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美丽的大姐 下章
第04章
 大姐坐起来,前一对大人的晃动着,发黑的头涨得像透的樱桃。

 文主任嘻嘻笑着玩大姐的房,头一个被含在他嘴里,一个被捏在手指间肆意逗弄。

 大姐似乎在低声哀求着文主任不要继续,她已经没劲了。但是这更起他的

 文主任抬起大姐白胖的大腿向两边,大姐无力的向后倒在竹榻上,任他摆布。

 又开始了。文主任把大的茎一下又一下的深深入大姐的道,挤出的黏到竹榻上,又滴到地上。

 文主任又送了一百多下,然后一阵几乎让竹榻散架的冲刺过后,他狠狠的顶着大姐的下体,具全尽没在大姐的下身里,囊里的丸被一下下上提,把大量灌注在大姐的子里。

 持续了半分钟,文主任才意犹未尽的从大姐

 道里退出已经疲软的茎,茎顶部还残留着白色的

 他随后一边把茎伸进大姐的嘴里命令她,一边玩着我大姐的两只房。

 大姐只能发出含糊的呻

 看到他们快干完了,我害怕被发现,连忙悄悄再从厨房窗口溜出去,在同学家待到天黑才回来。

 回家时,我姐夫也都已经回来了,一切如常。

 从那以后我就很讨厌文主任,觉得他欺负大姐。

 但是我又觉得看到的那一幕很刺,越来越喜欢看到大姐光着身子被别的男人干的情景。

 大姐那一对随着晃动的成房以及被分开双腿时出被干得

 一塌糊涂的部,在我头脑里挥之不去。

 我姐夫一个月只有两个星期在家,就算他在家的时候,文主任还是经常在下午来我家污大姐,因为大姐是在厂里当会计的,平时工作很轻松,经常下午不用去上班。

 老王还是经常等我姐夫不在家时让大姐过去陪夜或者干脆在我家宿。

 文主任还是经常和老王一起喝酒,他们在一起谈的最多的就是大姐的身体。

 从89年节后,大姐开始经常去厂里值夜班,有时候两星期一次,有时候一星期一次,最多的时候一星期两次。

 更奇怪的是,我注意到大姐每次值夜班回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关在房间里洗澡换衣服,有一次我偶然发现大姐“值夜班。”回来换下的衣服上有一股浓重的烟味,而不用说大姐不抽烟,连我姐夫平时也不

 在一般人看来没什么奇怪的事情里,我看来不那么简单。

 联系到老王、文主任和大姐的事,我觉得大姐频频“值夜班。”十有八九跟他们有关。

 那一年我13岁,上初一,好奇心强而且敢想敢干,很想自己弄清大姐“值夜班。”的真相。

 有天晚上大姐又说要去值夜班,吃晚饭的时候我就找个借口偷偷溜出来,躲在我们家弄堂口的厕所里装作方便。

 那时的厕所的砖墙上还有几排透气口,可以看到弄堂的行人。

 过一会儿看到大姐走出来了,我急忙从厕所出来远远的跟在后面。

 大姐工作的厂离家二十分钟。

 我一直跟到大姐厂门口,看着大姐进去了,没什么异常出现,心里很失望。

 正好厂门旁边有一家电子游戏厅,我就百无聊赖的进去消磨时光。

 等我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昏暗的路灯下我忽然发现大姐厂门口停的一排自行车里有一辆很像文主任的“永久”这辆车经常停在我们家门口,我很熟悉。

 看样子是才停在这里不久。

 我的心猛烈跳动起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躲到电子游戏厅里,眼睛往大姐他们厂门口瞄。

