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雕之颠鸾倒凤 下章
第130话终身大事
 在夏瑶的卖力工作下,杨追悔终于把不住,用力一,便。

 “唔…”夏瑶表情有点痛苦,觉得的味道并不是很好,有点腥,可还是咕噜将它吃进去,然后着,直到软下,夏瑶才将它吐出来。

 下用茶水漱口后,夏瑶才钻进被窝,搂紧杨追悔,呢喃道:“你是我的男人。”

 “以后嫁给我,是不是还要女扮男装呢?”

 “不要。”

 夏瑶撅起小嘴巴,道。“那别人会说你娶了个男人进门,会怀疑你和我是不是有毛病,所以等到结婚那天,我要装扮得漂漂亮亮的。”

 “那你打算何时结婚?”

 “严嵩父子倒台之后吧,不报家仇,我誓不成婚。”

 “好吧,我支持你,不过你要防着徐阶,他这人非常狡猾,就连我和晴儿睡在一起这事也是他策划的,昨晚喝的太多,我一点防备都没有。”

 “可徐大人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很信任他。”

 “知人知面不知心,以后你便懂了,反正保护他的同时也要记得保护自己,以后你还要替我生个白白胖胖的儿子,知道吗?”

 “反正我会保护自己,你不用担心。”

 夏瑶抚摸着杨追悔的脸颊,问道:“我干嘛要喜欢你?你是个无赖,是个魔,是个王八蛋,喜欢你有意义吗?”

 “反正你这辈子注定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等到房那天我一定要得你哇哇叫!”

 “恶心的男人,你敢那样,我绝对一拳让你那丑东西折成两半。”

 夏瑶嗔道。

 “…”打情骂俏足有半个时辰,两人才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杨追悔离开夏瑶房间,走到徐悦晴房前,徐阶正面而来,寒暄片刻,杨追悔便和他去吃早餐,然后由一队护卫护送,赶往独石。

 这次带着黄金和绸缎还有那件很丑的官服,行程自然慢了不少,所以天黑还没到达独石城,酉时刚过,他们才看到独石城。

 天色太黑,他们差点被当作鞑靼,幸好杨追悔的嗓门够大,否则自己绝对被守城军当成箭靶子。

 在大家的拥护下,杨追悔走进将军府,接杨追悔的是武三娘、小月、施乐、纱耶及优树,表现得最为激动的当属优树,在杨追悔脚还没站稳之际,她已经飞奔而来,撞进杨追悔怀里,差点将他扑倒在地。

 寒暄片刻,浑身疲累的杨追悔命人安顿护送自己的护卫们,便回房,五女也走了进来。

 “哥哥,想死你了!”

 优树腼腆道。

 “我也一样。”

 杨追悔掉靴子,活动着脚趾头,道:“颠簸了一天,我身子都快散了。”

 “杨公子,妾身去替你倒水洗脚。”

 说着,武三娘已经走出去。

 “妾…妾身?”

 纱耶又被雷到。

 “有意见吗?”

 杨追悔白了纱耶一眼。

 “没…”

 纱耶鄙夷地盯着杨追悔,看了看公主,道:“我怀疑你的儿子已经在世界的哪个角落出生,而你自己都不知道。”

 “我还没到处处留种的地步。”

 躺在上,杨追悔疲惫异常,看着她们三个,问道:“你们是不是都很想我?”

 “我在保护公主。”

 纱耶哼道。

 “也许我想的是你身上的某个器官。”

 施乐掩嘴笑着。

 小月和优树则都点头,不擅长表达的小月习惯沉默的看着大家,那身出淤泥而不染的气质和施乐完全不同,一个,一个清纯,同时临幸她们真是一大乐事。

 寒暄一会儿,纱耶便带优树回房间休息,小月和施乐也离闻了,只有武三娘还留在房间伺候着杨追悔。

 “水有点烫,小心。”

 “知道了。三娘,在这里住还习惯吗?”

 “我都不出门,因为我怕碰到他们两个,他们太不争气了。”

 坐在杨追悔身边的武三娘叹息道。

 “也许某天他们可以叫我爹。”

 杨追悔笑道。

 “不,妾身不可能和他们相认,所以还望相公你别想着这种事,好吗?我宁愿他们以为我已经不在人世。”

 “嗯,晚上陪我睡吧?”

 杨追悔亲了一下武三娘。

 “妾身也想服侍相公,不过不能,被看到不好,等回到静月湖,相公想怎么样都成,相公,我们要何时回去见师父?”

 “明天吧,还有件事。”

 杨追悔将自己要出使东北的消息告知武三娘,武三娘虽不想杨追悔去那未开化之地,可又无法阻止他,更何况这是嘉靖皇帝的旨意,武三娘想陪杨追悔前往,杨追悔以有锦衣卫同行为由拒绝了武三娘,其实是不希望她陪着自己去冒险。

 等到武三娘去倒洗脚水之际,一直未面的黄蓉走了进来,一身白衣,好似下凡仙子。

 “过儿,有想过终身大事吗?”

 黄蓉问道。

 “嗯?”

