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子录 下章
第07章
 李潘每一个动作、姿态都是那么高雅优美,显示出高贵的出身,你甚至没法把她和原始狂野的情连在一起。她会否是天生冷感的人,是否要特别的方法,才可逗起她的火呢?

 承飞一个人在办公室里胡思想,看看表都8点过了,打了一个电话给何台长叫他收回成命,然后下楼。远远看见王小丫一个人往地铁方向走去,于是赶了上去。

 “咦!这么巧?”承飞假装巧遇王小丫。

 “是啊!真巧,你怎么会赶地铁呢?”王小丫问道。

 承飞答道:“我回家呀!”

 王小丫笑道:“我也是回家,对了,你在哪里住?”

 承飞回答不出来了,因为他不知道王小丫在哪里下车。正好,地铁来了,承飞道:“地铁来了,我们上车吧!”

 晚上地车人很多,两人迫在门侧那窄小的空间里,差点紧贴在一起,王小丫如兰的气息正好呼在他下巴处,的教他泛起销魂蚀骨的滋味。承飞他默默享受着那动人体的全面接触,暗诧想不到王小丫的部具有那么强的弹跳力。昨天没有完全熄灭的火,这下哪忍得住,立时显出男刚的原始反应。

 王小丫本是仰头和承飞说着话的,忽地俏脸一红,星眸半闭,自是毫无保留地感受到他男迫。

 承飞大感尴尬,低声道:“对不起,我没有办法,车上人太多了。”

 王小丫勉强“嗯”了一声,那种玉女含的情态,出现在这干练端庄的女主持人脸上,份外引人遐想。

 承飞那硬梆梆的下体顶在《经济半小时》女主持人王小丫的小腹上,感到非常舒服,而王小丫却满脸通红。

 这时地车到站,王小丫心不在焉站立不稳,娇呼一声投入承飞怀里,让他抱个满怀。承飞趁机将硬梆梆的茎使劲往她小腹上顶,顶了又顶!王小丫娇一声,浑体发软。承飞拥着她到了车外,才大方地放开了手。

 王小丫奇怪地瞅了他一眼,刚要开口说话,承飞忙道:“我家就在附近。”

 两人默默走出地车站。

 承飞道:“王小丫,你在热恋中呀?”

 王小丫奇怪道:“你怎么知道的?”

 承飞指指她的右手道:“戒指戴在中指上,还不是在热恋?”

 王小丫笑道:“想不到你的观察力还强的嘛!”

 承飞心中泛起强烈的嫉妒道:“是那天那个英俊的小伙吗?”

 王小丫带着甜蜜的微笑道:“我们才刚刚认识。”

 前面是一个荒废的公园,承飞暗想是一个作案的好地方。不管了,今晚一定要得到美丽端庄的王小丫!于是一把拖住王小丫的手,道:“那公园中有个湖,晚上风景很好!我带你去看看!”王小丫还来不及思考,就被带进了公园。

 看着周围黑漆漆的,王小丫意识到有点不对劲,急忙大声道:“你带我去哪里?放开我的手!”不过她力气没有承飞大,挣扎了半天也没有从承飞的手中挣脱。

 越往公园深处,王小丫就越害怕。终于来到了湖边的一个亭子,承飞才道:“小丫,你知不知道你是多么的人?我想我是爱上你了!”说着,将她往亭子的石柱上靠。

 承飞把她搂入怀里,整个抱起,在石柱上,俯头瞧着她端庄美丽的脸庞。

 王小丫身疲力竭,只是象徵式挣扎了几下,便软倒在他的挤里,惊怒道:“你要干甚么?”

 承飞柔声道:“当然是要得到你。”

 王小丫大惊,奋起馀力挣扎,岂知承飞藉势用腿摩擦她感的部和双腿间,挣扎反变成似向对方作出强烈反应。

 她虽和男人谈过恋爱,不过也只是牵牵手罢了。被男人如此轻薄无礼,这还是第一次。王小丫惊恐的叫道:“不要,放我走,变态!”

 她感到自己的腿间有坚硬的物体在顶来顶去,自己感的部也被挤扁了似的!心虽不忿,但身体却传来阵阵销魂蚀骨的奇异感觉。她娇体内的快愈趋强烈时“嘤咛”一声,已给对方封着香

 王小丫又骇又羞,咬紧的牙关被对方舌头破入“嘤咛”一声,失在生平第一次和男人的亲吻里,男朋友的影子立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承飞也充分享受着王小丫美丽的体。将硬梆梆的具使劲贴在王小丫富有弹的小腹上。一手抱住她浑圆的股,一手摸上了坚房,隔着衣服使劲抓捏。承飞的手伸进王小丫的套裙中,触摸到她滑不留手的肌肤;再往上移,摸到薄薄的内及柔软的部。

