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轻的代价 下章
第01章
 肖英男坐在宽大的客厅沙发上,身边坐着一个风韵的妇女,长得不是那样的超级美女,但决不是难看的没有姿的那种,白皙的皮肤就足以掩盖不起眼的瑕疵,可是岁月的痕迹还是无情的给她留下了替的痕迹,丰的身子坐在那里,将有些凸起的小腹折成了两条围着际的鼓起。

 此时一种担心的愁绪在白净的脸上散开,忍不住的转头看看坐在身边的肖英男,看到他女人的脸上就显出了极度的爱怜之情,原本忧愁的眼神变得温柔而明亮,白皙的脸上不知何时爬上了一抹红晕。

 这使得她有点局促和不适的变换了一下体位,原本并拢的双腿不经意的错了几下,丰韵的身子也明显的轻颤了一下,刚想说话,身边的肖英男感到了这一切,转过头来,搭配适当的五官有点偏于硬朗,而此时充满了笑意的看着女人。

 两人目光对视了几秒,妇女明显的更加局促,同时红晕的脸变成了嫣红,眼光不敢再看着肖英男,而是游离着撒向四处,浑身也开始了轻颤和扭动。

 肖英男见状不由伸手将妇女搂住,在她的耳畔轻吻了一下说:“妈妈,不用担心,这一天我整整的等待和筹划了十五年,为了我你所受到的一切我都会加倍的奉还,不用担心,儿子不会让你失望的,早点去休息吧。”

 这个女人叫林冰雯,今年四十三岁,是肖英男的母亲。

 此时林冰雯原本脸上的愁云散去,信任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个令自己无比疼爱的儿子,对于儿子的话,欣慰的一笑,同时有点羞劾的靠在肖英男的肩头,轻声说:“你知道我有多么的爱你,我不想让你受到伤害,你大了要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只是不要伤害到自己。”

 林冰雯说完抱住儿子,吻在了儿子的上后说:“今天不想要吗?”

 肖英男回吻着母亲那有点颤抖的双,然后说:“我想想一些事,你先睡吧,我不会太晚的,”说完放开的母亲丰的身子。

 林冰雯站起身说:“那我去了,想要就叫醒我,”说完便向楼上走去。

 肖英男目送母亲上楼,将客厅的灯都关了,只留下了一盏墙角的地灯,在音响中放上一组轻音乐,全身都躺在了沙发上,头枕着沙发上的靠垫,闭上眼睛,脑海中开始回忆这十五年的经历。

 ----

 肖英男出生的那一年,正是婚姻法颁布实施的那一年,那年林冰雯只有十八岁,婚前怀孕使得只能奉子成婚,好在是在婚姻法第一次规定结婚年龄,没有限制到她。

 林冰雯和丈夫都在一家企业工作,肖英男出生后一直很顺利,长到十岁时发生的事。彻底的改变了一家的安宁。

 那是企业的一个领导无证驾车,结果将路人撞死了,肖英男的父亲作为领导的司机,一直受到这位领导的照顾,便两肋刀的替领导顶罪,没想到判决下来比预想的严重。

 判决前那位领导也非常仁义的打点了,但法律还是判了十年的刑期,这让林冰雯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同时也清醒的面对着现实。

 这种事对于企业来说不可能守住秘密,因此肖英男在读的子弟学校也就有老师们议论,肖英男听到了给初中代物理课的老师程倩华和另一位老师桐吉梅,对父亲不好的议论,心中对二人产生了憎恨。

 俩位女老师都是师专毕业的,俩人同住一间教员宿舍,这是没有成家的教员才有的,一般成家后单位就会给住房。

 肖英男对俩位的仇恨,在看到母亲每天以泪洗面的痛苦中膨中憋的要爆炸了,他要报复两个让他生恶的女人,可是他清楚他是打不过她们的,幼稚的他想到了写信骂她们。

 在写信的过程中,他想起了不久前,在楼道里捡到的一本残破的小册子。

 那是不知是那个书摊上出售的,里面都是男女爱的描写,肖英男偷偷的看过,尽管里面许多的描写他都无法明白,但里面有一段男人待女人,用烟头烫女人部的场景让他记住了。

 他在给程倩华和桐吉梅的信里就用上了,他写好后在一个黄昏来到老师的宿舍,悄悄的将信从门下了进去,做完这一切让他感到了无比的轻松,迈着快的步伐回家。

 幼稚的年龄和无知,让他很快就忘记了这一切。

 一周后肖英男正在上课,被老师叫了出去,他被带到了教导处,一位男老师没用多少功夫,就让本诚实的肖英男全部代了。

 男老师离开后过了一会回来,对肖英男说:“你去给程老师和桐老师承认错误去,然后写个检查,明天交给我。”

