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美丽的大姐 下章
第15章
 五月初的天气已经开始显热,舅妈要跟单位里的领导一起陪一个香港来的客人到下面去考察三天。

 我不知道舅妈为什么临时决定带上表弟,又在表弟的强烈要求下带上了我。

 表弟说,到了下面大人们都去办公事,没有人陪他玩,只有我也去他才去。

 没想到舅妈居然答应了。同行的人里,一个是黄处长,也就是舅妈的顶头上司,另一个自然就是香港人,舅妈他们管他叫林老板。

 黄处长五十多岁,秃顶,脑门上光着的头皮油亮亮的,一看就像是精力过盛冲的;林老板四十多岁,从一开始就总是的看舅妈。

 后来我才知道,林老板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上次来过后就对舅妈垂涎已久,因而特地借考察之际向黄处长要求带舅妈随行。

 别看舅妈儿子都这么大了,她却是他们处里最年轻的女,而且还颇有几分姿,更可贵的是,她是货真价实的良家主妇。

 那个香港人看中的可能就是她有丈夫孩子,名声要紧,因此就算被占了便宜也不大敢声张,而这个年纪的已婚主妇应该有足够的上经验,不说是精通房中秘术,调教起来总比初历人事的女孩强得多。

 而舅妈似乎也因为察觉林老板的图谋,才要求带表弟一起去,想让他们有所顾忌。

 可惜她没有想到两件事,一是黄处长已经被林老板收买,二是表弟会要求我这条披着羊皮的狼一起去。

 这些都注定了舅妈从此开始转折的命运。

 去下面要坐四小时汽车,开车的是黄处长的司机,姓叶,大家叫他叶师傅。

 他高高大大的一个人,说话却细声细气,让人起皮疙瘩。

 叶师傅五十多岁了都还没有结婚。

 我们坐的轿车是一辆半新的奥迪。

 按规矩黄处长是要坐在叶师傅身后的座位上,林老板自然也应该坐后排,前排座本来是舅妈坐的,但那样一来就变成我们两个孩子和黄、林二人平起平坐了,因此只能我和表弟挤叶师傅旁边的座位,舅妈坐在后排正中,也就是黄处长和林老板之间的座位上。

 舅妈显然事先没想过这一点,或者说她想过但没估计到黄、林二人的勾结,从她还穿着裙子就可以看出这一点。

 事实上车只开了一会儿,林老板就不规矩的把手伸进舅妈裙子里摸她的大腿。

 舅妈万万没想到他在路上就会开始耍氓,一时没了主张,看我和表弟坐在前面,更不敢弄出动静使我们回头。

 唯一能做的事只能是把腿往黄处长那边靠一点,想尽量躲开林老板。

 她没想到黄处长居然和林老板是一丘之貉,装作看车窗外面的景,大腿却一点不让地方。

 林老板的手于是得寸进尺,开始肆无忌惮的在裙子下面舅妈光滑的大腿上面游走。

 舅妈几次鼓起勇气想推开林老板的手,却无济于事,他的手紧紧贴在舅妈的大腿上根本推不开。

 甚至他还嬉皮笑脸的盯着红着脸的舅妈,装作无意状,死皮赖脸的把头凑近舅妈的脖子。白费了一番气力,舅妈既怕坐在前排的我和表弟看到,又不好张扬,实在没有办法,就只好闭上眼睛随便林老板去摸。

 摸了一会儿,林老板看舅妈已经停止反抗,越加得意,或者以为得到她的默许,总之是开始得寸进尺,把手沿着舅妈的大腿内侧滑到她的私处。

 舅妈感觉到不对,拚命想夹紧双腿,林老板的手已经伸进她的内,手掌按在她的小腹上,长长的手指已经触摸到她的

 从未被如此羞辱,舅妈心里一时又羞又恼。

 然而她同时却感到身上一种奇异的感觉从被按住的小腹向里传到子道,随后又像电一样一直上升到双尖。

 舅妈的房开始发,猛然间起的头在罩的束缚下又又痛,不由得心神一,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

