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雕之颠鸾倒凤 下章
第080话另类体验
 长沼氏被盛禹氏打败后,以皆川公主为首的一批人就沦为倭寇,他们的目的和那些商完全不同,他们只是想多掠夺一些金银珠宝以达到光复长沼氏的目的,这一切却显得那么的渺茫,如今连精神支柱都被杨追悔抢走了。

 海瑞一行人还在剑门渡检查伤亡情况,交通工具又没有杨追悔的先进,所以杨追悔早早就回到了州城。戚继光要求将皆川公主由他关押,择处死,杨追悔却不同意,如此美人,怎么能那么轻易就杀死了呢?更何况她长得和琉璃千代一模一样,说不定这两人是双胞胎,既然上了琉璃千代,这个也绝对不能放过,让这对双胞胎都躺在自己唱“征服”!

 纵然戚继光有很多理由,杨追悔一句:“若是人质被处死了,明军觉得很,但倭寇定会长驱直入,毁城这罪名你能承担吗?”

 就让戚继光无话可说了。

 推着手无缚之力的皆川公主走进都督府,杨追悔便问嬷嬷府里有没有专门关押犯人的地方,本不抱希望,没想到竟然有,他就在嬷嬷带领下,将皆川公主带到都督府那间特别的牢房。

 杨追悔怎么看都不觉得这是牢房,反而是一问别致小屋,比夏瑶睡的房间还好很多,唯一不同的是门窗都被木板钉死了。

 “嬷嬷,这里曾经关押过什么人?”

 杨追悔好奇道。

 “死人。”

 嬷嬷扔下这两个字就走了出去,让杨追悔觉得骨悚然。死人关押着有意义吗?应该是说被关押的人最后死了吧?

 杨追悔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有住的地方,就跑出去,问道:“嬷嬷,还有没有像这样子的房间,我要一间,少枫不习惯和我睡。”

 嬷嬷指了指左边,便离开了。

 杨追悔往左边看去,便看到走廊尽头还有一间屋子,看那构造应该和这间一样。回身走进屋里,点燃蜡烛,关上房门,屋子瞬间陷入了黑暗之中,杨追悔手里的蜡烛变成唯一的光源。走到边,看着那位已经沉默很久的东瀛女子,杨追悔问道:“你既然是公主,为什么又要与倭寇为伍?”

 皆川公主抱紧怀里的三味线,轻声道:“有些事是你永远都不会明白的。”

 “说说看。”

 “不说,我不需要你的同情心。”

 皆川公主摇了摇头。

 “那你叫什么名字?皆川应该是你家族姓氏才对。”

 “我的祖姓是长沼氏,皆川是长沼氏衍生出的最大家族,我叫皆川优树,是家族的公主。”

 “那你怎么会与倭寇为伍?”

 杨追悔又问道。

 “不说,我不要人可怜的。”

 皆川优树不仅具备东瀛女子的端庄秀丽,更有着一般东瀛女子少有的坚忍性格,就像一株小草,看上去那么的脆弱,却能从石头里生长出。

 “呵呵,你真的很有个性。”

 杨追悔盯着她的,虽被和服掩住,杨追悔这双火眼金睛却能大致估算出它的大小,似乎比琉璃千代的要小了点,看来水土也是影响丰程度的因素之一。

 见皆川优树不说话,杨追悔道:“你现在已经没有自由,如果你不回答我的问题,你应该知道会受到相当大的惩罚。”

 “你不会杀我的,如果你杀了我,所有的倭寇都将倾巢而出,到时候这里将变成片废墟。”

 “我确实不敢杀了你,但是…”

 杨追悔勾起皆川优树下巴,道“但我敢了你!”

 一听这话,皆川优树眼中的忧郁更重了,面无表情地看着杨追悔。盯着皆川优树双瞳看了片刻,杨追悔觉得自己要也变得忧郁了,面对这种忧郁美女,刚刚的威胁似乎都失去了作用,他本是希望皆川优树向自己求饶的,没想到她却表现得如此镇定,那眼神看了真的有点不

 松开手,杨追悔道:“你一直说你可怜,却又不肯说出来,难道你以为我就不可怜吗?”

 杨追悔清了清嗓子,开始扮演杨追悔的角色,继续道:“我从小就不知道父母是谁,在饥饿病痛中成长,还经常被你们这些倭寇欺负,后来幸得好人相救,生活这才过得有点像人,别以为只有你才最可怜。”

 “我知道我不该以貌取人,可你的穿扮真的一点也不像有那种经历的人,你还有神鸟,有了它可以自由地飞翔,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而我只是一介女,家乡不能待,那里都是战火,我母亲…”

 皆川优树哽咽着“我母亲也惨死在战之中,父亲还在坚持战斗。你不知道亲生父母还好,但是你能体会母亲在那里哀嚎,却救不了她的痛苦吗?若不是为了长沼氏的延续,我宁愿那时就和我母亲一块死了!”