 十几分钟过去了,还没见大姐和文主任的影子。我猜想他们肯定在大姐的办公室翻云覆雨。

 我正焦急,忽然听到大姐厂门卫室的门开了,出来的人正是文主任,大姐跟在后面。

 文主任骑上自行车,大姐跳上他的后座,文主任往我家相反的方向骑去。

 我连忙跑步跟上。

 尽管文主任骑得不算快,十分钟下来,我已经是气吁吁,大汗淋漓。

 他们终于在一个新建的住宅区停下,大姐跳下车。

 我连忙闪在一棵树后,看文主任领着大姐上了楼道,我急忙跟着他们的脚步上楼。

 他们在三楼停下敲门,里面的人开门让他们进去后就把门关上了。我躲在三楼和四楼之间的楼梯间等大姐他们出来。

 一等就是半小时,上下楼梯的陌生人奇怪的看着我。

 为了不被发现,我只好离开。

 离开前我还短暂的把耳朵贴在三楼那个单元房门上,里面说话声、嘻笑声和洗麻将牌的声音响成一片。

 他们在打麻将?我知道大姐不会打麻将。

 我想不出打麻将和大姐有什么联系,只好悻悻的回家。

 第一次追踪就这样结束了,几乎没有收获。

 过了一个多星期,大姐又说要值夜班。

 这次我骑着自行车追踪,和第一次一样只跟到了那个新建的住宅区为止就回来了。晚上回到家我躺在上想,大姐这时候在干吗呢?打麻将?不对啊。越想越睡不着。

 天刚刚蒙蒙亮,我就按捺不住悄悄跨上自行车到了那个住宅区去。

 大姐通常是6点多回到家,我要弄清楚大姐是不是整晚上都呆在那儿。

 楼下文主任的自行车还停在那儿。

 我轻轻的跑上楼,仍旧躲在三楼到

 四楼之间的楼道里。

 虽然蚊子很叮人,一想到就要知道大姐“值夜班。”的秘密,我就觉得忍一忍值得。

 果然快6点时三楼那个单元房的房门打开了,听到文主任和别的几个男人说笑着,然后文主任和大姐就出来了。我在楼道上看着文主任骑车带着大姐走了。当天晚上我找了几个死跟文主任摊牌,问他为什么欺负大姐,还问他带大姐去那单元房里究竟做什么。

 文主任起初还抵赖,后来我威胁要去报案,他才一五一十的讲起他如何强大姐并长期玩她,一直说到大姐“值夜班。”的事。

 原来不出我所料,大姐根本就不是在厂里值夜班,而是被文主任带去他们牌友聚会的地方供他那帮狐朋狗友玩和轮!事情的起因是文主任打麻将欠了他的四个牌友不少钱,前前后后一共有几千块,最多的一个人欠了两千多,最少的也有八百多。

 节前夕大家着他还钱。

 文主任根本不可能拿出这么多钱来。

 文主任自从占有大姐以后就经常跟牌友们吹牛说大姐光衣服有多么感,尤其是她两腿间的又肥又,能让男人死。

 大姐身上的皮肤很白,没有什么皱纹,前一对松软丰的碗形房总在颤动,像一切生育过的成妇女的一样,虽然有一些松,但是头还是向上翘。

 大姐的大,圆圆的,直径有五厘米,呈深褐色,晕中央是硕大凸出的球形头,头中间有一个明显的孔。

 大姐的股同房一样柔软富有弹,却比房更加硕大细腻,映衬着大姐娇的肥,在时能令男人如醉如痴。

 牌友中有个叫方五的,也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光,当时出了个馊点子说让我文主任拿大姐来抵债。