 等她回过神来,林老板的指尖已经触到她的蒂。

 林老板不愧是风月场的老手,用起手指上的功夫逗弄舅妈那成女人感的蒂,三下两下间,就让舅妈心猿意马,两腿不自觉的往两边分开。

 还没等舅妈大脑反应过来,林老板的手藉机进一步往下面伸去,触及她的

 舅妈只觉得心跳加速,头晕目眩。

 这时候黄处长转过头来,笑着说:“小刘怎么了,脸色这么苍白。

 不舒服吗?”装做关心的凑近舅妈。

 趁她部被摸六神无主之机,黄处长的两只手已经一前一后从下摆伸进她的衣服里。

 舅妈的短袖衬衫里面只穿着罩,黄处长的两手分别顺着她光滑的肚皮和背部上移,右手熟练的解开她背后的罩搭扣,左手就势伸进舅妈的左边杯,右手绕过舅妈的腋下伸进她的右边杯。

 舅妈只觉得发房受到的束缚终于解了,随后就发现自己的两只房已经被黄处长的两只大手整个儿的握住。

 黄处长把左手出,解开舅妈衬衫口的两颗扣子。舅妈的罩已经被解开,吊带松松垮垮的耷拉在胳膊上。

 从黄、林二人坐的地方看去,舅妈那一对丰拨的房和粉红的晕暴无遗。

 舅妈的双手被黄处长、林老板分别从左右按住,防止她挣扎,虽然其实她并不会挣扎。

 黄、林二人腾出的两只手就开始上下其间,一会儿托住舅妈的房抚摸,玩头,一会儿伸到裙下。

 就这样,开车不到一个小时,后座上的舅妈身上三个感部位全部沦陷,车行中,两个男人的手抚摸、玩、挑逗着她的器官。

 事实上,我早就从反光镜里看到舅妈被猥亵的情形,内心深处的望复活了。我虽然非常兴奋,但故意装做跟表弟一起看车窗外的风景,一点也没有察觉的样子。林老板把食指和中指伸进舅妈道里时,这不间断的刺终于让舅妈忍不住了,她的子壁一阵收缩,黏滑的体从道口涌出。

 林老板笑着把沾满舅妈爱的食指出,放在嘴里津津有味的,接着嗅了嗅他的手,上面还残留着舅妈成户的味道。

 四个多小时路程里,舅妈就被黄处长和林老板两个狼夹在中间肆意猥亵。

 尽管她尽力控制自己不叫出声来,但成体的自然反应并不因此稍有减弱,反而越压制越强烈。

 舅妈可从来没有被男人这样玩过,就连她丈夫也不曾这样肆无忌惮弄她的房和户。

 保守的已婚少妇常常是老狼的最爱,尤其是生育过一个孩子的良家女子,她们的器官感而不过于娇,在婚姻生活中积累了一定的技巧,最主要的是享用她们的身体的特权属于丈夫,给丈夫以外的男人无形中增加了许多神秘的吸引力。

 作为猎的老手,林老板一向喜欢轻薄已婚少妇的感觉。

 赏玩她们绝不轻易示人的身体,玩被她们丈夫视为珍宝的双,这是在任何场无论花多少钱都买不到的。

 丈夫们不了解的是,自己子的总是哄哄的,即使是一个陌生的男人玩她也一样有反应,甚至出的水更多。

 天下没有不欠的女人,只有不会的男人。

 路上的车一下子多了起来,司机说快到了。我从反光镜里看到黄处长和林老板似乎已经放开舅妈,她在慌乱的整理衣服。

 下午三点多我们到了宾馆,负责接待的当地领导早已经在宾馆里恭候了。刚下车我就发现舅妈看起来有点不对劲,仔细一看,原来她衬衫里的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头居然还处在起状态,在又紧又薄的浅色丝衬衫上勾勒出粉红色的人轮廓。

