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雕之颠鸾倒凤 下章
第117话束缚解毒
 “如果现在这里有七、八个男人,我让他们足你,你愿意吗?”

 杨追悔问道。

 “只要是男的我都愿意,求你了,让他们都来,我真的受不了了。”

 夏瑶呜咽道。

 “呵呵,看来终不果然是天下第一毒。”

 杨追悔苦笑着。

 已经游到岸边的施乐听到夏瑶那番话都愣住了,她自认为已经很了,可她的都是做给杨追悔看,从来不会为了第二个男人。刚刚夏瑶还说随便是什么男人都可以上她,令施乐百思不解。

 “相公,夏瑶到底怎么了?”

 施乐担心道。

 “小事情,只是她要受点罪了。”

 杨追悔笑道。

 待雏芷拿来树藤,杨追悔便请雏芷和施乐一起按住夏瑶,绝对不能让她抚摸自己的身体,他则拿着树藤飞到古树上,将树藤绕紧树干扔下,又飞到旁边另一树上重复着。

 杨追悔落到岸边,看了一眼火焚身的夏瑶,以及那两条随着微风摇着的树藤,杨追悔让她俩扶起夏瑶,在夏瑶的挣扎中,杨追悔强行剥去她的所有衣物,让她赤身体的,接着野蛮地将她拖入水里,用锦衣布条绑住她的手腕,又与树藤绕并打了死结。

 “放开我,我要你的。”

 夏瑶喊道∶“求你了,,我要男人,呜呜呜呜…”

 小月坐在平滑的石块上,薄衣遮住重点部位,怯生生地看着完全陌生的夏瑶,连大气都不敢

 “她中了毒,会在这里待上七七四十九天,时间过了才能解开。雏芷你和另外三位师姐说一声,千万不能解开,否则我会让她们死得很难看。”

 “好的。”

 看着痛苦挣扎的夏瑶,杨追悔全然没有在意她的体,而是盯着她那张痛苦脸庞,他很想去解开束缚,但为了能让夏瑶康复,杨追悔也只能如此对待她了。

 “姐姐,我们回去吧。”

 小月小声道。

 “嗯。”施乐应了一声便穿上衣裳,小月则赤着身子上岸,晒了片刻才将罩和穿上,雏芷则送她们回去,这里只剩下夏瑶和杨追悔两人。

 待她们走远后,杨追悔连靴子都不便跳进河里,走到夏瑶面前,审视着她的娇躯。看着不断出的白虎,杨追悔知道此时的夏瑶非常的渴望,也许把她扔到人群里,她也会毫不犹豫地,愿意让所有的男人将进她的、,甚至嘴里,也愿意让他们将浓浓的进去。

 面对一个如此渴望的女人,杨追悔这个禽兽的确实硬起来了,但他不会做出禽兽行为,他要静静地守候在夏瑶身边,直到她完全康复。

 “小瑶,到底是谁对你下毒的?”

 杨追悔问道。

 夏瑶不断咽着口水,发红的双瞳盯着杨追悔的裆,绝望道∶“求你,我下面很了,你再不,我会死掉的。求你了,你做一次好人,吧。”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杨追悔冷冷的说道。表面看起来非常坚强,可是心都快碎了。

 曾几何时,杨追悔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脑子充满的魔;曾几何时,杨追悔来到《神雕》的目的是将一个个美女骑在身下;曾几何时,杨追悔想用近乎的方式得到夏瑶的身体,可如今这些都被夏瑶那痛苦的神情打碎了。

 伸手抚摸着夏瑶憔悴脸庞,杨追悔再次问道∶“是谁下毒的,告诉我,我会让他受比你痛苦几万倍的折磨!”

 “我想要你的…”

 夏瑶息道,完全没有在意杨追悔刚刚说的话。

 杨追悔收回手,看着夏瑶那因高涨而更加突出起的,虽然不大,却充满了活力,比起小月、施乐她们的,这介乎于B与C之间的罩杯也能让杨追悔连忘返,它们正随着夏瑶急促呼吸而起伏着,在水花点缀下显得活力十足。

 若是从前,杨追悔会毫不犹豫地伸手去抓,现在却只能像看着博物馆里的珍藏品般看着它们。

 终不,再多的乐也足不了中毒者,中毒者最终将在乐中死去,永远都得不到欢乐。

 杨追悔深一口气,人已退到岸上,夏瑶发出的呻声和语不断刺着杨追悔的耳膜,明明早已了,可他却不敢去找夏瑶消火。

 杨追悔然腿坐于岸边,闭眼开始调息,这也许是度过这四十九天唯一的方法了。深怕夏瑶出事,所以不敢离开她半步。

 试着运气小周天,可夏瑶的痛苦呻声差点让杨追悔心脉大,无奈的他只好用那种近乎无神的目光看着夏瑶,那一具鲜活的体不断扭动着,也微微颤动,私密之处闭得很紧,不时有溢出。

 夏遥现在如此的人,任何男人看到都会忍不住上前干一通的,可杨追悔还要一直压抑着心中的。

 摸起身边那把刻龙宝剑,一张显得有点憔悴的脸映在上面。目光深邃,宇眉紧皱,替代了平的嬉皮笑脸。

 手在剑身抚摸着,淡淡的寒气渗进杨追悔经脉,他连忙移开了手,那种感觉很奇怪,像是整只手都会被冻僵一般,之前他似乎还没有触摸过剑身吧?

