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雕之颠鸾倒凤 下章
第185话敢脱就敢含
 “先追到手再说!”

 柯蔷薇出天真无的笑容“他救我的那刻最帅了,我真的以为他是来自天上,要接我上去当神仙呢!”

 “不能去,要不静儿服侍谁呢?”

 “呵呵,那你找人嫁了吧!”

 接下来的两天,鞑靼那边都没有什么动静,只有那袅袅炊烟表明他们还驻扎在两里外。就算如此,杨追悔也没有放松警戒,每天都在城墙上站上半个多时辰,三餐后更要像散步一样到处走走,偶尔他还会去看望柯蔷薇,可每次过去都遭到她的表白,杨追悔有点哭笑不得,索不再去看望她,只希望她的闹剧能早点结束。

 虽说柯蔷薇姿不错,可倒追自己,杨追悔还是有点接受不了。不过等柯蔷薇康复,杨追悔倒是想知道她会不会主动献身。

 吃过晚饭,和邓子龙在外面巡逻了一圈,杨追悔便决定回房间休息。躺在上,杨追悔正望着窗户发呆。

 不多时,黑暗已慢慢笼罩大地,到了该点灯的时间了,不过杨追悔完全懒得动,反正一会儿便要睡觉了,现在点灯也是浪费,而且他不喜欢那种好像烧焦的气味,给人发生火灾的感觉,所以他依旧躺在那里。

 来这里已经两天了,鞑靼却按兵不动,杨追悔考虑着要不要带兵杀过去,可邡些明军不像自己这样刀不入,伤亡是杨追悔不想看到的。

 从目前局势来看,大同府趋于安全,可独石城不知如何了?继承了凌霄四雏独特武器的芙儿、三娘、纱耶及施乐,应该会成为黄蓉她们很好的帮手,若三顾凤凰肯出手,鞑靼绝对攻不下独石城。

 再者,八天后,达赖台吉的援兵应该会到达独石城,擅长马术的他们将会成为攻击力很不错的援军,至于女真族,估计没那么快赶过来。

 除了担忧独石城,杨追悔更担心战争胜利之后,面对道术偏的上清宫,杨追悔就显得有点了。

 此刻,杨追悔倒希望师伯凌绾白能在自己身边,至少她会告诉自己;些对付上清宫的办法。

 吱的一声,门被推开。

 杨追悔翻身而起,看到一个黑衣人走进来。

 “何人?”

 杨追悔马上警觉起来,已抓起刻龙宝剑。

 “在下寄寒香,曾是上清宫三大长老之一。”

 声音很温柔,很难将她和什么长老联繋在一块,而且好像还有点熟悉,不过杨追悔想不出在哪儿听过这声音。

 上次与周不仙聊天时,周不仙有提过寄寒香,却不知道对方竟然是女人,而且还跑到了自己房间。

 “找我何事?”

 杨追悔依旧保持警觉。

 “听闻阁下与上清宫结怨,阁下能否和在下细说一番?”

 “理由?”

 “呵呵,如今的上清宫已被邵元节弄得面目全非,道义无存。”

 顿了顿,寄寒香继续道:“当初我、周不仙、邵元节三人都为轻仰道人之徒,成为上清宫创派三大长老,花了十年扩充上清宫,让上清宫和伏虎山齐名。轻仰道人病逝,宫主之位便要从三大长老中选出,怎料年少气盛,我被邵元节气跑,师兄周不仙也远走蛮夷。这些都是陈年旧事,以我对邵元节为人的了解,得罪他的人绝对不可能活着,所以你想活命就必须和我好好道来。”

 这个往事周不仙曾和杨追悔说过,寄寒香又重复了一遍,使得真实更髙了,不过杨追悔还是不明白寄寒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从她那满头黑发来看,似乎遛不算老,便问道“寄前辈,您多大了?”

 “我自小被轻仰道人收养,不知真正的年龄,应该快四十岁了吧。”

 “看起来,周不仙比你老多了。”

 杨追悔口而出。

 “你见过周不仙师兄?”

 寄寒香忙道:“听闻你联合了女真三族,师兄又曾去那边,那你确实见过他了?”

 杨追悔忙解释道:“我到野人女真族时,听人说起过,因为你师兄在那里住了几年,所以大家都知道他,不过他前段日子已过洋到东瀛,好像是要研究什么兽的。”

 “那也是我不愿意沾染的。”

 寄寒香将门掩上,道:“坦诚相见,将你和上清宫的恩恩怨怨都告知在下,兴许在下可以救你一命。”

 “自己的路自己走,不劳寄前辈费心了。”

 杨追悔回绝道。

 “呵呵,我相信下次见面,你会和我说的,告辞!”

 寄寒香作揖后便退了出去。

 杨追悔走到门口,左看右看,确定她走了,这才松了口气,嘀咕道:“莫名其妙。”

 第二天一大早,杨追悔依旧像前两天那样去巡逻,之后回到总兵府用膳。

 吃完早饭的杨追悔本打算回房间调息,却遇到了秦丰

 提着花篮的秦丰抿嘴而笑,道:“杨大人现在有空吗?”

 “夫人,有何事?”

