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雕之颠鸾倒凤 下章
第172话窈窕美妇
 兽“咚”的一声砸在地上,末飞得到处都是,还散发出腐烂气味,看上去就像一堆大便,杨追悔差点将刚刚吃的食物吐出来。

 兽只在原地叫,却没有攻击迹象。

 “妈的,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杨追悔叫道。

 “这是上清宫的兽,身上那些都是死人的,只是利用道符的力量将它们捆绑于一体,只要破坏道符,兽便会死亡。”

 周不仙解释道。

 “不早说。”

 杨追悔握紧刻龙宝剑,也顾不得这兽的恶心,提剑冲向它。

 将内力注入剑身,杨追悔用掌力推出刻龙宝剑,暴喝道:“以掌控剑,方成霜雪!”

 刻龙宝剑如闪电般刺向道符,眼看着要刺中,兽那一般的脑袋却缩进了肥里。

 噗!刻龙宝剑穿透兽身体,但下刻却是当啷落地。

 “靠!”

 杨追悔忍不住骂出声“他娘的,这还会缩起来。”

 兽全身在原地动,脑袋从另一个方向伸了出来。

 面对一团好像刚发酵的泥,杨追悔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不过他一直想不通兽为什么不进攻。

 “好久不见了。”

 一名穿着棕色皮质束衣的长发少女弯捡起刻龙宝剑。

 “罂粟?”

 杨追悔失声道,他绝对想不到罂粟会出现于此,可那身打扮只会是罂粟,暗红色布帽、狼牙项链,还有那带着残忍的笑意。

 罂粟把玩着刻龙宝剑,用很不屑的目光看着杨追悔,道:“我水远也忘不了你对我做过的事,所以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会向你讨回;我几乎每晚都会想起那时的疼痛,那时候我只想一死了之,可一想到你这混蛋不仅毁了我,还毁了我的家庭,更毁了我和哥哥的事业,我的心就无法平静。知道你在北方,我也就来了,呵呵,你现在的表情真可爱,我最喜欢看到这种表情了,更希望这表情能被鲜血染红!”

 面对突然出现的罂粟,杨追悔哑口无言。

 “杨过,这算是见面礼,京师再会。”

 罂粟甩出刻龙宝剑,一吹口哨,兽便钻进土里,灰尘散去后,地面只留下一条绵延数里的土坑,罂粟和兽都消失无踪。

 杨追悔弯捡起刻龙宝剑,收剑入鞘,脸色极度难看。

 杨追悔不是一个自大的家伙,可经过若仙岛磨砺的他,一直觉得不管是江湖还是朝廷没有几个人会是自己的对手,罂粟的出现完全改变了他的看法,他甚至想不通罂粟为什么会和上清宫搅在一起,难道她对自己的恨真的足以让她付出任何代价吗?

 心狭窄的人的报复实在可怕。

 “出发。”

 杨追悔觉得自己快发不出声音了。

 “京师再会。”

 骑马跑在最前面的杨追悔都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重复这句话了,他总觉得罂粟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暗含杀机,就像已经挖好陷阱,等待杨追悔这头猎物跳下去一般。

 在独石城,杨追悔还算个人物,可京师是上清宫和严嵩的地盘,而徐阶那墙头草在危机时刻绝对会将自己作为挡箭牌,如此看来,杨追悔这次算是羊入虎口了。

 “他娘的。”

 杨追悔忍不住骂出声,加重马鞭,马匹像女人般呻着往前驰骋。

 一直透过帘子观察杨追悔的阮飞凤似乎看出了端倪,却不敢贸然详问。

 落之时,杨追悔一行人在卫军的保护下进入京师,徐阶这个礼部尚书倒是很尽职,从城门口一直送他们到揽月轩。

 揽月轩位于皇宫东侧,曾是兴献帝招纳文人墨客之地,兴献帝驾崩,那些文人墨客都被嘉靖躯散,从哪里来回到哪里,没地方去的直接沦为乞丐。

 之后,揽月轩进行小范围的改造,成为各国使者暂居之处,如今的揽月轩还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文人气息,可惜都变成了装饰。

 宴席过后,下人带着他们去休息,杨追悔则继续和徐阶饮酒,谈论着这次在异族的所见所闻,当然都是删减版,杨追悔不可能将自己的风韵事一一道出,至少徐阶不会是一个合适的听众。

 醉意上涌的杨追悔向徐阶打听上清宫,可除了知道他们炼丹外,徐阶什么都没有告诉杨追悔,他甚至连兽这事都不知道。也不知道是和杨追悔装糊涂还是真如此,反正杨追悔绝对不可能对徐阶推心置腹,他出卖夏瑶一事,杨追悔永远都记在心里。

 想起罂粟那番话,杨追悔拿起酒瓶咕噜咕噜喝着,只想一醉方休。

 京师东街一萧条角落。

 “他已经来了。”

 “你应该很兴奋吧?”

 一名道士模样的胖子眯眼笑着,看上去憨厚老实。

 “石师兄,他得罪了我那么多次,这次我一定要让他死无全尸!”

 一名裹着黑纱的窈窕美妇冷冷道。

 “师妹,这事你不用担心,宫主早有安排,罂粟真是一颗好棋子。”

 “已经开始对她进行改造了吗?”

