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雕之颠鸾倒凤 下章
第138话遭遇袭击
 早已颠簸得没了力气的夏瑶,借助杨追悔的肩膀才跳到地面,用很不友善的目光扫了眼陆炳,便找了一处干净的地方坐下。

 “诸位干粮还够吗?”

 陆炳问道。

 “还能坚持两天。”

 杨追悔答道。

 “那好,那今晚先在这里扎营,我去找些柴火。”

 “不可!”

 阿木尔忙反对,道:“女真野人经常在这山猎食,火光会吸引他们的注意,到时候我们很可能被他们当作食物的。”

 “但是不点火又担心有野兽袭击,深山荒野的。”

 没等他们发表意见,陆炳已拴好马匹,独自一人朝左边走去。

 “阿木尔,找些草给马吃吧。”

 杨追悔笑道。

 “好的。”

 阿木尔显得有点恐惧,看着这个即将被黑夜没的世界,他连了好几口口水才轻步走开。

 与杨追悔他们不同,生活在广宁卫的阿木尔对于女真族的吃人事件背得滚瓜烂,一路上都和他们说了不下十次,还一直劝他们回头是岸,可身负皇命的杨追悔怎么可能临阵退缩,若如此,回去绝对被那个昏君砍了脑袋,搞不好来个诛九族,郭芙、黄蓉母女都会被牵连。

 “上次干嘛不让我杀了他?”

 夏瑶冷冷道。

 杨追悔咬着树枝,道:“原因我和你说了不下五次,就算要杀,也必须等这边的事办完,回去的时候再动手,而且同行这么久,我倒觉得陆炳是一个不错的人。”

 “那我全家的死要找谁?”

 夏瑶怒道。

 “抱歉,我说错话了,现在别想那么多。”

 杨追悔将夏瑶搂进怀里,亲匿地抚摸着她的发丝。

 “很喜欢你抱着我的感觉,我也许真的离不开你了。”

 夏瑶呢喃道。

 “我也一样。”

 在杨追悔眼里,夏瑶是一个外表坚强,内心脆弱的女子,为了报家仇,她可以女扮男装跟在徐阶这老狐狸身边,就连徐阶那次出卖了她,她也无所谓,这是所谓的愚忠;她又非常的在乎自己,既怕失去自己,又不希望和别的女人一起分享自己,徘徊着占有与分享之间,这是所谓的自私。

 不管如何,杨追悔都不希望夏瑶老是将仇恨挂在嘴边,倒有点希望她能像施乐那样的洒,但这有可能吗?

 听到脚步声,两人便分开。

 “冷的话确实可以抱在一起的。”

 陆炳笑道。

 “真的要点火吗?”

 杨追悔起身问道。

 将柴火扔在地上,陆炳拍拍手掌上的灰土,道:“点火可能被女真人袭击,不点火又怕被野兽突袭,现在天快黑了,女真人应该不可能出没吧,所以我还是赞同点火,你呢?”

 “可以。”

 没一会儿,火堆便点燃,四人围着火堆边聊边吃着干粮。

 杨追悔和陆炳聊得非常开心,可夏瑶一直冷着脸,阿木尔则有点畏惧的张望着,生怕会有女真人或者野兽突然扑过来。

 戌时过半,柴火已不多,杨追悔便和夏瑶一起去拣。

 往回走时,杨追悔突然停住脚步。

 “怎么了?”

 夏瑶问道。

 杨追悔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一脸严肃地望着左方。

 噗!放了一个响,杨追悔感叹道:“真的太了!”

 “神经病!”

 夏瑶骂了句便走开。

 “嗯?”

 杨追悔刚刚似乎听到什么声响,望着右边那漆黑如墨的高山密林,杨追悔忙跟上了夏瑶,只希望是自己的错觉。

 亥时刚过,柴火又不够。

 “要再去找了。”

 陆炳已站起身。

 “我去吧,要不然我会不好意思的。”

 阿木尔自告奋勇道。

 “好,我们两个一起去。”

 待他们离开后,夏瑶嘀咕道:“我真的很看不惯陆炳。”

 “以前你不是也很看不惯我的吗?”

 杨追悔笑道。

 “那不一样。”

 “确实不一样。”

 杨追悔伸了个濑,道:“好久没有和大自然这么亲近了,希望今晚可以睡个好觉。”

 “啊!”阿木尔的惨叫声不断回着,杨追悔和夏瑶忙抓上各自的武器朝那边奔去。

 “怎么了?”

 杨追悔问道。

 此时的陆炳正握着秀刀,洒在刀身的月光略显刺眼,看到杨追悔和夏瑶,陆炳收刀入鞘,道:“刚刚和阿木尔分开还没一下,我便听到了他的惨叫声,跑到这里,除了看到一滩血,我就再没有看到他人了。”

 “不会是你杀的吧?”