 说完,内心脆弱的皆川优树再也忍不住悲伤,抱着三味线放声哭泣着。

 看到女孩子哭泣,杨追悔也于心不忍,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其实单看外表是看不出人的本质,你和我的身世都很可怜,这点我不反对,只是你将自己家族的光复建立在大明的痛苦之上,这点我忍受不了。你是如此有血的女子,就应该知道随着那炮的爆响,有多少人会死掉,也许你在不经意间已经造成了成千上百的人失去了父母!”

 本想好好安慰皆川优树,心里被怒气堵着的杨追悔又忍不住教育她了。

 “那些我不管,我只要能回到东瀛和我父亲团聚,我什么都不管!”

 皆川优树哭道。

 “这是你所谓的执着吗?以他人生命为代价的执着?”

 “我只知道我很爱我的家人,我不愿意失去他们。”

 皆川优树哽咽道,双眼哭得红肿。

 “那么在你眼中我们就不是人了,我明天就带你去体会我们大明百姓的生活,让你意识到自己的执着到底给别人带来了多大的伤害。”

 杨追悔将蜡烛放在桌上,走到了门口,回头道:“门我没锁,要上厕所就往右边走,那里有茅厕。你如果要找我,就往左边走,我住在走廊尽头的那间屋子。”

 “嗯。”皆川优树点了点头,身子还在发抖,并不是因为害怕,只是想起了悲伤的过去。纵然是在哭,她嘴角还是浮现出可爱的梨涡,看来不只是笑着才有梨涡的。

 杨追悔离开后,皆川优树擦干了泪水,起身走至门口,推门而出,抬头望着上空,见明月周围有一圈的月晕,便自语道:“要下雨了,樱花凋落了,再也不能看到令人心醉的樱花了。”

 眼泪再次悄无声息地出来,皆川优树轻轻拨弄三味线,略带忧伤的旋律传开。

 杨追悔还没有走进屋内,听到这扣人心弦的乐声,心里不免有些惭愧,自己是不是不该拿皆川优树做为人质?可当时的情形,不拿她做人质,又能如何,比起正义地以一敌百,赤手空拳对抗火,拿皆川优树做为饵应该更合适吧。

 笑了笑,杨追悔便推门走进,点燃蜡烛,环视着这似乎经常有人打扫的封闭小房间,杨追悔便除下长袍,吹灭烛火躺在上,黑漆漆的,杨追悔却觉得很有安全感,似乎自己就是一个适合在黑暗中生存的人。

 杀了杨追悔,取代他的地位,杨追悔认为自己做的事是一百一千个杨追悔都无法做到的,只要顺利到达若仙岛,习得上乘武功,到时自己绝对可以呼风唤雨,可是为什么自己心里会有点不安?又想起了武三通的死,那没来得及说出的最后几个字让他心神不宁,到底武三通要说什么,怎么会和自己的师父扯上了关系?

 想着七八糟的事情,杨追悔竟然也有了困意,打了几个呵欠,杨追悔抱着发出暖气息的被单就睡着了。

 朦胧问,杨追悔觉得有人在摸他,眼睛睁开却又看不到人,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刚刚闭眼,又有只手在自己上抚摸着,动作倒是温柔的。

 “抓住你了!”

 抓住对方手的杨追悔很兴奋,却看不到任何人。但他手里确实还握着什么东西,捏了捏,确实是一只手的感觉,可是眼睛根本看不到东西,虽说黑灯瞎火的,可这屋子并不算是一点光线都没有,杨追悔还能看到自己翘得老高的大

 (怎么回事?

 杨追悔吓得浑身冒出冷汗,他马上意识到自己抓到的是一个透明的人,一点温度都没有的人,杨追悔不敢松开手,却又不想就这样子一直抓着,正在矛盾之时,对方的手忽然缩小,直接挣脱了。

 “噗!”烛火燃起,蜡烛自己飘了过来,委实怪异!

 蜡烛已经飘到杨追悔口上方,杨追悔更感觉到对方已经爬上了,双膝跪在自己大腿两侧,一只手忽然在摸杨追悔的大,非常的温柔,就像对待圣物一般。

 这时,杨追悔看到大上方约两指处有出,缓缓下落,滴在自己裆处。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杨追悔竟伸出手去摸了一下,比起对方手的冰冷,这滴竟然有几许的温暖,黏黏的,放在鼻下闻了闻,杨追悔差点跳起来,明明就是!

 杨追悔吃了一惊,这个看不到的人是个女的,而且还一丝不挂,下面还在

 又出来,滴在杨追悔那被大顶起的裆处,杨追悔咽下口水,这个看不见的人给了他太多的想像空间,彼此都没有发出声音,似乎都能看穿对方的心事。杨追悔伸出手去抚摸那看不到的,软软的,的,闭得并不紧,也许是由于出水太多的缘故吧。

 微微用力,中指已经对方内,缓缓动几下,又出了很多的。

 这时,对方已将杨追悔子剥下,束缚已久的弹了出来,在昏黄烛火映衬下显得强壮有力,上边盘绕着的筋脉更显出男子汉的魄力。  M.HouZiXs.COm
上章 神雕之颠鸾倒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