 美妇问道。

 “大致上是完成了,应该算是一切顺利吧。”

 胖道上仰望星空,见一颗流星划过天际,便道:“上清宫掌控大明的时机也快来临了。”

 “反正我管不了那么多,我只要杨过死得很难看。”

 “明会看到一场很精彩的表演,记得做好你的工作。呵呵,我先回去了,还得和邵师兄对弈,残局也许依旧要继续。”

 说罢,胖道士甩袖而去。

 “我也回去了。”

 美妇脚一蹬,人如鬼魅般消失在夜之中。

 杨追悔再次睁开眼已在上,见撑开的窗户洒入点点亮光,他就知道自己已经睡了一个晚上。

 下,杨追悔身子有点不稳,脑袋上方好像还有几只蜜蜂在嗡嗡嗡盘旋着,他更觉得肚子非常不舒服,好像要…

 “哇”的一声,杨追悔将昨晚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房间瞬间充满发酸的酒气。

 这时,一个丫鬟模样的红衣少女推门进来,正是徐悦晴的贴身丫鬟小曲。

 “杨公子。”

 小曲忙扶着杨追悔,让他坐在上,之后匆忙跑出去,拿着巾替杨追悔敷上,青涩的脸蛋上浮现出焦急神情“这可怎么是好,小姐还要我请你回去,没想到你真的如老爷说的喝得酩酊大醉。”

 杨追悔看上去确实醉得一塌糊涂,但思路还算清晰,只是头痛裂得让他连眼睛都不想睁,抚摸着口,杨追悔问道:“晴儿最近如何?”

 “杨公子,我还以为你不省人事了。”

 有点兴奋的小曲脸上笑开了花,道:“小姐可想你了,都没心思弹琴看书了,你的魅力还真是大。”

 “呵呵。”

 杨追悔深呼吸着,想让大脑早点恢复功能“去帮我倒点参茶,醒醒酒。”

 “嗯,嗯,马上。”

 小曲像一阵风般飞了出去,没一会儿就为杨追悔端来热呼呼的参茶。

 喝了点参茶,杨追悔终于觉得脑袋上方的蜜蜂都飞走了,靠在头休息片刻,便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

 “辰时刚过。”

 “完蛋了,那岂不是早朝时间早过了?”

 “不碍事的,老爷吩咐过小曲,说要好好照顾杨公子,让杨公子先将身子养好,说上朝这事可以推到明。”

 “他有这权力?”

 杨追悔困惑道。

 小曲扬起柳叶眉,道:“当然,老爷可是礼部尚书,大明又是礼仪之邦,宴请邦国当然要好好准备准备,所以推迟一天再正常不过了,这也显示出我们大明的诚意嘛。”

 杨追悔敲了一下小曲脑袋,笑道:“你这小妮子还懂国家大事,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

 “都是小姐从小熏陶的啦,我跟你说哦,我家小姐虽从不出门,可读四书五经,精通琴棋书画,你能娶她是你一辈子的福气。”

 小曲突然拉长了脸,道:“可惜你已和大将军的女儿成婚了,她是正室,那么小姐只能是偏房了,唉,真的好不公平。”

 “那只是一个称呼而已,晴儿不会在乎的。”

 小曲瞪了杨追悔一眼,道:“你自然这么说了,反正得到好处的都是你。”

 “好,好,我错了。”

 杨追悔可不想和小曲辩论。

 “哎呀,不说了,杨公子要好好休息,小姐可想你了。”

 小曲摇晃着脑袋,笑道:“服侍小姐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小姐魂不守舍的模样,这难道是爱情的魅力吗?”

 脸上泛起桃花的小曲又使劲摇头,自言自语道:“这个只有小姐才知道,我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呢?唉,我也体会不到…”

 看着在那里手舞足蹈,偶尔还害羞地捂着脸的小曲,杨追悔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干脆做她的观众。

 不久,戴着虎形面具的阮飞凤走了进来,见多了一个少女,她还以为是亲生女儿呢,一听说她是女儿的贴身丫鬟,阮飞凤便坐在边和她谈着关于女儿的一切,完全没有心计的小曲一五一十回答阮飞凤提出的问题,偶尔还会爆点料。

 看着她们两个,完全被无视的杨追悔只好躺在上休息,偶尔还用眼神意着小曲和阮飞凤前那耸起的,甚至还想用手去摸一摸,来确定谁咪眯的手感好。

 谈到尽兴处,阮飞凤便很想去看望女儿,杨追悔也只好陪着她一块过去了。

 走进尚书府,杨追悔经车路地朝悦晴阁走去,小曲和阮飞凤都有点跟不上他的步伐,谁教他现在酒还未醒,不知道自己走路还用上了轻功。

 上楼梯时,杨追悔更是三步并作两步。

 连门都不敲,他直接推开了阁楼的门。

 “呀!”

 正在换衣服的徐悦晴发出惊叫声,忙用白色纱裙遮住,雪白如玉的大腿却大方地暴着,毫无赘,犹如巧匠精心雕琢之作,三寸金莲更是精致至极。  m.hOuZIxS.COm
上章 神雕之颠鸾倒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