 夏瑶挖苦道。

 “夏护卫,给我十万个理由,我也找不出杀阿木尔的动机。”

 顿了顿,陆炳继续道:“似乎不是野兽所为,很可能是女真族人。”

 似乎嗅到死亡气息的杨追悔已握紧剑柄。

 “这里不能待了,我们得马上离开。”

 夏瑶道。

 “我们不能往回走,之前有阿木尔的带路,我们才能安全走过沼泽地,现在贸然撤退只会身葬泥下。”

 陆炳分析道:“既然可以确定是女真人,我们只需将火熄灭,躲在暗处即可。”

 “不用,我还有一个更好的计策。”

 笑了笑,杨追悔便将自己的计策说给他们听。

 听罢,陆炳和夏瑶都表示同意,遂退回火堆前,将火苗扑灭,只留下一些烧红的木炭,然后三人都躲入附近几大树间,屏气凝神,注视着火堆的方向。

 一刻钟后,前方传来细微声响。

 突然,一道黑影落在木炭堆前,正拿着长矛疯狂地挑着木炭。

 借助木炭的火花,他们终于看清楚眼前的是一个上围着虎皮的男人,手持黑色长矛,身上画满奇怪符印,正在叫着。

 “真是野人。”

 杨追悔干咽着口水。

 “哇嘎!”

 野人忽然望向这边并慢慢走过来。

 “一个而已,让我来对付。”

 说着,杨追悔已走出去,正要拔出刻龙宝剑。

 咻!

 冷箭袭来,穿了杨追悔的袖子,吓得他连连后退数步,忙躲到树后面。

 咻!咻!咻!

 冷箭如急雨般来,前面那树上扎了不下两百枝,躲在树后的三人连大气都不敢出。

 “哇嘎!哇嘎!哇嘎!”

 野人叫嚣着,正围着木炭堆蹦着跳着,尔后又气势汹汹的走向他们。

 听着脚步声,杨追悔冷汗都冒出来,看了一眼被吓得脸比纸还白的夏瑶,杨追悔已拔剑出鞘。

 “不能出去!”

 夏瑶和陆炳各按住杨追悔一肩。

 “我没你们想的那么傻。”

 杨追悔笑道。

 待他们松开手,杨追悔的剑已回鞘,将长袍下用剑支撑着便伸出去。

 “哇嘎!”

 野人叫着,已投出长矛,将杨追悔的长袍在树干上。

 “啊!疼死了!”

 杨追悔在那里惨叫着。

 由于天黑,野人便以为真的伤到了杨追悔,忙跑过去,当他看到那只是一件衣服时为时已晚,陆炳的秀刀已挥下,利落地砍下他的脑袋。

 “还有很多,我们可以杀死一个,杀不死全部。”

 夏瑶咬牙道。

 杨追悔将野人的尸体拖到树后面,摘下他头上那用鸟编制成的装饰,往自己头上一戴,道:“要不我们来一招混淆视听?”

 “不行。”

 夏瑶断然拒绝,夏瑶当然知道杨追悔的意思,可要她袒的,她宁愿死。

 “杨兄弟,这方法行不通,你又不会他们的语言。”

 陆炳叹息道:“看来我们只能死在此地,皇上的大恩大德还来不及报。”

 “我绝对不会死于此地,我还有很多人要守护!”

 杨追悔叫道。

 “救救我,求求你们救救我。”

 听到阿木尔的喊声,杨追悔忙探出头,就看到阿木尔正朝他们爬来,这画面让杨追悔想起《咒怨》理佳爬下楼梯的镜头,吓得他差点叫出声。

 “阿木尔,加油!”

 杨追悔话音刚落,一枝寒箭到离他不到一尺之处,吓得他忙缩回脑袋。

 “我想活下来,我真的想。”

 阿木尔已经爬到了树的前面。

 “抓着剑鞘!”

 杨追悔喊道。

 阿木尔抓紧剑鞘,杨追悔和陆炳用力拉着,将他拉到树的后面。

 看着满身是血的阿木尔,夏瑶关切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阿木尔大口呼吸着,道:“我肚子烂了,活不了了,我想死,我想死。”

 说着,阿木尔已从际拔出匕首。

 “你不是说要活着吗?”

 夏瑶伸手刚要阻止阿木尔,却被阿木尔掐住脖子,匕首顶住夏瑶口,狂笑着将她强行拖到树外。

 “阿木尔,你干什么?”

 杨追悔吼道。

 “我们都被他欺骗了。”

 陆炳倒一口寒气,看着山上出现的火把,震地响声传来,上百个野人已站在阿木尔身后,正叽里呱啦说着他们完全听不懂的语言。

 “再不出来,我就杀了他!”

 阿木尔叫道。

 杨追悔刚要走出去却被陆炳拉住,陆炳小声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不行,她会死的!”

 “死就死了,反正他只不过是一个护卫而已,我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你也即将变成他身边的红人,何不先保下这条命,大不了回去向徐大人赔罪就是了。”

 听到这番话,杨追悔眼睛都红了,吼了声便强行拽着陆炳,让两人都暴在他们的弓箭和长矛之下。

 “妈的!”

 陆炳小声骂道。

 “你到底是谁?”

 杨追悔问道。

 阿木尔冷笑道:“你们这些中原人实在太傻了,你觉得台吉大汗会傻到变成你们明朝的刀剑吗?告诉你,就算永远回不到蒙古,我们鞑靼都不会与你们为伍。”

 “那你的意思是说一开始台吉就欺骗了我们?”

 “没错!”

 “杨过,我们还可以逃。”

 陆炳小声道。

 杨追悔没有理会陆炳,而是向前走了一步,叫道:“既然如此,当初在广宁卫你们就该杀了我们!”  m.HouZIxs.COm
上章 神雕之颠鸾倒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