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雕之颠鸾倒凤 下章
第164话一男两女
 “这是宝贝,不能来!”

 杨追悔急忙往前跑,夏瑶则紧追上去。

 杨追悔故意使出三成的轻功,但又没有将夏瑶甩开,见夏瑶已使出吃的力气在奔跑,杨追悔出有点恶的笑容,故意加快速度,却在前方抓住一棵紫竹,身子急速回转,在夏瑶还未反应过来时,杨追悔已奔向夏瑶。

 伴随着夏瑶一声惊叫,她已撞进杨追悔怀里。

 搂紧夏瑶,杨追悔嬉笑道:“美人儿,怎么自己送上门了,难道想和我亲热不成?”

 “滚开!”

 夏瑶想要推开杨追悔,怎奈他抱得太用力,也只好放弃抵抗,低着头,像一株含苞待放的花朵。

 看着玩得很嗨的他们,阮飞凤总算安心了,不过她还在盘算着晚上三人行的事。自从夏瑶被蝶蝎蛊附身后,阮飞凤便知道她是一个大爱大恨之人,如若不让她学会和其他姐妹一起分享杨追悔的爱,估计这种事还会再发生,至少那宛如噩梦的烙印还一直存在着。

 玩闹一会儿,天色已黑,他们便往回走。

 对于晚上是两女睡,还是一男两女睡,他们并没有说什么,似乎形成了一种默契,都走向阮飞凤的房间。

 阮飞凤正要推门时,忽又拉住夏瑶的手,在她耳边细语几声,夏瑶便跟着阮飞凤离开,将杨追悔一人晾在那里。

 “你们去哪?”

 杨追悔忙问道,他可不希望今夜孤枕而眠。

 见两女连头都不回,杨追悔郁闷得要死,只好垂着脑袋走进屋内。

 让他惊讶的是,这房间的竟多了一张,拼接得很整齐,足够三人翻云覆雨,可为什么阮飞凤和夏瑶要离开呢?

 “女人就是很难理解的动物。”

 杨追悔仰躺在上,连烛火都懒得点。

 此时,阮飞凤正在帮夏瑶宽衣,赤着身子的夏瑶忙捂着双踩进木捅,整人坐了下去,被温水亲吻全身的感觉非常舒服。

 “水温可以吗?”

 从屏风后探出脑袋的小柔问道。

 “刚刚好,谢谢。”

 夏瑶忙应道。

 “好了,小柔,你出去吧,等洗好了再叫你。”

 得到阮飞凤的吩咐,小柔施礼离开,这屋子就剩下夏瑶和阮飞凤了。

 “洗得干净点,晚上才可以睡好觉。”

 阮飞凤拿着木勺舀起飘满花瓣的温水倒在夏瑶肩上,又替她按捏着双肩,问道:“这样子舒服吗?”

 “谢谢夫人,应该是小瑶服侍您的。”

 “呵呵,别和我客气了,难得有个可以好好聊天的姐妹。”

 阮飞凤的手沿着夏瑶肩膀摸到她上缘,道:“我帮你捏捏。”

 夏瑶还未反应过来,阮飞凤已开始温柔地捏着她的,并道:“这是女人的标志之一,你可不能待它们,以后都不许用布裹着,奴家真怕它们以后都废了,还有,千万不要觉得害羞,有空便捏一捏,或者让杨公子帮忙,都是有好处的。”

 夏瑶本想阻止,可又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只好干坐在那儿任她捏着。

 “不介意奴家和你一块洗吧?”

 阮飞凤问道。

 “我可以帮夫人背。”

 “互相帮助,好的。”

 阮飞凤开始宽衣解带,片刻便光,比起夏瑶,她的身段丰不少,成风味尽显,也肥厚得多。也没有夏瑶那闭得紧,这也难怪,谁教她都生两胎了呢?不过还是那么平坦,看来怀孕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

 夏瑶看一眼阮飞凤,忙扭过头,十分害羞。

 阮飞凤坐在夏瑶正对面,大腿夹着夏瑶的大腿,问道:“想好晚上怎么过了吗?”

 “听夫人的…”

 “呵呵,那怎么行?先不说那事了,恐怕杨公子也等得着急,转过身,我先帮你。”

 阮飞凤拿起飘在水面的巾,闻了闻,道:“我很喜欢这味道,相信杨公子也会很喜欢。”

 “我一般都是用清水洗澡,因为怕气味被人闻出来,男人是不会满身飘香的。”

 背对着阮飞凤的夏瑶享受着阮飞凤的背服务。

 看着夏瑶背上的烙印,阮飞凤得更加的温柔,道:“杨公子和我说过你的身世,奴家也希望你能早点报仇,之后以女儿身和杨公子在一起一辈子,那时你和我女儿便要一起服侍杨公子了。”

 “可那样子感觉好奇怪,主仆服侍同一个男人。”

 “从古至今,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也多的,其实两个人只要两情相悦,又何必在乎那么多呢?”

 阮飞凤轻轻揽住夏瑶,整个人都贴在她背后,有点迷茫地望着绣着青鸟的屏风,手则毫无意识地着夏瑶的前

 “那夫人呢?”

 “什么?”

