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沉沦少妇苏霞 下章
第九章销魂别人香
 见晓敏出门往楼下走,朱干就迫不及待的搂住了苏霞乎乎的身子,把她在门上,去吻她的嘴。苏霞偏过了头,也没怎么挣扎,任朱干那张豇豆一样的老脸贴着自己白的脖颈处:“鬼,在别人家里玩人家的老婆。”朱干的手已经握住了苏霞的房,皮皱皱的脸上出一丝笑容:“连罩都不带,是不是等着我摸呀?”手开始在苏霞股后抚摸着苏霞圆圆翘翘的股,把裙子从后面向上拽着。经过前段时间的洗礼,苏霞已经不再反感朱干的随时随地的,但天里的娇羞还是让她依然有着拒还的美感,在这种时候也还是有着一点点的放不开,身体微微颤抖。

 “想死你了。”朱干一边说着,一边吃力地抱起苏霞,苏霞已经有点微微气了,朱干矮苏霞半头,抱着身材拔的苏霞还真吃力,苏霞抬起两条浑圆的大腿,包裹着朱干肥大松垮的部,拖鞋顺势掉到了地上,朱干双手兜着苏霞的股,摇摇晃晃进了卧室,把苏霞放到上,肥大的身躯再次在苏霞丰腴的身体上,准备将眼前年轻的少妇再次,苏霞赶紧推靠开了他“你看看,这里窗帘刚洗,没遮拦,去内面的房里,那里有窗帘。”朱干说着又要去抱她,苏霞担心时间不够,赶紧推开咪咪的朱干,自己走了出来。

 到了内房,朱干已经一边走一边衣将上衣了,黝黑松垮的身体在外面,苏霞热乎乎的手摸索着朱干的啤酒肚,朱干慾火中烧,把苏霞的裙子了起来,白的两条腿在外面,下身穿的一条白色的蕾丝的内,在的地方都已经了一小片儿。朱干把苏霞的内拉下来,苏霞抬起腿把内了下去,雪白的两瓣股翘起着,从后面看粉红的部娇润,朱干很着急,把子拉锁拉开,把茎掏了出来,顶在苏霞热润的道口,向前一顶“叽”的一声就了进去。苏霞身子一颤,肩头的长发披散了下去,脚尖翘了起来,朱干肥矮的身躯几乎爬到了苏霞的身上了,股开始拱起收缩,向苏霞敞开的下体展开一轮攻势。

 朱干茎紧紧的出苏霞的身体里,身体紧紧的顶着苏霞的股,快速的顶入苏霞身体最深处。强烈刺让苏霞几乎连气都上不来,垂着满头秀发,照张着嘴,整个呈一个弧线弯下去,股紧紧的贴在朱干的小腹下。苏霞的身体就开始微微颤抖,息声已经快成了叫声了。朱干探下把苏霞的T恤推到前,出苏霞满的部,把身体从紧紧的贴着苏霞的后背抬了起来,站在苏霞身后开始,肥黑的部不断冲击着苏霞白的大腿之间,开始快速的顶着,不是,而是顶在苏霞身体里摇晃着,黑白两具躯体在摇晃中发出唧唧的合声响。年老的朱干再次肆意地弄着苏霞赤的下体,啤酒肚一次比一次烈地打在苏霞白晰的股上,苏霞忍不住娇呼呻了起来,朱干继续捧着苏霞雪白的大股边动边息道“霞,我玩玩你后面好不好”苏霞沉浸在的刺中,还没明白朱干的意思,朱干左手的手指顺着苏霞雪白的粉儿摸了进去,轻轻按着那颤抖的菊花。

 “啊…啊,”苏霞让男人碰过那里,登时感的尖叫起来,一种从未有过的异样感觉如电击般冲向大脑,她丰玲珑的玉体立刻绷直了,想推开朱干的手,却被朱干松垮沉重的躯体顶在了梳妆台上,无法动弹,没一会儿,朱干的手指便伸进了苏霞颤抖的菊花里了,苏霞股一阵扭动,嘴里叫着:“变态啊”朱干已经进入疯狂状态,顾不得这些,手指更加深入苏霞的后门,一股门特有的味道传来,苏霞急得直叫:“别玩了,快点吧…肖敏快回来了,别给闻出味道。”朱干赶紧出了手指,抱着苏霞年轻的体,一次比一次强烈地苏霞的部,松垮的躯体怕打着苏霞白的下体。

