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雕之颠鸾倒凤 下章
第228话很湿很湿
 “有这种事?”

 “皇上身处深宫中,很多事都不知道。”杨追悔想了想,继续道:“他们还可以将人改造成动物,做法非常恶,所以皇上切不可明目张胆地斥责邵元节,必须以智谋将他抓住!”

 嘉靖叹息道:“朕一直希望他能替朕炼出长生不老药,没想到他居然欺君犯上,朕一定要重罚他!”

 “此事切不可过急,需从长计议。”杨追悔虽表现得有成竹,其实他也很担心,最怕就是罂粟的改造完成;若如此,他必须要和罂粟来个生死大战。

 “杨爱卿,你安排吧!朕现在和皇后回宫,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你想到办法,立刻和朕禀报。”嘉靖从袖里掏出一张金牌,道:“有此金牌,你可以去任何地方,可以抓任何人,当然也可以直接晋见朕。”

 “谢圣上!”杨追悔忙接过金牌。

 “皇后,随我回去。”说着,嘉靖已走到门口,御史立刻将门打开。

 “这…”张碧奴看着杨追悔,非常不舍。

 “圣上,如今假皇后在微臣手里,也许珧贵妃会来找真皇后,所以微臣必须代娘娘几件事。”

 “嗯。”嘉靖离开后,张碧奴突然扑进杨追悔怀里,呢喃道:“我不想离开你,我不想回皇宫。”

 “你不怕被他看到吗?”杨追悔笑道。

 “大不了这皇后不做了。”张碧奴嗔道。

 杨追悔忽然勾起她的下巴,狠狠吻了一下她的红,温柔道:“回去陪着初彤,我这两天便会搞定上清宫,到时候你这个独一无二的皇后就要和我私奔喔!”

 “真的?”

 “假的。”

 张碧奴瞬间变得失落。

 “真的。到时候你可要做好和我迹天涯的准备。”杨追悔又吻了一下张碧奴,道:“回去后尽量别接近珧钤儿,我怕你会出马脚,到时候事情便不好办了。”

 “好的。”张碧奴挣脱杨追悔怀抱,跟着他一块走出去。

 代邹应龙将假皇后关在景仁宫内,杨追悔便回到了尚书府。

 找到寄寒香,杨追悔和她讨论对付上清宫的诸般事宜。

 “上清宫现在主要由邵元节和石羽负责,只要能制住他们两个,其他事情都好办了。”寄寒香得意道:“而且我又是前任长老,只要我出马,其他人都会归顺于我。当然,前提是制住邵元节和石羽。”

 “还有珧钤儿。不对,她现在已经没什么危害了。”杨追悔这才想起,上次利用龙第五式废了珧钤儿的内功。

 “我们来场豪赌如何?”

 “我和你?”

 “不是,是我们和上清宫,让嘉靖做为见证人。”寄寒香笑道:“必须尽快进行,否则消息走漏,邵元节就会有所防备。要是他派出兽,我们会倒大楣的。”

 “既然寄前辈如此有信心,不妨将计谋告知晚辈,晚辈定效犬马之劳。”

 “不介意到上聊吧?”寄寒香抚摸着杨追悔脸颊,妩媚道:“空虚了好几天,需要你将我下面的得满满的,没问题吧?”

 “当然!”杨追悔一把抱起寄寒香,有点暴地将她扔到上,放下幔帜,手已仲进她的裙内,捂住软绵绵的使劲弄着,轻易找到了那条微微分开的裂,笑道:“前辈好,这儿都了。”

 寄寒香大方地张开双腿,道:“因为知道你要进来,所以它自己便了。”

 杨追悔掀开寄寒香的裙子,将她的亵扯下,盯着那两瓣肥厚氐,杨追悔仲出舌头着那颗早已充血的,并起两手指内旋转着。

 “杨过,转过来,我要你的。”寄寒香火焚身道。

 杨追悔大话不说,当即鞋跨到上。

 寄寒香掏出杨追悔的,闻了闻,道:“有点臭。”

 杨追悔正要辩解,却觉得深入了一片泥泞之中,原来寄寒香已将它含住,香舌正在上舐着,并卖力着,发出啾啾声响。

 “我那里。”寄寒香忙道。

 “我会好好服侍前辈的。”

 杨追悔两指拨开润,舌头她的内转;互相了一刻钟,杨追悔便将寄寒香大腿分开,在其口摩擦了数下,便用力。

 啪唧!