 更妙的是,午后白花花的阳光通过水泥地面的反透过她薄薄的纱裙,薄纱就好像变得透明一样,可以清楚的看到她裙子里的两条腿和赤部。

 我不用猜也知道舅妈的罩和内已经作为战利品被林老板他们缴获了。舅妈是把手袋抱在前后才下的车。

 风很大,而且她似乎也感觉到白亮地面的危险,就把手袋移到部以下。

 这一看似无意的动作更体现了她的心虚。

 看着舅妈迟疑的样子,我灵机一动,殷勤的说:“舅妈,我帮你拿手袋。”她一时没反应过来,手袋已经到了我手里。

 她刚要问我要回去,当地领导已经了上来,黄处长在给他介绍林老板和舅妈了。舅妈只好硬着头皮上前跟他们握手交谈。

 在这过程中舅妈脸颊红红的,根本不敢看对方的眼睛,而我清楚的看到那个满头白发的当地领导眼神没有离开舅妈高耸的部。

 往宾馆里走的时候他们还故意让舅妈走在前面。

 这宾馆叫金龙酒店。

 虽然是小地方,但宾馆却建得很高级,黄处长和司机叶师傅一个房间,舅妈带着我和表弟一个房间,林老板自己一个单独的房间。

 我们的房间和林老板的房间凑巧是紧挨的。

 舅妈根本没有机会到房间里,因为黄处长他们要和当地领导一起工作餐,边吃边谈,然后要叁观附近的几个工厂。

 我和表弟就得呆在宾馆房间里,宾馆会送饭来。

 舅妈在车上被猥亵和下车走光的事,我担心被表弟看出点什么名堂,跟舅舅一说可不得了。趁宾馆房间里只有我和表弟两人的机会,我旁敲侧击的问表弟:“小强,你觉得那个林老板怎么样?”

 表弟很干脆的说:“我看他们俩都不是好东西,还有那个当地的,也不是好东西。”我故作糊涂的问他说什么,他说:“恩伟哥,你别装傻了。在车上你看见的我也都看见了。还有,下车你帮我妈妈拿提袋干什么?”

 这下子轮到我目瞪口呆了。没想到这小子真不简单,居然他看见了却故意不声张。

 看来是我错看这小子了。整个下午我就和表弟在房间里谈论女人的身体,对像当然是舅妈。

 原来这小子早就对舅妈的身体感兴趣了。他八岁的时候,舅妈还在他面前换衣服,只是稍稍背过身子,直到有一天舅妈发现他盯着自己的体,裆里支起了帐篷,意识到儿子长大了,才开始关起门换衣服。

 有一段时间舅舅因为神经衰弱睡眠不好,舅妈从那以后就在表弟房间里加一张睡。

 舅妈有早晨起来擦身的习惯,那段时间她早晨不敢开门走来走去,怕吵醒舅舅,总是前一天晚上在房间里灌满两个暖瓶,大清早趁表弟还没醒就在房间里擦身。

 有一天早上表弟醒得早,听到舅妈轻轻起的声音,就隔着蚊帐往外看。

 那种蚊帐是老式的,在里面凑得近可以看到外面,但在外面很难看到里面。

 舅妈穿着睡觉时穿的套头圆领汗衫和花内,她先把水倒在脸盆里,开始洗脸,洗完脸她就把汗衫掉,开始擦上身。

 她面对自己的,侧后方对着表弟的方向,仔细擦沟和房下面的夹,然后她把巾拉到身后卖力的擦背。

 这时表弟从侧面看到她的房随着动作一晃一晃。

 上身擦完后,舅妈下内放在脚盆里。

 随后,全身赤的舅妈弯下的洗身盆拿出来,把脸盆里的水倒进去。

 在她弯时,股间暗眼和粉的就正对着表弟,不过只有几秒钟。

 接下来是洗下身。

 舅妈洗下身特别认真,她不像一般人那样蹲着,而是坐在小板凳上,两腿叉开,会对着窗口的光线,左手扒开女外生殖器层层迭迭的每一个皱褶,右手拿着巾使劲擦。

 表弟的就靠着窗,尾离舅妈只有两步之遥,一丝不挂的舅妈几乎就是正对着他的方向,把自己身上用来做母亲的好东西都暴给了自己的儿子。表弟摒住呼吸看着舅妈把生殖器周围的皮肤都擦红了,又把蒂前前后后上上下下擦了个遍才罢手,这前后足有五分钟,舅妈的房也随着擦洗下身的动作一颤一颤,刚擦过的头一跳一跳。