 牌友四人中有的已经有家有室,但居然一致赞同,不愿意放过这样一个尝鲜的机会。

 文主任很爽快的答应了,反正大姐又不是他的老婆。

 大年初二那天晚上吃过晚饭,大姐以为文主任要像往常一样骑车把她

 带到她单位的办公室污。

 他们这样已经半年多了,每周一次,干完就回家,为的是不被逐渐听到一点风声的我爸捉

 文主任威胁大姐如果不从就把她跟王忠和通的事告诉我姐夫,因此大姐对他只有顺从一途。

 这天文主任就和牌友们密谋好让他们享用大姐的体来抵债,他跟大姐说的是附近有一套朋友的房子现在空着没人住,不如去那里,有有卫生间,比办公室和家里的老房子强得多。

 大姐不知有诈,轻易上钩了。文主任的牌友们隐蔽在楼下,等进了那套房子,文主任先剥光大姐衣服跟她发生了关系。

 完事后文主任重新打开灯,埋伏在楼下的几个男人得到信号冲上楼来。

 一丝不挂的大姐还没明白怎么回事,面前就多了四个赤条条的男人。

 文主任自己拿起大姐的衣服就溜出房间把门关上,任凭大姐无助的面对四个具翘得一个比一个高的男人。

 大姐当时就懵了,她还从来没见过这阵势,而且她刚被文主任辱过的身子全身酥软,对于面前四个大男人根本无能为力,只能任凭他们玩

 刚开始文主任在客厅里看电视,后来房间里男女的响动慢慢大起来,文主任开始坐不住了,也开门走进房间。

 大姐正被光方五在身下,方五短的具每送几下就要滑出大姐的道口。

 具滑出的时候大姐的股就不由自主的轻轻扭动抬起。

 他们是按文主任欠的钱多少排顺序的,文主任欠光方五的钱最多,所以他先干。

 方五平时根本没机会碰女人,抓住机会把压抑多时的望发在大姐白的女体上。

 方五干完以后其他几个男人一个接一个的扑上来。

 大姐的生殖器在如此短时间里轮番入这么多

 长短细不一的具,很快就红肿起来,粉往外翻,痛得大姐直叫唤。

 男人们毫不怜惜的继续

 一轮过后他们把大姐翻过身来,跪在上,先把进大姐嘴里强迫她,然后一边从她翘起的股后道,一面抱住她的她晃动的房。

 大姐前后总是被两个人同时入。

 文主任先是看着,后来也忍不住子加入战团。

 第二轮过后,男人们都有些疲乏,大姐也瘫倒在上,身下的了一大片。

 尽了兴的男人们把一丝不挂的大姐丢在卧室里,在客厅开始摆开麻将局。

 文主任也要上场,人家说,你怎么还敢来?文主任笑笑说,输了没关系,有她呢。

 大伙就说了,这就不对了,难道我们输了出钱,你输了只要让这女人子就行啦?想做无本买卖?文主任笑笑说,怎么无本?你们有种弄个女人来玩玩?方五开口了,说大家打麻将就是为了个乐子,与其算钱上的输蠃不如拿女人作赌注。

 其他人就笑他了,你小子好,你的女人呢?方五把他的点子说了:五个人中的四个打麻将,一个在一边休息。

 谁和牌大姐就要跨坐在谁腿上,让他的道,这段时间里大姐就是他的,随他怎么玩,直到另一个人和牌为止,但是如果他就马上换上在旁边休息的人。

 这个主意一出来,大家都说好,既能一起干女人,又能收放自如,玩得尽

 大家都赞同,文主任自然也不反对,于是赤的大姐就被从卧室的上拉起来,作为“战利品。”在麻将桌上通,直到天亮。

 从那以后,文主任和他的牌友们就轮在各自的家里摆开香的麻将局,牌桌上自然少不了大姐作为战利品供胜利者享用。

 大姐每次都要被他们通宵玩,这就是她频频“值夜班。”的原因。

 后来文主任的牌友们甚至把自己的人朋友也带来叁加牌局。

 文主任把事情经过告诉我后紧张的看着我的脸色。

 别看他威胁起大姐来有成竹的样子,实际上他更不敢把事情捅出去。

 为了他自己能继续玩大姐,他只有拉我下水。

 看我听得津津有味,甚至听到大姐被他的牌友边打牌边轮时两眼放光,他觉得心里有数了。他先跟我说不要声张,免得大姐自己也没法做人。

 接着就引我说:“你想不想看你姐没穿衣服,跟男人干那个事的样子?很好看的。”我有点心动,又不好意思明说,就默不作声。

 文主任自然心领神会,笑嘻嘻说:“下次我叫你来。”  m.hOUzIxS.coM
上章 我美丽的大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