 “你身边那么多的姑娘家,你打算和谁成婚,还是说都要?”

 杨追悔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黄蓉这显得有点冒昧的提问,所以一直愣在那里。

 “男儿不该被儿女情长牵绊着,应以国家大事为重,所以我觉得过儿你早成婚的好,你觉得呢?”

 “呃…我暂时还没有那种打算,我还年轻。”

 杨追悔尴尬道,完全不知道黄蓉在打什么主意。

 “早成家,就算你在外面,你也会记挂着这个家。”

 坐在边,黄蓉拉住杨追悔的手,继续道:“我刚刚听人说了,说你即将要去女真那边,女真族的人都未开化,你一个人去那边一定要小心为妙,更不能忘记家里还有贤在等着你。”

 “贤?”

 杨追悔又是一吓。

 “呵呵,伯母只是打个比喻,好了,旅途劳累,你早点歇息吧,伯母也该回去了。”

 说完,黄蓉起身走出去,留下杨追悔一人发愣,黄蓉一番诂有头没尾,杨追悔总感觉她在暗示着什么,难道是要他和她们成婚吗?

 躺在上没多久,施乐悄悄走了进来,坐在边看着杨追悔,道:“我想要。”

 “那就上来吧。”

 爬上的施乐非常主动的了衣裳,杨追悔则替她剥掉罩和,扔到尾。

 手落在施乐处,开始缓慢滑动着,没几下,施乐已开始发出浓重的呻声,更将杨追悔的掏了出来。

 “我自己来,好吗?”

 “那我更开心。”

 杨追悔笑道。

 岔开双腿,慢慢坐下去,当顶到施乐时,施乐身子抖了一下,放松,整个人坐下去。

 啪唧!

 整没入,得施乐直打寒颤。

 “怎么不陪小月,倒是跑我这里来了?”

 杨追悔疯狂捏着她那对。

 “唔…唔…好久没做了…人家忍不住…小月的需求没有人家强烈…刚刚叫了…她自己不来的…”

 “我过几天要离开一段时间,那你怎么办?”

 杨追悔笑道。

 “人家知道你要走,所以今晚要把你榨干,把前前后后这些天的都补回来,唷,得真深,太了!”

 看着施乐那对发出阵阵波的,一直处于被动状态的杨追悔抱住施乐蛇,开始奋力着,则像电钻般着施乐的。

 “噢…噢…不行…太快了…慢点…要不会了…”

 杨追悔可管不了那么多,是施乐自己送上门的,所以杨追悔一定要让她尝一尝自己的可怕之处。

 不到一刻钟,施乐便被杨追悔推到巅峰,歇斯底里的呐喊声过后,施乐无力的趴在杨追悔身上,喃喃道:“你越来越勇猛了,以前在鬼窟不会这样子的,那时候我可以和你做一整天,看来我退化了。”

 “应该是说你越来越像人了。”

 杨追悔嬉笑道。

 “我还是喜欢做一条自由自在的鱼,不受你们世俗的约束。”

 嘤咛着,施乐开始轻轻摇动,摩擦着,让她像被电击般,只得安静地依偎着锑,等持再次发飘,可杨追悔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反身将她在身下,屈起她的玉腿,开始着,弄得施乐叫不已。

 接下来的一个时辰里,杨追悔一共让施乐了五次,自己则一点迹象都没有,不管哪次,杨追悔和人鱼姐妹都很持久,原因是她们的有壮作用,比威而刚和印度神油还神奇。

 被得受不了的施乐只得用嘴巴大,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杨追悔,吃着那又浓又热又腥的,施乐埋怨的望着杨追悔,直到把清理干净为止。

 躺在杨追悔身边休息了一会儿,施乐便回自己房间,房事后有点疲倦的杨追悔则很快进入梦中和周公下棋。

 第二天没什么重要的事,杨追悔便决定和武三娘去见师父。

 刚准备去后院找神雕,丫环碧兰兴冲冲的跑过来,手里还拿着布条,让杨追悔站直伸直手臂,分别量了杨追悔的身高和三围,之后又兴奋的跑开,搞得杨追悔一脸莫名其妙。

 “也许是要帮你做新衣服,相公你现在不是什么武德将军吗?那自然要有与之相配的衣服。”

 武三娘软语道,那双媚眸尤为传神。

 “其实我有官服,只是好丑,懒得穿。”

 骑上神雕,举手一挥,神雕便飞向静月湖。

 还没落到亭子上,杨追悔便看到公孙绿萼正拿神雕着师父南海神尼,杨追悔刚要叫出口,公孙绿萼的剑已经刺穿南海神尼的口,又踢了她一脚,南海神尼惨叫一声便跌向静月湖。

 “师父!”

 杨追悔和武三娘同时喊出声。

 没等神雕落地,杨追悔已经跳下,妄想救起刚刚落入湖里的师父。

 一股巨乍起,仙血龙鱼嚎叫着咬住南海神尼的身子,将她整个人了下去。  m.hOuzIxS.cOM
上章 神雕之颠鸾倒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