 整,处还出了不少。

 寄寒香夹紧杨追悔虎,不断起杨柳,道:“快点,动一动,我。”

 “前辈还真是啊!”杨追悔笑道。

 “我知道你喜欢,所以我要变得更加。快点,快点,用你的大…”寄寒香渴望道。

 杨追悔弄着寄寒香,并没有动静,还故意去刺寄寒香的,让她的火升腾到最高点。

 “快点嘛!”寄寒香瞪了杨追悔一眼,并威胁道:“要是你不动,我可要你了。”

 “前辈也会干这种事?”杨追悔疑惑道。

 寄寒香忽然支起身抱住杨追悔,玉臂一用力,杨追悔整个人被她翻过了来,她则骑在杨追悔身上。由于动作过猛,都顶到了,寄寒香一阵痉挛,差点了身子。

 杨追悔枕着手臂,准备享受着寄寒香的

 寄寒香休息片刻,等到的错觉烟消云散,她便双手撑着,开始摇摆着,开始在内进出着。

 由于采用女上男下式,寄寒香的得更多,将杨追悔邵丛鬈曲邰打了,有些甚至都到了他的上。

 看着寄寒香那至极的表情,杨追悔忽然用力了一下,洱次捅到。

 “唷!”寄寒香弓起身子,道:“你别动,人家还想多玩一会儿。”

 “前辈不想和我谈谈上清宫的事吗?”

 “现在不行,我脑子很,只想和你做。”寄寒香抬起-,一沉,冲向深处,顶到不断吐出汁的,摩擦着它,寄寒香便发出声。

 每次顶到,寄寒香身子总会僵住片刻,不希望这种酥麻感觉消失,可她还想寻求更多的快,所以又抬起,让吐出,接着又将它吃。

 玩了杨追悔足足两刻钟,寄寒香身体已经变得非常感,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趴在杨追悔身上息着,却还伸出舌头着杨追悔的。

 感觉到寄寒香的不断箍紧,杨追悔便知道她快要了,遂左右手各握住一瓣,屈起双腿,开始用力着。

 啪、啪、啪…

 “哦…哦…唔…啊…”急速了五十多下,寄寒香娇躯一阵痉挛,已被杨追悔带到了巅峰。

 “我也要!”杨追悔虎躯一震,一股浓热入寄寒香内,浇灌得她进入第二次。

 寄寒香趴在杨追悔身上息着,喃喃道:“和你做真的舒服死了。”

 “前辈要是喜欢,摆平了邵元节他们,我们有空还是可以一起玩。”杨追悔吻了一下寄寒香的额头。

 “摆平了他们,我便是上清宫的宫主,得对上清宫内部进行大整顿,可能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你玩了。”寄寒香嫣红的嘴,道:“现在我可以和你说说怎么做了。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做,只需一次,邵元节、石羽和那个什么贵妃,都将落入我们手里。”

 “前辈请讲。”

 寄寒香附到杨追悔耳边,将自己的计策大致说了一遍。

 听完,杨追悔眉头皱紧,分析着她这办法的利与弊。思考了一会儿,杨追悔点头道:“那我晚上便进宫面圣,让他早点将一切准备好,到时候你可要好好教训邵元节那老贼!”

 “嗯,好累。”寄寒香的手在摸索着,一抬,那半软半硬的滑了出来,她忙捣住,躺在杨追悔旁边,道:“都出来了,你好多。”

 “这证明我很能干。”寄寒香杏眼含媚,笑道:“是,是,是,你最能干,难怪有那么多的女人。要是我女儿蔷薇想跟你做夫,你要怎么办?”

 “我听前辈的。”

 “算了,先不讲这个了,我们先把大事做完,小事后再说。不过等这边的事情解决了,我要让蔷蔽留在我身边,让她跟着柯兴宁完全没有前途。”

 “让她成为上清宫的圣女吗?”杨追悔笑着问道。

 “要是她愿意,这自然不成问题,我要用实际行动告慰我师父轻仰道人在天之灵。”

 杨追悔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寄寒香那坚决的神色,似乎更不了解这个心狠手辣却又喜爱男女爱的女人。

 休息一会儿,恢复了些体力,寄寒香便走下,清理了的秽物,之后又用嘴巴清理杨追悔的。

 由于被干得太累,寄寒香倒头就睡,就连中午杨追悔叫她起来吃午饭,她都懒得动弹,杨追悔只好帮她留了一碗玉米粥。

 下午,杨追悔乖乖地坐在徐悦晴闺房里听她弹琴,还要故意装得很懂音律,不时摇头晃脑。因为一旁有小曲这个电灯泡,杨追悔不敢放肆,直等到快吃晚饭时,他才趁着小曲离开时将徐悦晴抱在怀里,说着怀少女都爱听的甜言语。

 饭后,杨追悔在尚书府转悠到天黑才离开。往际摸了摸,确定金牌还在,他大摇大摆地走向皇宫。

 金牌在手,真可谓是通行无阻,不论是锦衣卫、太监还是宫女,都不敢阻挡杨追悔,而且又有陆炳这个被蛇蛊控制的锦衣卫在,杨追悔自然更加的如鱼得水。

 走到嘉靖的寝宫太极宫前,等看门小太监进去通报后,杨追悔才走进去。

 此时嘉靖正坐在金丝楠木矮桌前,桌上摆着的不是奏折,更不是书,而是一堆瓶瓶罐罐,立着、倒着都有,满桌都是黑色小药丸,有些甚至滚到了地上,杨追悔不觉得眼前这个男人不像是皇帝,倒有点像炼丹道士。  M.hoUziXs.coM
上章 神雕之颠鸾倒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