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她,和别人做 下章
第01章
可可突然发短信跟我讲,她要结婚了。

 我回复了八个字:呵呵,什么时候,我去。

 我满佩服我自己的,竟可以如此淡然。曾经的肌肤之亲,沦落到今天成为他人新娘。我,竟可以,如此,淡然。

 其实分手有一年了,却不象某些干脆的人那样果断。比如说,删除手机号,删除QQ号,删除MSN,删除什么什么的。我没有删。

 因为,关于她的号码,我全部都背的出,烂透于心。在脑子中留下了刺青。删了白删,自欺欺人而已。

 她又回了我条短信,一个字:好。

 那天,是星期五。

 我点了一烟,520,烟股后面有颗心形。曾两天完一条,然后把烟股粘成一个大大的心送给她。却没想到落下了女烟的习惯。

 我打了个电话给刚子。

 我说“刚子,出来去酒吧‘菜’?”

 他说“有空哦,***路的小姐不要太漂亮哦,几百就行,房间他那有,还省钱。”

 我笑骂了他一顿,挂了电话。

 不知不觉的,烟烫伤了手指,燃尽了,灭了。

 我把弄着手机,想着如何发些嘲弄的话语刺下她,那个曾经信誓旦旦的说好要嫁给我的女人,那个曾经说我杀了人也会和我一起跑的女人。

 我编辑了一条短信:可可,你和那男人上过了么?…你是不是也跟她讲你是处女,然后又对他说是骑自行车骑掉的?或者,你去补一个处女膜?现在弄个这个没多少钱。

 我看着短信挣扎了许久,终于按下了发送。

 发送后,我却又后悔了,取消键按的太迟,消息回复已经收到。

 手机震动声响的很快,她回我四个字:他不在乎。

 我手抖了抖,她,已经知道我在刺她。她已经知道!却还如此平静的回我短信。我甚至可以猜度出她的口吻,不起一丝波,却又带着一种自豪和袒护。

 她已不再爱我。

 只因为她不爱我了,才可以如此的平静。

 只有她不爱我了,才可以带着那样一种袒护和相信——对那男人的。

 说不定此时,她刚和那个男人做完爱。又说不定,她将要到那男的家里。

 我打开QQ,对着她灰暗的头像点了点,打了五个字:不要嫁给他。打完后,才发现她的QQ签名:要结婚了,幸福,老公,我爱你。

 我心颤了颤。

 又了两烟,静静的看着电脑屏幕,静静的看着她的签名,手指却始终落不到“回车”上去。

 我决定报复。

 我把签名换成:撒谎的女人就象JY容器。

 她上线了。我盯着她的头像,期待她说些什么,哪怕我们大吵一架,说些攻击的话。

 但两个小时她一句话未对我说,只在最后打来QQ消息“下周六,晚六点,BD大酒店,直接到就行。”然后头像变成灰色。

 婚礼我决定要去,我要看看那男人是怎样一副嘴脸,我…要看看她。

 分手有一年了。我曾幻想过我们再见时的情景,比如在某酒店门口,比如在地铁里,又比如在KFC,KTV,麦当劳等等等等。甚至于再见时候的对白,我都一一设计过。可是,惟独我料不到再次见面会是在她的婚礼,这个对白我该怎么说,怎么设计?

 可可短信时,QQ时的口吻如此之强,如此之硬,象个恶毒的老太婆,哪还有以前半点的温柔?

 其实,哪怕她只要对我说些什么祝福的话,让我认为她还有那么一点点关心我的话。我现在都不会如此的憎恶她。

 说憎恶也许不对,我现在的心态到底是怎么样的,我自己也不甚明了。是不甘?是不舍?还是不愿,寂寞,空虚?又或者是发神经。我不知道。

 昨晚做了个梦,梦见什么我忘了。大致记得我去报复了。

 有人说作的梦如果20秒不醒来回想,那很快会忘记。

 梦里可能我拿了把刀捅死那对狗男女?可能把我们曾经的照片扔在那个男人脸上?又或者可能自己去耍酒疯?

