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雕之颠鸾倒凤 下章
第219话哪个舒服
 接近第一个温泉,杨追悔又听到了少女们的嬉闹声,走了数十步,他便看到十几个赤身体的少女正在温泉里嬉戏,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躺着、站着、跪着、趴着、抱着、着、抠弄着,动作极其丰富,而当看到杨追悔时,她们都将目光移到杨追悔身上,甚至还有人向杨追悔打招呼,发出有点放的笑声。

 从旁边走过去,杨追悔口水都快滴进温泉里了。

 见杨追悔魂不守舍的模样,少女笑道:“教主在前面的温泉等你噢!”

 一想到银发教主站在水里勾引自己的情景,杨追悔顿时加快了脚步。

 “真可爱。”池中少女笑道。

 走到议事厅前,杨追悔呆住了。

 温泉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火把的倒影,而白澜正坐在石座上。

 白澜的打扮非常简单,一身素白纱衣,银发束起,那张年轻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薄红,杏眼含媚,不算仙姿玉貌,却也一顾倾城,不过杨追悔最想知道的,还是她为什么能保持如此的年轻。

 要说她是月蝉的姐姐,杨追悔还相信;要说她是月蝉的娘,杨追悔根本不会相信,因为完全没有一点迹象表明她的岁数已上了三十,简直和二十岁少女没什么区别。

 经过一天半的调理,白澜的身体已痊愈得差不多,但因排出蛇毒而削减的内功,却需要一年半载才能恢复。

 站起身,走到杨追悔面前,白澜抚摸着杨追悔的面颊,道:“真滑。”

 “呃…”杨追悔无语了。

 盯著白澜那白里透红的脸蛋,杨追悔也伸出手去摸她的脸,道:“教主,你的脸也很滑,像婴儿一样。”

 “大胆!”旁边的少女出声制止杨追悔逾矩的行为,白澜却示意她先退下,继续让杨追悔摸着她的脸。

 少女走后,议事厅便只剩下杨追悔和白澜,两人互相对望着,杨追悔的眼神十分织热,白澜的眼神却活像盯着猎物的猎人。

 对视了一会儿,白澜拿开杨追悔的手,道:“你不觉得这样子很累吗?”

 “不会。”杨追悔视线往下移,盯著白澜那随着呼吸而耸动的,道:“若教主要我将手放在其他地方,我也不介意。”

 “比如这儿?”白澜用手捧着左边。

 “嗯!”杨追悔应了一声,便想将白澜搂进怀里,白澜却转身坐在石座上。

 “呵呵,杨过,看来你和其他男人一样,只想着得到女人的身体。”

 “这是本能。男女爱,天经地义。告子有云:食、也,我只不过是在实践先人之言罢了。况且,女人的身体若没有男人的欣赏与抚慰,又有什么意义?”

 “白澜一手倚着石座,一手撑着下巴,打量了杨追悔一番,道:“其实女人也可以欣赏女人,带给对方更大的快乐,这是男人无法给予的。”

 “我不信。”

 “那我让你看一看。”白澜拍了拍手,两名只穿着肚兜、亵的绝少女走了出来,略显害羞地站在白澜两侧。

 “我绝对不相信。”杨追悔继续刺道。只有不断刺,他才能看到一场之宴。

 “婉儿、暮儿,你们两个让杨公子看一看女人的自给自足,不用拘束。”

 “是,教主!”

 婉儿和暮儿拥在了一块,四片薄贴住,轻轻着,并将香舌探进对方口内,同时,她们的纤纤玉指已握住对方的,忽快忽慢地捏着,发出愉悦的呻

 看着这香场景,杨追悔裆被顶得高高的,他很想上前死这两个火焚身的女人,可有白澜在,他又不敢胡来。

 “婉儿,进攻暮儿下面,给杨公子看清楚点。”白澜命令道。

 “唔…好的…”

 两人解开对方的肚兜,两对娇弹出,早已充血硬起。

 走到杨追悔面前,婉儿便跪在地上,将暮儿的亵褪至膝盖,当着杨追悔的面轻轻捏着暮儿的大,并将之拉开,道:“请杨公子看清楚我是如何让暮儿舒服的。”

 杨追悔弯盯着暮儿的无,粉红,泛着幽幽光,加之隐蒂的凸出,很明显这个女人已经动情了,而且那窄小的口正随着她的呼吸而微缩微开,吐出香汁。

 “婉儿姐姐,快点。”暮儿娇嗔道。

 “杨公子看清楚了吗?”婉儿问道。

 “嚼,嗯。”“那我开始了噢。”婉儿伸出香舌在暮儿周围打着转,还用手指去捏募儿的。

 “噢…婉儿姐姐…舒服…暮儿好舒服…快点…”

 婉儿舌尖慢慢移向口,并了进去,在轻轻搅拌着,由于舌尖不可能顶到,所以婉儿的动作有点烈,一边用舌头着,一边大力着,吃着暮儿出的汁,还用一只手去抓捏暮儿的。

 面对近在眼前的香,杨追悔简直口水满地。看着暮儿那微微张开的樱桃小嘴,杨追悔真的很想掏出满她的嘴,可现在白澜是要向杨追悔表明女人也可以让女人舒服,他是绝对不能介入的,所以只能站在那儿干看着。

 看到杨追悔那副狼模样,白澜忍不住笑出了声,道:“杨公子还真是把‘食、也’,一直记挂在心呀!”