 杨追悔笑着,上下打量着这个风韵犹存的美妇,那双美眸含着淡淡的温柔,给人一种很好亲近的感觉。

 “我要到后花园摘点桃花泡茶,家丁都不知跑哪儿去了,杨大人武功高强,可否帮小女子一次?”

 面对美妇的邀请,杨追悔却之不恭,便和秦丰一道走向后花园。总兵府的后花园种满了杨追悔叫不出名字的花花草草,而秦丰所说的桃树种在一条蜿蜒小河两侧,两横放于两岸的木头成了小河之间的独木桥。

 “为什么总兵府的后花园会有河?”

 杨追悔好奇道。

 “可能是便于花园的浇灌吧,我嫁入总兵府时就有了。刚开始也觉得有点奇怪,久了便见怪不怪了。我们到对面去。”

 秦丰已踏上独木桥,也许是由于木头的缘故,她差点失足跌进河里,幸好杨追悔拉住了她的手,这才幸免于难。

 “谢谢杨大人。”

 秦丰忙行屈膝礼。

 “小事。”

 走到河对面,秦丰负责提花篮,杨追悔则开始卖弄轻功,飞起,摘下桃花,落下,放进花篮,换来的是秦丰的拍手赞美。偌大的花园不断回着秦丰那有点夸张的笑声,似乎有点儿放了。

 摘了满满一花篮,秦丰便坐在河边休息,偶尔还将花瓣扔进河里,看着金鱼相互追逐着,秦丰笑靥横生,好像一朵盛放的牡丹花,让坐在她旁边的杨追悔看得都有点痴了。

 也许是因为刚刚太过兴奋,在树下跳着蹦着,秦丰脸上一片桃红,腋窝处也被香汗浸,让那儿的布料近乎透明,隐约可见淡蓝色的肚兜,那对被裹得十分紧,从侧面观察她那秀峰的杨追悔似乎看到了边缘轮廓,一条绝美的弧线。

 为之一振的杨追悔忙移开目光,不敢再意秦丰,就怕自己会做出禽兽行为,不过这里四下无人,禽兽一下也无妨吧?

 杨追悔正想着之事,秦丰已将螓首靠于杨追悔肩上,道:“好累,让我靠一下。”

 “嗯。”闻到秦丰浑身散发出浓浓幽香的杨追悔忍不住深呼吸着,视线更是斜斜进秦丰那略微有点分开的领口内,一条深深的沟壑落在被挤得紧紧的双峰间,淡蓝色肚兜挡住了杨追悔的视线,让他不能将这对看得一清二楚,不过这种朦胧美比全人,让杨追悔都搭起了帐篷。

 为了掩饰自己的兽,杨追悔只好屈起左腿,让贴着左大腿内侧,如此一来秦丰至少不会看到自己的丑态。

 “杨大人喜欢这里的风景吗?”

 秦丰呢喃道。

 “喜欢的。”

 杨追悔忙答道,偷偷看了一眼秦丰那似乎蕴藏着哀思的双眸,杨追悔喉咙有点干涩,咽下口水,道:“田园风光其实好的。”

 “那你说是我美,还是这里的桃花美?”

 听到这句好像故意在勾引自己的话,杨追悔已忍不住了,一把将秦丰搂进怀里,盯着她那双到处闪躲的眼眸,道:“夫人比桃花美上一百、一千倍”秦丰轻轻推开杨追悔,人已跑开,在桃树下旋转着,裙摆飘起,那双修长白的大腿不时显现,让杨追悔更加饥渴难耐,他遂站起身,紧紧盯着她的,恨不得裙摆飘得高一点,那样子便可以看到那神圣的土壤。

 几瓣娇红桃花落下,被秦丰接住,捧着桃花,轻轻呵气,花瓣飘起,在空中转了几个圈儿后飞到了杨追悔掌心。

 “真的是我美吗?”

 此时的秦丰已少了那分羞怯,多了几分野,好像一只母狮般,正用贪婪的目光盯着杨追悔,不时发出银钤般的笑声。

 “我向来不会说谎。”

 杨追悔三两步便跑到秦丰跟前,搂住她的柳,将她整个人都按在了桃树前,身子更是紧紧着她,含着花瓣,道:“我要像品尝花瓣那样品尝夫人,以确定到底是夫人好吃?还是花瓣好吃?”

 “也让我先吃一下花瓣。”

 秦丰踮起脚尖,不由分说咬住了那还未完全被杨追悔呑吃的花瓣,更吻住了杨追悔的嘴,有点饥渴地着。

 火焚身的杨追悔手在秦丰身上摸着,一边回应着她的吻,一边解开她际的薄纱,用力一,他的视线遂被她那完全暴的吸引了,原来这个騒货竟然没有穿疲,只戴着肚兜,看来她实在是騒啊!

 秦丰用一只手遮住,白了杨追悔一眼,道:“都看了人家下面,那人家也要看你下面,快点。”

 “你要含吗?”

 杨追悔笑道。

 “你敢,我就敢含!”

 秦丰哼道。

 杨追悔三两下便除了长袍,出那青筋暴的大,用手摇了摇,嬉笑道:“夫人,麻烦你用你的樱桃小嘴将它含住。”  m.HouZIxs.COm
上章 神雕之颠鸾倒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