 洗完生殖器,舅妈背过身洗眼,就没有那么认真了,但她抬起股用布擦干的时候,表弟就盯着舅妈暗红的眼和半张开的口。

 最后,舅妈穿上早已放在边的紧身内,戴上罩,表弟这才重新躺下。

 从此以后,舅妈起早擦身的时候,表弟十次里有九次准时醒来观看。

 他因此大眼福,对舅妈的下体几乎是了如指掌,也没少幻想得到她的体,只是从来没有机会付诸实施。

 看来表弟是可塑之才,而且想玩到舅妈的体很需要他的配合,我干脆就把有关我妈的事情向他添油加醋描述了一番,顺便向他灌输女人是男人玩物的思想。

 表弟听得连连点头,摩拳擦掌,蠢蠢动。

 傍晚舅妈一回来就躲进洗澡间里。

 我和表弟相视一笑,就贴在洗澡间板壁上偷听。

 先是听到里面洗脸池放水的声音,夹杂着时断时续的泣,后来水声和泣声都停了,但舅妈似乎还没有出来的意思。

 表弟和我诧异的对视着,这时我们几乎同时听到一声微弱的呻,虽然很小声,但我很熟悉这种女人特有的声音。

 我对着表弟挤了挤眼睛,这时又听到了一声,听得更清楚了。我肯定的告诉表弟他妈妈在自渎。

 想像舅妈这样一个性感少妇,没穿内衣,只穿着薄薄的衬衫和裙子跟着几个鬼四处走动,说不定在车上又被一番猥亵,羞辱难当之馀不免泛滥。

 舅妈从洗澡间出来时已经换了一身衣服。

 我借口上厕所,发现舅妈原来那条裙子就挂在洗澡间里还没来得及拿出来,一摸,裙子下面果然了一大片。

 晚饭自然是当地领导宴请,酒家据说是当地最好的,当然是为了讨好黄处长和港商林老板。

 我和表弟也跟着沾光。

 席间黄林二人频频向舅妈劝酒,舅妈也是神定气闲的来者不拒。

 我很诧异他们似乎想灌醉舅妈的想法,因为就算林老板不知底,黄处长也应该知道舅妈的酒量并非等闲,不是轻易就能放倒的。

 没想到答案很快就水落石出了。我喝了太多可乐,第二次跑厕所的时候,林老板跟在我后面进来了。他已经喝得满脸通红,不过人说上脸不醉,看起来他确是如此。

 他站在我旁边小便,刚开始我没理他,等我提上子要走时他笑嘻嘻的用港味十足的普通话问:“小弟弟今年几岁啦?”我随口应答着。

 这时候不知道哪里忽然冒出来的想法,也许这就叫鬼使神差,我反问他:“你不就是想灌醉我舅妈好上她吗?”

 他愣了一下,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上她。”是什么意思,改作谄笑着说:“哪里哪里啦…”说着讪讪的要走。

 我说:“别走,好汉做事好汉当,今天你们在车后面干的事情别以为我不知道。”

 林老板转过身来,赔着笑脸掏出钱包,从里面掏出一张红色的港币递给我,一边说:“我知道你不会说出去的。”我接过来一看,是一张50圆票面的,心中不一阵狂喜。

 林老板转身刚要走,我又说:“慢着,别走。”他转过身来看我的眼神明显有些不自然了。我笑嘻嘻的对他说:“你不是想上我舅妈吗?我可以帮你。”

 男厕所里的易不到三分钟就成了。离开厕所的时候,我袋里多了一小包白色的粉末。

 这是一种加在水里无无味的强力的药,不用说这是林老板给的。

 原来他们本来就打算找机会加在舅妈的饮料里,可是舅妈好像只喝酒,他们只好干脆装作灌酒的样子转移她的注意力,伺机行事。

 林老板觉得可以在我和表弟身上找突破口,因此就跟我一拍即合。

 他答应事成之后再给我两百港币,而我则另有小算盘。

 首先拉表弟下水。

 从凌辱我妈经验看,要玩一个女人如果能收买她儿子作内应则几乎没有不成功的道理,而收买的方式多种多样,不仅仅是钱,甚至只要用他自己母亲的体就足够了。从下午的谈话中看,表弟很有潜力。  m.hOUzIxS.coM
上章 我美丽的大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