 杨追悔依旧盯着暮儿被舐得充血的,道:“我这人很直接,学不会沩装。”

 白澜收敛笑容,道:“杨过,我问你,现在朝廷以为我们神蟒教已被你歼灭,你下一步是不是回到京师?”

 “当然。”

 “你这不是自找死路吗?上清宫绝对不会放过你和你身边的人!”

 “可我绝对要回去。实在不行,我会带着她们离开那片是非之地。”

 白澜走到杨追悔面前,幽幽道:“上清宫一天不灭,你永远都得不到安宁。”

 “那教主的意思…”

 “你是个聪明人,不用我点明。”

 “不过要搞定上清宫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们实在太深不可测了。”

 “你别忘了神蟒教是上清宫的宿敌,既然是宿敌,自然有他们惧怕的原因。”白澜勾住杨追悔的脖子,吐气如兰道:“你杀死七彩血蟒,救了我们神蟒教,这个人情我是一定要还的。我会让月蝉跟你回去,到时候她会协助你搞垮上清宫,之后你记得要送她回来,知道吗?”

 “好!”“丑话先说在前头,要是你敢动我女儿一,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说话时,白澜几乎贴在杨追悔身上,鼓鼓的挤着杨追悔的膛。

 “嗯,我知道的。不过,教主…”

 “何事?”杨追悔指了指白澜的部,道:“这里快被我扁了。”

 “还真是个有趣的男人。”白澜看着不断呻的暮儿,凑过去吻住她的嘴,问道:“暮儿,舒服吗?”

 “唔…教主…暮儿很舒服…噢…”“白教主,你一直相信女人带给女人的快乐大于男人,可没有男人做对比,你又怎么会知道呢?”

 “那你的意思是要做一次对比啰?”

 “晚辈愿效犬马之劳。”杨追悔拱手道。

 “呵呵,还真是有趣。”白澜沉默了片刻,道:“不过神蟒教的弟子都是,让你‘效劳’岂不是便宜了你?”

 “没有对比,又怎么能得出结论?要是暮儿待会说被我干更舒服,那么结论便出来了。”

 面对杨追悔的挑衅,白澜饶有兴致地抓弄着暮儿的,问道:“暮儿,你的想法呢?”

 “要是…要是破身之后教主还肯让暮儿留在神蟒教…暮儿愿意尝试…”

 “好,杨过,那我们来打个赌。要是我赢了,你挥刀自宫;要是你赢了,我们神蟒教归你指挥!”

 输了得挥刀自宫,赢了则能得到整个神蟒教,这实在是个大赌注;而且,要是暮儿坚称杨追悔搞得她一点都不舒服,那杨追悔只能和大说再见了。

 “杨过,你就答应了吧!”月蝉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你难道想看我挥刀自宫吗?”杨追悔鄙夷道。

 “娘,容蝉儿和他说几句。”将杨追悔拉到角落,月蝉细声道:“你那么厉害,连我姑姑都愿意委身于你,暮儿绝对也会愿意,更会说和你做更舒服,所以你答应吧!”

 “你的话似乎暗藏杀机。”

 “杀你个头!”月蝉附到杨追悔耳边,道:“我娘现在一点内力都没有,已不能担任神蟒教教主之位,而她想将教主之位传给我,但要进行的仪式是和百女,到时候我要跟她们干那个,我才不愿意!所以你一定要和暮儿做!”

 “要是我得到了教主之位,我是不是也要和百女?”

 “这个要问我娘。”月蝉摆出一脸凶样,道:“所以为了我,你一定要答应,否则我是不会和你回北方的,到时候你便死定了。”

 杨追悔干笑道:“你这算是恳求还是威胁?”

 “都有。”月蝉瞪了杨追悔一眼便转身走开。

 “如何,杨公子?”白澜笑道。

 看着眼神离、肌肤绯红的暮儿,杨追悔确实很想过去好好搞她一番,可要是她咬定还是和婉儿搞更舒服,杨追悔岂不是要将自己的大乖乖剪下来?为了暮儿这一棵树而失去整片森林,这非常的不明智。

 “要是不行便算了。”白澜刺道。

 “行!”杨追悔口而出。

 做为男人,杨追悔一定要赢得这场比赛,而且这场比赛可不是简简单单为了当教主或者干暮儿,而是要让神蟒教徒都认清一个事实:男女是天经地义,女女相爱只是辅助,不能成为主

 “婉儿,你让开吧!”

 婉儿一走开,被弄得浑身无力的暮儿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像一只般息着,垂下的显得更大,微微颤抖着,眼神离地望着杨追悔。  m.HOuZIxs.COm
上章 神雕之颠鸾倒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