 这叫报复?不知道。

 但想起她那句“他不在乎”的话,我浑身都冷冷的。我的一切恶毒的想法灰飞湮灭。

 她如此相信一个男人!这种语气我想象的出,是从来没有用到我身上的。

 原来我还放不下她。我突然醒悟。

 现在,我想说说我和可可的事情。

 我和可可是在*网上认识的,*网是个好东西,不同于QQ,它是以真实姓名注册登陆,你要找帅哥,找美女,找个聊友,去那,没错,比QQ好,比MSN好。却没有什么同城论坛的糟,出现人妖的概率也小了很多。

 和大多数寂寞男女一样,一搭二去之间,我们有了共同的寂寞,共同的无聊。

 那年,我23岁,她20岁。我大四,她大一。

 哦,对了,那是一个夏天。

 于是,我约她去游泳。

 我觉得游泳池是最能看出一个女人身段的地方,无论是脸上画的什么七八糟的东西,还是身上哪里藏着油脂。你,在游泳池内通通都得暴出来。

 我原本的打算是,如果这个可可是头恐龙,OK,游完泳后,自此不再联系,反之,则可以好好的联系联系。

 可可很高,177的样子,几乎与我齐平,若穿高跟就肯定比我高了。她身材很好,有一双笔直的美腿。她穿着小可爱,配着热,脸上不施脂粉,感和清纯紧紧结合了起来。我当场决定以后要好好联系联系。

 我那天特意穿了件背心,和格子短出健壮的肌线条。我练健身。

 对于女人,有的人看长相,有的人看,有的人看股,有的人看整体比例。而我,喜欢看腿。

 很显然,可可有这种吸引我的条件,腿不但美而且长。

 当然,上天不可能把优势得天独厚给一个女人,可可长的一般,只是有颗小老虎牙,笑起来有几分李小璐的味道。

 游泳聊的很愉快,请她吃了西北狼。

 当天晚上,我压抑不住自己动的心,发了一条短信给可可:做我女朋友吧。

 她回的很快:你要是想玩玩就算了。

 我回:当然不是。

 她回:好。

 …

 一切就这样顺理成章,简直让我有点不可思议。因为本来却是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

 说实在的,我没把这当回事,我喜欢她的美貌,她的高挑,她的长腿。她喜欢我什么?不清楚。反正,我再次恋爱了,之所以要用“再”是因为在这之前,我谈过若干个。至于她,为什么要如此爽快的答应?…也许,她刚经历一场失败的恋情?也许,她需要一个伴,不过不象。又也许,她恋上我线条突显的肌

 管他呢,重点不是过程,是结果,结果是我恋爱了,就这样简单。或许称之为恋爱,不合适。因为我并没有想去呵护保护了解她。我只是恋上了她的身材,她的长腿。我只是需要一个带到朋友面前不掉价的女人,她正合适。

 恋情一开始打的火热。大都如此。

 她发短信告诉我说,她有过一个男朋友,去澳洲了。说的好听点是和平分手,难听点就是甩了她。

 她说她受伤很深。

 我发短信说:我会对你好,尽我所能。

 其实,那时候,我并没有爱上她,好感是有,是喜欢,但没有爱。

 我想和她上。就这样。

 见面第二次,晚上,我们接吻了。在她家楼门口的小花园里。

 她跟我讲她第一次,是初吻。她的舌头很生涩,牙齿会咬到我。我相信了。

 我手上没有其他动作,只是轻微的拥着她。连我自己也惊讶不已。她雪白的肌肤,长长的大腿,如此强烈的感官刺,我内心着实有点忍不住了,但很奇怪,我的双手却出奇老实的轻拥着她,象个未经人事的小男*孩。

 她眼神很清澈,没有故作媚态。

 我现在有点好奇了,好奇她为什么会答应做我女朋友,为什么会第二次见面就可以毫无顾及的把初吻给我。

 我没有问。问不出口。怎么问?难道问她,恩,可可,你为什么会和我接吻啊?…这样问,把人家当什么了?妇么?任人亲吻?。

 她说她10点必须要回家,如同灰姑娘一样,到了时间就要回去,不然妈妈会骂,会找。

 我呵呵一笑,她是个好女孩。

 我送她回家。

 她上楼去前,对我摇了摇手,甜甜的一笑,那么纯洁。

 那一瞬间,我心动了。我不是一见钟情的人,不会看她长的漂亮,或是身材好,就会被她的风采所倒,既而疯狂的爱上她。这是三肥皂剧中的剧情。而我,不会。

 我觉得爱与美貌身材长腿无关,是一种感觉,一种感情。而这种感觉感情,必须是通过长久接触才能建立起来的。

 久才能生情,我不相信一见钟情。

 她那一笑,笑得我有点内疚。什么原因,我自己也不甚明了。

 她有着良好的家教,她漂亮,体贴,最重要的是没有大多数80后,90后的那种风尘味。如此好的一个女孩,竟然和我名正言顺的恋爱了?而我的初衷竟然就是为了足我的荷尔蒙,就是为了把她那长长的双腿架到我的脖子上。如此而已。

 我很卑鄙

 可可,她,不是酒吧女!她不是那种混迹于酒吧,出入宾馆,游走于男人之间的酒吧女!  m.HOuzIXs.cOm
上章 她,和别人做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