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雕之颠鸾倒凤 下章
第179话耕耘后庭
 僵持之间,凌绾白凭感觉甩出铁炼,正中珧玲儿双间的紫宫。

 “这个臭女人!”

 凌绾白骂出声“过儿,用她的身体发,刚好可以修练第四式。”

 解除金丝的束缚,杨追悔从不远处拿来几枝火把,让这间监牢重新恢复光明,而被点的珧玲儿只能兀自咬牙切齿,像雕像般的她已被杨追悔抱进监牢,用铁炼将她绑在柱子上。

 打量着怒气正盛的珧玲儿,杨追悔冷冷道:“你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吗?”

 “有种杀了我!”

 珧玲儿气呼呼道。

 “啧,你难道要我尸吗?”

 杨追悔,道:“现在我就让你再次体会一下做女人的快乐。”

 杨追悔看着凌绾白,问道:“第四式只是对前三式的融会贯通,那我直接修练第五式也可以吧?”

 “呵呵,看来你比我想像中的还恶,随你吧。”

 “师伯,我能不能问一下第五式的作用?秘笈上好像没有提及。”

 “我想想。”

 顿了顿,凌绾白道:“好像是废除女体的内功。”

 “不要!”

 珧玲儿脸色煞白。

 “难道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吗?”

 杨追悔有点郁闷。

 “从中得到的快乐难道不够吗?”

 “呵呵,我的心思好像被师伯看穿了。”

 杨追悔伸手抚摸着珧玲儿那苍白如纸的脸,轻轻一捏,肤若凝脂,吹弹可破,那双眼睛却凶狠异常,杨追悔有种想将它挖掉的冲动。

 “让我看看,你的身体是不是已开始呼唤我的大了。”

 杨追悔的手慢慢移向珧玲儿前,轻轻点了一下她的。

 “唔…”手沿着继续往下走,轻易挑开珧玲儿挽于杨柳处的轻纱,随意一扯,高贵的黄古纹双蝶云形千水裙便分开,出凝脂玉肤,随着珧玲儿急促的呼吸不断起伏的被一件绣着凤凰的金色肚兜裹紧,隐约可见的轮廓以及顶起布料的,金肚兜质地十分轻薄,将珧玲儿的衬托得更加惑。

 除此之外,那条有点低的亵也很有看头,那儿正绣着凤凰的尾翼,尾翼指着那隆起的,好像在说:这里,这里!

 杨追悔咽着口水,五指按住珧玲儿的,温热无比,微微用力,中指已将亵进内,亵顿时被汁沾,温度瞬间升高。

 “混…混蛋!”

 珧玲儿怒道,面颊浮起红霞,瞳孔虽显得有点不安,但还是如毒蛇般让杨追悔反感。

 “这么,看来你是一个下的女人!”

 杨追悔猛地用力,两指连同亵一起进珧玲儿内,并肆无忌惮地搅拌着。

 “啊!”传来的疼痛让珧玲儿忍不住喊出声,汁却如水般溢出。

 杨追悔继续搅拌着,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搅弄数下,便扯烂挑玲儿的亵,看着好像河蚌般微微张开的,正慢慢吐出滑溜溜的汁,顺着珧玲儿颤抖的大腿内侧向地面,模样十分靡。

 “我要杀了你!”

 珧玲儿怒道。

 “你杀了和芙儿很要好的周伯通、黄药师和洪七公,和我的义父欧锋;曾经还想利用芙儿威胁我,如今又害我入狱,种种罪行加起来,足以让我杀了你,但死对你而言只是最小的惩罚!”

 掏出的杨追悔将珧玲儿大腿分开,顶开,用力一,遂整没入这泥泞幽径之中。

 “噢…”珧玲儿睁大媚眸,瞬间的入侵差点让她痛晕,在她还未完全适应这等世间罕见的长时,杨追悔已开始卖力动着,完全不理会珧玲儿的感受,很想这个多次惹恼他的女人。

 啪唧…啪唧…啪唧…

 “噢…唔…”撞击声与珧玲儿痛苦的呻声相互织,形成一曲旋律优美的曲子。上百下,杨追悔将锁住珧玲儿玉腿的铁炼解开,蛮横地抓起她的修长大腿,强迫它夹住自己的虎

 两手各捏住一瓣,一边捏着,一边干着,犹如猛虎下山,珧玲儿的娇躯则像被暴风雨搫打着的小舟般前后摇着,表情扭曲,声嘶力竭地叫着。

 珧玲儿的为名凤凰点头,第一次和珧玲儿时,杨追悔还刻意用去寻找那颗能带给双方强烈钩,可这次他才懒得去寻找,只想用这摩擦得越来越火热的珧玲儿,以心头之恨!

 “啊…”珧玲儿剧烈痉挛着,竟然轻易了身子,混着从被撑大的处洒而出,弄得杨追悔一子都是。

 感觉到珧玲儿着,杨追悔便冷笑道:“玲儿娘娘,被到的感觉很吧?”

