妈妈也很配合的挪动着身体,低声音催促我:“快弄!”同时她左手加大力度频率捋着我的巴,希望我快点出来。

 我也想快点,左手也伸进了妈妈上衣里,左右手开工疯狂着妈妈那两个肥硕丰的大球,指尖不时捏弄一下妈妈软软的头。

 捋了一会,因为妈妈捋得我生疼我反而不出了。

 “妈妈,别那么用力,我那疼。”

 “那你快呀。”

 “妈妈,这样子不了。”

 “那咋办呀?”

 “妈妈,喂我嘴吃。”妈妈又张望了下四周,转过脸一口含住了我的嘴,我很配合的张开嘴让妈妈舌头进来和我舌吻。

 妈妈和我的舌头在我口腔里烈而压抑的搅动着,妈妈不时喂我口水吃,因为坐车久了,妈妈口里有点口气,味道很浓重,我有点反胃。

 我挣扎开妈妈,低声说:“妈妈,别吻了,臭,我受不了。”

 “那你说还咋弄?”

 “妈妈,你坐我腿上,让我进去。”

 “妈妈那干着呢,进不了。”

 “那你啊。”

 “没法,妈妈这才不刚醒嘛,哪能说呀。”

 “妈妈,那你帮我出来。”

 “不行,动作太大了。”这风险的确也太大了,妈妈不同意“妈妈,我用毯子盖着,人家看见也以为你是枕着我大腿睡觉,没事。”

 “那好,你快点啊。”我马上放开妈妈子让她好能钻进毯子里。

 妈妈整理了下衣服,看了下旁边那对夫妇,确定他们没动静后,就用手从自己短袖袖口伸进去松开罩的肩带扯开,再好不容易罩拿出来递给我,低声音说:“拿着嗅,小心被让人家看见。”然后就迅速钻进毯子下给我口起来。

 我手里拿着妈妈的罩,深深的嗅着妈妈罩杯里面残留的香和女人体味,而下面,妈妈舌头不停的搅动挑弄着我巴,一只手一边裹着轻捏着刺着我的卵袋。

 我也兴奋的缓缓在妈妈口腔里动着巴,一不小心戳到了妈妈喉咙。

 妈妈强忍不适,没出声,而是用手使劲掐了我大腿一下,警告着我别轻举妄动。

 我只好老老实实的让妈妈给我含巴。

 妈妈加快口含套弄着我巴,一手刺我卵袋,一手开始轻轻按我卵袋与眼之间那柔弱的部位,不时轻轻捅弄我的眼口。

 顿时我快成直线倍增,全身随妈妈动作一下一下的抖动着。

 我感觉到有的冲动了,拼命地嗅着着妈妈罩罩杯面内直接接触妈妈房的布料。

 突然关一开,马眼开始吐,短短几秒大概了好几下子。

 妈妈嘴紧紧含住我头冠处不让溢出来,一边用手轻轻抚弄着我茎让我放轻松,待我完后慢慢的含着我巴扳平好把我都咽下去,我听到妈妈喉咙“咕隆”的一声把全部的都吐吃进了肚子里,然后妈妈再含了几下我头把剩下的都打扫干净才吐出我巴,拍拍我大腿示意我好了再钻了出来。

 妈妈拿回我手上的罩在衣服下面开始佩戴回去,一言不发的沉默着。

 我在黑暗中闻到妈妈嘴角边腥浓的味道,心中有愧的低声说道:“妈妈,对不起,很难吃是吧?”妈妈没理会我,戴好罩整理好衣服静静的坐了好一会,才缓缓开口低声说:“别说话,妈妈想呕。”我连忙撕开座位上的塑料袋递到妈妈嘴前,妈妈终于忍不住开始一咕咚的呕吐在里面。

 妈妈呕了好一会,夹杂着胃刺鼻的异味顿时充斥着我们座位处。

 看妈妈呕得差不多了,我连忙把袋子扎好放到角落,凑在妈妈身旁轻轻抚摸着妈妈后背,希望妈妈好受一点。

 我们这边的动静弄醒了对面的那两夫妇,那女的亲切的问:“大姐,晕车了?没事吧?”妈妈咳了两下答道:“没事,谢谢你的关心啊。”那俩夫看没什么事就说了几句安慰话继续睡他们觉去了。

 妈妈缓过气来,推开我手,说:“妈妈没事了,让妈妈睡会,你也睡吧,别着凉了。”我给妈妈盖上毯子,看妈妈昏昏睡去,心里很是内疚不安,也很感动,我妈妈一而再再而三的迁就我各种无理的要求,即使是我的妈妈也不嫌弃,为了足我依然把我的下去,而我却因为妈妈坐车有口气就不愿意和妈妈接嘴。

 还有,妈妈刚才特意罩给我,也正是因为知道我有拿她内衣手的习惯。

 令我想起了我误打误撞第一次和妈妈发生关系的事:  m.HOuZIxS.COm
上章 我和妈妈的那些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