 “你和徐…抱歉…”

 阮飞凤微微叹气,道:“算了吧,一切都过去了,他早已认为我已入土,所以我还活着这事绝对不能和任何人说。我已决定以本族巫王的身份前往大明,虽不能和晴儿相认,但能见上一面便足矣。”

 “之后呢?”

 “未来的事谁又能说得清?走一步算一步吧。”

 此时,阮飞凤手已摸向夏瑶。

 当手滑过骨时,夏瑶忙将之抓住,道:“这儿小瑶自己可以洗,不劳烦夫人了。”

 “还是让我来吧,待会儿你也要帮我洗呢。”

 面对阮飞凤那宛如母亲般的随和及温柔,夏瑶只得松开手,任由她的手游在自己,感觉到不断被那灵活的手指挑逗着,夏瑶全身酥麻,只得软软靠在她身上享受着这一切。

 “你和晴儿年纪应该相仿吧?”

 “嗯…”“那你就做我的干女儿吧。”

 “不行,小瑶高攀不起。”

 阮飞凤抱紧夏瑶,继续着她的,道:“我不能和晴儿相认,阿木尔又变得不男不女,我只希望还能体会到做娘的快乐,小瑶,你应该明白我的心情。”

 “其实…我刚刚就觉得是我亲娘在替我洗身子。”

 夏瑶双眼已被泪水模糊,激动地转过身,也顾不得双方赤身体,紧紧拥住阮飞凤,哽咽道:“娘。”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承载了多少感慨与悲哀。

 “宝贝女儿。”

 阮飞凤喜极而泣,在夏瑶额头亲了两下,道:“以后咱俩便是母女了,你心里有什么想法记得和娘说,娘活到这把岁数,很多事都可以给你做个参谋,特别是那些什么情情爱爱的。”

 “我对这个特别迷茫。”

 闻到阮飞凤双散发出的香,夏瑶几乎想像婴儿般含住

 “认准方向。别失了,娘教你怎么做。”

 阮飞凤附到夏瑶耳边呢喃着。

 当阮飞凤将门推开时,上的杨追悔吓了一跳,见她们发丝淋淋的,才知道她们去洗澡了。

 “我等好久了。”

 杨追悔笑道,蠢蠢动。

 “睡觉前洗个澡容易放松。”

 见杨追悔连烛火都没点,阮飞凤便掌上烛火,甩开披在前的黑发,让其随意散在后背上,坐在边梳理着。阮飞凤继续道:“天色已晚,两位也该好好歇息了,这两天便要前往鱼失所。”

 杨追悔咽下口水,见夏瑶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就将她往的方向推去,道:“怎么还这么害羞?”

 面对即将开始的三人行,夏瑶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刚刚阮飞凤虽有暗示过她,可真正发生了,她还是不知所措,所以只是机械地坐在边,接着便没有动作。

 “要我帮你吗?”

 杨追悔嬉笑道。

 “才下要,也不给你看。”

 夏瑶靴子一,一个翻身,人已滚到里侧,道:“我睡觉了。”

 知道夏瑶还不习惯,杨追悔也没有强迫她衣服,只是当着阮飞凤的面光,那完全的正对着阮飞凤,好像示威般抖了好几下,让近在咫尺的阮飞凤都忍不住歪过了脖子,却又有点恋地看了好几眼。

 “吧。”

 杨追悔附到阮飞凤耳边,道:“晚上好好调教小瑶,她需要你的指导,要不然以后都不知该如何和她们相处。”

 “嗯。”肩负着重大任务的阮飞凤将衣物一件件掉,肚兜和亵则由杨追悔掉,杨追悔还顺手在她处滑动了一下,弄得阮飞凤忍不住发出呻声,背对着他们的夏瑶则变得很不安,总觉得杨追悔要对她下手了。

 今夜注定变成靡的盛宴,而目的都是为了让夏瑶融入一男多女的之旅中,要不然以后夏瑶绝对学不会和其他姐妹相处,为此,杨追悔必须变得非常主动,阮飞凤也必须变得非常

 将递到阮飞凤边,杨追悔便道:“凤儿,张嘴含住我的。”

 “坏死了。”

 阮飞凤白了杨追悔一眼,红微张,香舌着略显干燥的瓣,遂吻住赤红,并用双手将之握住,道:“好像又变大了,小瑶,你要不要看一下?”

 “不要!”

 夏瑶立刻否决,却又很想回头。

 “真的很大噢,热热的,还会动呢。”

 说着,阮飞凤张嘴含住整个,开始用力着,发出“啾啾”声响,还故意发出有点夸张的呻声。

 “用舌头我的地方。”

 杨追悔双手叉,却没有注意阮飞凤,而是看着夏瑶,只希望她能早点适应这种靡气氛,如果连和阮飞凤一起服侍自己都接受不了,恐怕要她以后和三娘、芙儿、小月、施乐她们一道服侍自己,将会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正思考着,阮飞凤却轻咬了一下,嗔道:“奴家服侍你,你却一直看着小瑶,都当奴家不存在。”

 看着阮飞凤哀怨的神情,杨追悔干脆坐在边搂着她,手则开始按捏着她的双峰,道:“你们两个我都爱,只是我怕冷落了小瑶。”

 说着,杨追悔还伸手拍拍夏瑶的肩膀,问道:“很困吗?”

 “嗯。”夏瑶轻声应道,依旧不敢回头。  m.hOuzIxS.COm
上章 神雕之颠鸾倒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