 肖英男的心中还是害怕的,让他不明白的是怎么被知道的,在信中自己并没有提起父亲的事,只是以一种学生的口吻漫骂,按说学校不应该知道的。(多年后他长大了回想起来,当时桌子上放着许多学生的作文本,他明白了是老师通过笔迹对照查出来的。)

 肖英男来到老师的宿舍,怯怯的敲敲门,门开了,就见面容姣好的桐吉梅看见他,脸色一下就变了,一把就将他拉了进去,一进去就看到另一位漂亮的面容已经扭曲的程倩华,象饿狼一样扑了过来,挥手就是一个耳光。

 肖英男本能的用胳膊架住了,程倩华气得叫骂:“你这个有人养没人教的小氓,还敢动手,桐老师你抓住他的手,”说着俩人将他的双手扭到背后,桐吉梅紧紧的抓着肖英男的双手,程倩华左右开弓的将手掌印在肖英男幼的面颊上,一边打还一边骂:“你这个罪犯的小兔崽子,这么大就知道那么的残忍,说,是谁教你的。”

 其实程倩华根本不需要肖英男回答,问的目的只是为自己的行为找一个借口而已。

 很快肖英男的小脸就肿大起来,鼻血和口角出的血合着泪水已经染红了他前的校服,相对善良的桐吉梅见状说:“行了,程老师,别打坏了,他毕竟还年纪小。”

 程倩华在自己的骂声中停了手,还不忘给了肖英男一脚,桐吉梅看到他的样子,心中还是很气,但还是打水让肖英男洗去脸上的血水。

 洗干净后清楚的可以看到,肖英男的脸肿的很高,肿的眼脸使眼睛变成了一条,没有止住的鼻血又了出来,桐吉梅忙取了张纸巾做成个栓,堵在鼻孔里,然后才对肖英男说:“你这么小,怎么会想到那些的。”

 肖英男看看她,然后将火的目光转向了程倩华,程倩华一接触到了他的目光,心中不由自主的一颤,那目光令她产生一丝的恐惧,但老师高高在上的身份使她厉声的说:“看什么,还想挨打。”

 肖英男一直都不出声,只是不时的用仇恨的目光盯视程倩华,桐吉梅看到这种状况,气已经出了,便对程倩华说:“不早了,让他回去吧。”

 程倩华没有说什么,桐吉梅便让肖英男回家。

 肖英男在回家的半路碰到了,见放学没有回家的儿子出来寻找的林冰雯,尽管肖英男被打的象猪头一样,亲情的相通还是让林冰雯认出了他,一见儿子的样子,第一感就是和学生打架了。

 “放学不回家,跑到那里和人打架了,谁把你打成这样了,告诉我我找他家长去?”林冰雯的脸上布满了心疼、急切和愤怒的表情。

 肖英男心中虽然愤恨,但不愿母亲担心,且又怕母亲知道自己的所为,因此一边拉着,一边搪着母亲往家走。

 林冰雯可是心中焦急万分,不停的追问,肖英男只好说:“妈你就别问了,回家我再告诉你,”便拉着母亲快速的向家走。

 林冰雯想是同学之间的大闹,儿子急着回家许是肚子饿了,便也不再多问,待回到家里,便打水给儿子清洗,清洗完了看清了,满脸都是手指印,她明白了这伤痕是怎么形成的。

 “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林冰雯想到了小孩之间的打架,不会集中在脸上,而且是只打耳光,心中开始猜疑和不安。

 肖英男只是说没事,用吃饭来敷衍。

 饭快吃完的时候有人敲门,肖英男听到后心中紧缩起来,感觉是学校的老师,待看清来人,他的心一下凉到了脚底,知道这一切无法隐瞒了,害怕的便躲到了另一间房里。

 来人正是审问肖英男的那个男老师,林冰雯将他让进房间,一边倒茶一边听他讲事情的经过,待听完后心中的怒火一下升了起来,不由大声的叫来肖英男,本来要发在儿子身上的怒火,看到儿子青紫肿的脸时,强大的母爱和护短使怒火转向了打儿子的人。

 “李主任,你看看,孩子有错可以找父母说,凭什么把孩子打成这样,”林冰雯怒火上头,毫不客气的看着教务处的李主任。

 教务处李主任刚才进门肖英男只是在他面前晃了了一下,此时才看清肖英男的状况,心中不由一紧,心说这桐吉梅和程倩华下手够狠的,怎么把人打成这样了,当初默认她们出口气,才让肖英男去私下道歉,没想到她们这么没有分寸。

 心中明白怎么回事,但世故的嘴上说:“肖英男你这是怎么了,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幼小的肖英男再也忍不住了“哇”一声扑入林冰雯的怀里,哭着把程倩华和桐吉梅打他的经过说了一下,林冰雯听了之后更加激动,心想就去找俩人讨个说法。  m.hOUzIxS.coM
上章 年轻的代价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