 带着些许的疑惑,杨追悔再次触到剑身,依旧是那种冰冷刺骨的感觉,使他不敢再触摸了。

 完全出宝剑,在点滴残光的点缀下发出刺目光芒,却还是寒气阵阵。

 一天三餐都是四雏送的,她们偶尔也会过来陪杨追悔,可老是看着受“终不”折磨的夏瑶,她们也快哭了。就连似乎没什么感情的施乐都忍不住扭头拭泪,而哭得像个泪人的当属优树了,她那颗纯洁的心完全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

 为了不让更多的人伤心,杨追悔便让武三娘将她们都带走,不允许她们再接近这里,也只有凌霄四雏偶尔会过来走走。

 落。

 入夜之后的若仙岛时不时响起异兽的怪叫声,有时杨追悔似乎觉得就在身边,那种错觉让他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状态,丝毫不敢有所松懈。

 升起火堆,杨追悔继续注视着被火光映得肌肤泛红的夏瑶,她整个白天都在苦苦哀求着杨追悔她,现在已经累得昏睡了。

 晚上夏瑶并没有多大的动静,只是偶尔发出微弱的呻声,杨追悔很怕她会身体衰竭,所以还不时会去替她把脉,幸好一切都很正常。

 戌时刚过,杨追悔身后响起了脚步声,转身一看是雏珊。她虽然还有双胞胎妹妹雏妍,可杨追悔一眼就能分辨出她们两个,雏妍每时每刻眼神都非常之暧昧,雏珊则显得正经端庄。

 站在岸边看着夏瑶,雏珊道∶“就算是神仙,被如此折磨四十九天也受不了的。”

 “为了让她活下来,也只能如此了。”

 杨追悔苦笑道。

 “要不我去取竹筏吧,让她躺着。”

 雏珊建议道。

 “那会对驱毒产生很大阻碍,最佳方式便是如此。”

 “真够折磨人的。”

 雏珊看了一眼杨追悔,道∶“听师父所言,掌门你应该很乐于,为何接连数天都没有那方面的需要?”

 “我确实很爱,不过当心情差的时候不会去做那种事,况且夏瑶看到了不好。”

 “明白了。那么等到这位夏瑶姑娘康复,掌门就愿意和我们四雏修练心诀了吧?”

 雏珊问道。

 “我实在搞不懂你的想法,明知道和我修练心诀会死,为何还要一直我?”

 “对不起。”

 雏珊忙跪在地上,道∶“都是师父吩咐,徒弟们只是照办。”

 “我是你的师弟,你也太见外了。”

 杨追悔忙扶起雏珊,看了一眼那对鼓,本能地着口水。

 “杨公子入门虽比我们四雏晚,但已接过掌门令牌便是掌门,所以我们对您恭敬是应该的。”

 顿了顿,雏珊继续道∶“我们四雏的任务便是辅佐掌门练成心诀,若掌门不从,我们会被师父怪罪的。”

 “性命重要还是所谓的任务重要?”

 杨追悔反问道。

 “任务。”

 雏珊毫不犹豫地回答。

 杨追悔忽然觉得四雏很可怜,难道她们一出生的命运已注定,便是要和自己修练心诀直至生命之花凋谢吗?

 “你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就行。”

 杨追悔示意道。

 “掌门已在这儿待了一天,不能再坚持了。我已和三位姐妹商量过,白天掌门看着,深夜至天亮则由我们四姐妹轮替,今夜由雏珊看着,掌门可先回去。”

 “你白天也没有休息,明晚再说吧。听掌门的话,你先回去休息。”

 “那掌门能确保你一个晚上都盯着夏瑶姑娘?”

 雏珊反问道。

 被这么一问,杨追悔也没有把握了,便道∶“那么白天都由你们看着,我守夜班。今晚我们两个一起,我不好意思让你一个姑娘家在这儿过夜。”

 “好的。”

 两人坐在岸边,杨追悔则向雏珊询问她的身世,师父的过去等等。虽然雏珊都有回答,但都没什么重点,不过当作消磨时间还是好的。

 杨追悔找了些柴火堆在火堆上,见雏珊老是打呵欠,杨追悔便让她趴在自己大腿上休息,没一会儿雏珊便睡着了。

 看着怀里的雏珊,杨追悔的手在她那比刚剥开的鸡蛋还滑几分的脸蛋上抚摸着,那对出三分之一,杨追悔都快看到了。换做平时,杨追悔这只大狼已将雏珊剥得光,然后贪婪地品尝着她的身体,现在虽有那种念,但不会去轻易实践。

 一个晚上过去,杨追悔一直没有闭眼。

 早早醒来的雏珊知道自己竟然睡了一个晚上,差点又跪在杨追悔面前,杨追悔只让她先看着,他则回去弄点吃的。

 再次回来,杨追悔手里端着一碗白粥。

 雏珊回去后,杨追悔走到夏瑶面前,看着双目失神的夏瑶,道∶“像昨天那样,把嘴巴张开,我喂你吃。”

 “求你…求你…我要你的大…”

 夏瑶呜咽道。  M.HouZiXs.COm
上章 神雕之颠鸾倒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