 苏霞被在梳妆台上,朱干开始不停的快速送,两人合摩擦的水声“叭叽、叭叽”的响着。“嗯…”苏霞的叫声渐渐变大。颤抖的娇呼声中,朱干吃吃笑着,不住地用手指蘸着苏霞道里出的滑腻汁伸进她的后庭里,从梳妆台上抱起苏霞被慾望刺得颤抖的体,边走边,慢慢走到客厅的沙发边。朱干的茎被火热而润的道所包含着,而囊随着具的大力在不停地撞击她的,发出“啪、啪、啪”的声音。这样更让朱干愈发兴奋,还是在桃源中,再度感到苏霞的道的搐,是那么明显有力地收缩,一的,似乎在鼓励和挑逗朱干的具快点发,填补她深处的空虚,喂她的下体。两人看起来都很饥饿了,苏霞的身体含夹着朱乾,就像在吃香肠一样,含得那样紧,夹得那样密,朱干努力坚持着,脖子后仰,他更用力、更快、更深入的送着。疯狂地令苏霞陷入无边的之中,她放纵地叫,的样子,大腿和丰润的股,将的朱干疲劳的深深地陷进自己年轻的身体里…

 骤然间,令人措手不及的高忽地降临,把辈分不同的一对男女完全笼罩着,快像在两人之间突然接通了电,令年老的身体和年轻的下体不受控制地颤抖不停,体粘满在苏霞的户上,门的痛楚早被快驱散,白体让朱干黝黑松垮的肌包裹紧紧的,下体里着没来得及软化的硬硬,充满着涨实感。苏霞满身舒服畅泰,心里希望就这样一直维持下去,永远沉浸在浪漫温馨的气氛里。

 苏霞跪在沙发上息了一会儿,起来刚要穿内,响起了熟悉的脚步声,肖敏到门口了,情急之下,苏霞把内到了沙发后面,整理了一下衣服,赤下体正襟危坐在那里。肖敏进了屋,看见苏霞坐在沙发上,朱干坐在边上的凳子上,两人的脸上都红扑扑的,着气。由于光线暗,加上背着光,肖敏没发现任何异常,苏霞赶紧拿过东西进了厨房,去做菜,朱干则和肖敏两人说着学校里的事情。苏霞站在厨房里,朱干进身体里的来不及擦去,正从身体里出来,顺着大腿向下换缓缓的着,凉丝丝的,刚刚兴奋的身体,还是软软的,T恤下头还坚硬的立着,门的疼痛隐约传来。

 吃完饭后,朱干告辞了,尝过苏霞年轻体的风味和佳肴,朱干心里和身体万分的足。临走前,苏霞让肖敏收拾厨房,自己假装送朱干,两人走到楼梯口,见四周没人,早就急不可耐的朱干将浑身惹火的苏霞抱在了怀里,朱干放肆地掀起苏霞的T恤,苏霞鼓房顿时跳了出来,朱干一阵狂吻,苏霞尽管高了朱干半个头,被朱干一抱一吻,顿时满脸绯红,全身瘫软在朱干松垮的怀里。良久,朱干还舍不得放手,苏霞怕被人看见,赶紧挣脱了出来,气吁吁地说:“快走吧,待会我老公要下来倒垃圾,看见就全完了,明早九点你来吧,肖敏要去同学家。”朱干看天色已晚,也匆匆的告辞了,他真是怕酒后看着雨后荷花一样的苏霞,做出出阁的事情,那就栽了。

 苏霞回来后,发现肚子有些疼痛,原来是例假要来了。例假期间,苏霞发现嘴角发烂,门发,去医院检查,发现是细菌感染,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期间需要慾。从医院回来后,苏霞打电话向朱干发了一通牢,朱干赔了半天不是,保证以后不在侵犯苏霞的后门。