 王小丫尚有一丝清醒,捉住承飞作恶的手,不让他将她的内掉,承飞便离开她动人的身体,王小丫身子一软,顺着树身滑坐地上,所有忿恨消失得一点痕都没留下来,身体仍有那种羞人的兴奋和快

 承飞在她面前蹲了下来,看着一向精明能干的王小丫现在羞红了脸,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忍不住用手抬起她的下巴。正开口说话,王小丫猛地将承飞推倒在地,就起身逃跑,承飞急忙拉住她的脚,王小丫一个站不稳便跌倒在地,承飞迅速扑上去,将王小丫双腿分开,把头埋在王小丫地腿间了。

 王小丫大惊,急道:“不要…唔!”发出一声呻,原来承飞的舌头正在她从没被人触过的蒂上舐,那种强烈的快迫使王小丫发出由衷的呻

 王小丫双手抓住承飞的头发拼命往上扯,想把他拉起来,不仅如此,双腿不住的击打着承飞头的两边。但是承飞忍住疼痛,霸道的舌头在王小丫纯洁的间灵活的扫弄着。虽然隔着内,但那内本来就薄薄的,现在加上承飞的口水,变的透明起来。可以看到黑乎乎的一片…承飞用舌头感觉着王小丫部的轮廓:两片大微微凸起,没有李楠凸的高;上长满茸茸的鬈;两片大上方的汇合处起一个小珠,那是蒂!

 承飞糙的大舌头不停的着王小丫极富弹的大,鼻子也不住在她上来回蹭。他的双手将王小丫的职业短裙掀起,双手在她滑的大腿、大腿内侧来回抚摸…王小丫自出生以来从未受过如此猛烈的攻击,阵阵无法言传的美妙感觉侵袭着她抵抗的灵魂。不知从何时起,双手已放弃扯拉,按在承飞头发上,好像是要让他头部与自己的部做更加亲密的接触。双腿也夹住承飞的头部,这明显是情动的表现!

 透气能良好的内被承飞的口水和她自己出的润滑,紧紧贴在人的部上,失去了保护的功能。承飞不歇气的着女主持人王小丫的玉,王小丫的户由于受到了强烈的爱抚,紧闭的处女也慢慢张开了,承飞趁机伸直舌头硬往王小丫的进!

 当舌头触到王小丫粉红色的道孔时,王小丫全身一抖,双腿紧夹,双手使劲按在承飞头部,玉牙紧咬自己红红的下嘴,发出一声声呻,一股热溜溜的玉中涌出…承飞忙爱不释口的一一喝下,王小丫在承飞舌头的运动下达到了有生以来第一次

 -----

 这时我才将的头从王小丫热气腾腾的间抬起来。我虽早有准备,仍给她的丽震撼得心湖波动。她的美丽是摄魄勾魂,尤其是那种成的风情,轻易地勾起男人最原始的望!

 我忙将她的小内下,而王小丫也抬起股非常配合。藉着微弱的灯光,我细看王小丫神秘的腿间,浓密,粉红色的大,会上有几黑色的门呈浅褐色,蒂比李楠的小。啊!真是太美了,人间的尤物!

 我马上伏在她软软的玉体上,一只手把蠢蠢动的茎掏出来,对准王小丫微微张开的户。王小丫感到一个热热的鸡蛋似的物体抵在自己的玉处,虽是处女,仍然知道那是男人的家伙!她下意识的用手推我的身体,口中低声抗议:“不要…不要…”

 我将王小丫的双腿极度分开,紧闭的户张开了不少,然后一顶而入…王小丫顿感一丝撕裂般的疼痛,一种从未尝过的美妙快,传遍全身。

 我感到头可以感觉到被紧紧的玉圈围着,暗想:想不到王小丫的处女玉是如此的紧。想不送都不行,开始缓缓的送起来!

 巨大的头涨得王小丫微痛,而缓缓的送又使她感到微趐。那种还拒的感觉只有身为处女的王小丫才知道!她的衬衣和罩不知不觉被我松开,出一对丰房。和李楠不同的是,房比李楠大一些,颜色比李楠深一些,毕竟年龄也比李楠大一点。

 我忍不住张口咬住她浑圆的房,连连的,由峰开始起,慢慢吐退着,到达尖端浑圆的头时,改用牙齿轻咬,每当她被她一轻咬,她就全身颤抖不休。

 茎在王小丫人的玉户中进进出出,丸碰在会上发出“啪啪”之声,在寂静的夜晚份外响亮。王小丫听到这清脆的声音,不由得更加羞怯,也更加动情!

 我嘴巴在王小丫早已硬头轻轻的咬,她受不了了,双手不由得痴在我的颈上。我暗喜:王小丫终于主动起来了!于是我突然将茎用力一顶,头抵到子,王小丫“啊”的一声惊叫。

 我含着感的头用舌头拨弄,一阵阵兴奋的暖从不同部位传遍了王小丫整个神经,她终于彻底失在我的挑逗中了!  m.hOUzIxS.coM
上章 浪子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