 已经虚的珧玲儿完全没有力气说话,原本狠的目光也变得涣散,无力地望着杨追悔,而娇躯还在随着杨追悔的而摇晃着,香汗淋漓,股间一片泥泞,粉张得非常开,都肿起来了。

 凌绾白极其平静的看着他们,偶尔会将视线落在他们之处,那充血的尺寸和进出速度都被她看在眼里。

 张碧奴则缩在角落,身为妇的她就算眼睛瞎了,但那啪唧、啪唧的撞击声已在她脑海里勾勒出一幅靡的画面,她甚至觉得自己脸红了,不时朝发出声源的地方望去,想亲眼看一看杨追悔到底有多勇猛,可什么也看不到。

 “过儿,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快点进行吧。”

 凌绾白催促道。

 杨追悔猛地拔出,看着出道道汁,道:“玲儿娘娘,好戏现在才开场,你会爱上后面被得满满的感觉。上次是,你清醒后只觉得疼吧?这次你会感受到每一个细节的。”

 说着,杨追悔将珧玲儿整个身体抬起来,自己则靠在柱子上,从后面将她搂紧,隔着肚兜使劲捏着那硬邦邦的豆粒。

 意识到杨追悔将再次爆自己的珧玲儿噎道:“求你…别那样子…”

 “相信我,你会爱上那种感觉的。”

 杨追悔用牙齿厮磨着她的耳垂,像帮女童嘘嘘般各抓住她的一条腿,分开,那朵靡之花大方地展现在凌绾白眼前,而杨追悔的已在处摩擦着。

 “不要…前面可以…后面不行…求你了…”

 听着珧玲儿求饶声,杨追悔问道:“你再说清楚一点,什么前面后面的?”

 “前面…前面那个…可以…后面不行…”

 珧玲儿脸上都是泪水和汗水,更是缩得非常紧,生怕杨追悔会。

 “唔…唔…”“那你求我前面。”

 “求你…求你前面的…”

 珧玲儿咬牙道,那娇羞模样十分罕见。

 “嗯,我足你。”

 杨追悔,让顶住珧玲儿还不断汁的口,在那儿顶着,又,如此重复着。

 “求我。”

 杨追悔咬住珧玲儿的耳垂。

 浑身都在发热的珧玲儿息道:“求你…快点…我要…”

 杨追悔往珧玲儿耳轮吹气,吐气道:“娘娘,我知道你是怕内功被废,所以宁愿像狗一样哀求,可…”

 杨追悔忽然顶住她的菊花,用力一,遂顶开括约肌,朝深处奔去。

 “啊!”珧玲儿两眼翻白,思绪完全被打,传来的剧痛让她差点晕厥,看不到处的她觉得那儿一定血如柱,其实还好,只是出一点血。

 杨追悔的在干涩的旱道快速冲刺着,嗤笑道:“后面被满的感觉是不是比前面还强烈,是不是更?”

 “唔…”珧玲儿剩下的只有呻声了。

 “这招需耕耘,但也要让女体才行,看过秘笈的你应该知道。”

 凌绾白走到他们面前,并起两手指进珧玲儿的名,模仿开始在里面着,每次拔出都带出不少的汁。

 后面被杨追悔的满,前面又被凌绾白揠弄着,从未受过这等羞辱的珧玲儿根本不敢看眼前的凌绾白,只是呻着,偶尔还会发出声,特别是当杨追悔整进,或者凌绾白手指在那内快速搅动时。

 被搞得几乎神经错的珧玲儿歪着脑袋,眼睛不时翻白,看来是快被搞疯了。

 半刻钟后。

 “过儿,点!我感觉到她快。”

 凌绾白忙道。

 分别点了珧玲儿四满、关元及曲骨三大道的杨追悔继续耕耘着她的,凌绾白则用三手指着,偶尔还去捏珧玲儿感的,以促使她早点。

 “唔…”珧玲儿出痛苦的表情,剧烈痉挛着,已达到了,可由于道被封住的缘故,她无法像平时那样任由出,便觉得腹部非常难受,好像有股水正积在那儿,无法排出。第一次体会这种怪异的珧玲儿觉得自己下面快要裂了,便乞求道:“求你…我不行了…”

 “才刚刚开始。”

 杨追悔依旧干着珧玲儿的,并问道:“师伯,接下来怎么办?”

 “你不是看过秘笼,还问我?”

 凌绾白白了杨追悔一眼。

 “我衔接不了,我记得…”

 杨追悔脑子快速转着,喜道:“我知道怎么做了!”

 “我的任务也结束了。”

 凌绾白拔出手指,整个手掌都是滑腻腻的汁,闻了间,一股臊味让凌绾白出厌恶的表情,将汁抹在珧玲儿肚兜上,凌绾白退后数步看着杨追悔,期待着他的精彩表演。

 杨追悔一边复习着第五式的口诀,一边用手揠弄着珧玲儿,连续动1一十多下后,他解开珧玲儿那三处被封死的道,道:“若我猜得没错,当女体的被满时,某些道将受到牵累,会导致女体的内功像水一般出来。”  M.hoUziXs.coM
上章 神雕之颠鸾倒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