 9月1开学后,苏霞教的班级由高一升为高二,开始文理分科,朱干特意任命苏霞为重点班的班主任,教两个文科班的英语。例假结束后,苏霞的病又折腾了两周才好,两人又开始打得火热。苏霞开始以课程忙为理由,特意和老公约定轮接女儿。就在肖敏接女儿的一个多小时空隙中,苏霞每每空瞒着肖敏和年老的朱干在家里偷情,家里的购置的大件,随着苏霞体的殷情伺候,也一件件增加。

 平静的校园也恢复了往日的喧哗,除了学生带来的热烈,关于苏霞和朱干的绯闻开始暗中传,一些胆子大的男老师开始私下谈论着,在办公室都会无意有意地多瞟苏霞几眼。不过,鉴于朱干是校长,还没人敢和肖敏开玩笑或传这种绯闻。慢慢地,苏霞也有所察觉,事已经到如今这地步了,也只能继续维持和朱干的关系。反正没把柄,只要老公不知道就行了。

 苏霞也逐渐意识到自己与朱干的关系发生了十分微妙的变化,过去他们是上下级的工作关系,而现在不知不觉中,年过六十的朱干不但在工作上而且在生活上都占了主导地位,好像自己的命运之绳已握在朱干这个老男人手中似的。宵苦短,卿卿我我的浓情意中不觉渐入佳境,苏霞除了不让朱干再进行口和用手指捅门外,摆出各种摇的姿势,和朱干。两人甚至发展到上课期间,溜到学校后边的空旷建筑物,下内外出雪白酥,摆着,蜂狂蝶般和年老的朱干徜徉在伦和偷情的慾海,心好像被顶入了腹腔,一种前所未有的实感,让好像要爆开来一样,畅快莫名!忍不住紧紧搂住朱干的颈项,主动的献上香吻,股也扭个不停。她知道,在这一波的攻击中,她已经彻底的被征服了!虽然那是一场看不见的战争。

 有关的绯闻终于传到肖敏的同学罗老师耳朵里,虽然只是传闻,也让罗歼觉得既妒忌又羡慕,他开始留意苏霞的行踪了。

 这天下午没课,罗歼看见苏霞回家经过,偷偷跟在身后,假装也回自己的单身宿舍。苏霞走在前边,穿着白色的旗袍装连衣裙,棉丝混合布料既光滑又透明,裙子下摆紧贴着她那曲线玲珑的体,深的内隐约可见,前高耸的双峰把衣裙上部撑成两座高峰,分外醒目。罗歼激动地下体发硬撑起,赶紧将手伸进口袋起的具,继续跟在苏霞后面,一边看着苏霞扭动的股,隐约的内,走路时的丰韵,一边抚摩自己的发烫的具,直到苏霞拐弯走进楼道里。罗歼估计苏霞今天提前下班,十有八九要去接女儿,赶紧回到宿舍,将窗帘拉上,只剩下一道隙,俯看着苏霞外出要经过的操场。

 果然,不到十分种,苏霞就从楼道里拐出来,换上了便服,穿了条膝上十五公分的短裙,出两条白人的美腿,薄纱衬衫第一颗扣子得颇低,口一大片雪白娇的肌肤与微沟,白色雕花蕾丝罩若隐若现。

 看着苏霞经过,职业套裙衬托出少妇人的身段和丰的大腿,罗又开始抚摩自己重新硬起的具,罗躲在暗处,目不转睛的盯着苏霞,瞧见苏霞前的房随她的娇躯左右晃动,想像着苏霞那一扭一扭的丰股和中间夹着的私处,罗开始幻想着紧抱苏霞的体,把茎紧紧的到苏霞的身体里…

 罗歼忍不住疯狂地抚摩自己的具,越来越快。当苏霞人的身影消失在校门时,忽地一股从所未有的快袭卷而来,他的头哆嗦颤动,排山倒海的也强劲洒而出,罗的具突然急剧涨大,大量的而出,看着空旷的校门和苏霞远去的身影,罗忍不住大声呻:“苏霞,我要死你的…”  m.hOuzIxS.cOM
上章 沉沦少妇苏霞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