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姻缘签 下章
第一章
“走,走…快走…”走在四、五个人后面的汉子,推着一个身形瘦小的男孩喊道。

 男孩受推而颠跛了下,倏然重心不稳地跌倒在地“啊!”“啊什么啊!还不站起来!”男子鲁地朝男孩侧一踢。

 “山大哥!”突然一道轻柔的声音唤住男子的下一个动作。

 “什么事?”男子回头问向一位长得清清秀秀的姑娘,她的衣服补了丁,褪得如白布一般,但乾净和整齐的外形,与他们山寨中的人不一样,她的气质在山寨中更如出淤泥而不染尘的清莲。

 “山大哥,这孩子哪儿来的?”长离手指着躺在地上不动的人问。

 “这孩子是傍晚老大打劫山下商队,顺道带回来的。”阿山边说边走到她眼前“长离,山寨今天可是大丰收,一会儿老大一定会加菜,你忙得过来吗?要不要我帮你?”

 “不用了,山大哥。食物我都已准备好了,等水一滚,我就可以开煮了,谢谢你想到长离。”她先看阿山,婉拒他的好意,再转头看向男孩“山大哥,为什么要留这孩子在山寨里,大寨主留他有什么用意吗?”她边说边朝着男孩走去。

 “听说是要留给大夫人的。但这孩子子很拗,根本不要人接近,老大看了很生气,叫我把他关到山后让他饿几顿,看他还有什么子可拗。”阿山跟随她身后走到男孩身旁,鲁地一把将他抓起。

 长离看了眼另几名人犯,从他们身上的锦袍看来,他们该是被掳来当人质的。而眼前这男孩与他们穿着不同,应该不是同一群人,他怎会和他们在一起?

 她有疑问,但她知道问阿山得不到答案。她微笑看着阿山“山大哥,让这孩子跟着我好吗?”

 “长离,你想要这孩子?”阿山不信,看她肯定地颔首,他不知该如何是好,为难地抓抓头和脖子,踌躇一会儿才说:“长离,你要这孩子做什么?”

 “我…当然是要他帮我做些简单厨务,不然,你认为我能要他做什么?”长离微偏着娇颜,微笑看人,语气是理所当然的。

 “这…可是…”

 “山大哥,你放心。孩子跟着我,一来我会教他些厨务,让他帮我的忙,他不会在山寨里白吃白喝;二来我会让他明白,大夫人因为没有孩子,才想要和他亲近。我会让孩子接受大夫人的,你放心把孩子交给我,好不好?”

 “可是这孩子扭得不让人碰。”阿山抓住正瞪大眼睛看着他,双腿不停踢动的男孩面向她。

 长离对着男孩一笑,她小心贴近男孩,在他耳边轻声说些话,男孩不驯的动作因而缓了下来。

 男孩和阿山互瞪一眼,他气狠狠地头一甩,挣扎不休的动作随即停住。

 “山大哥,你看,这孩子其实很听话的。我才说要拿东西给他吃,他就乖乖了。你让他跟着我、让我试试看,好不好?”

 “这…好吧。”阿山放手,男孩狼狈地跌回地上,他看长离将男孩扶起,男孩并没有对她又打又踢,这才推着另四名人质走开。“就让他跟着你,回头我跟大夫人说,让大夫人对老大提这事,但你可要保证这孩子一定乖乖听话。”

 “嗯,我知道。”长离等阿山走后,连忙解开男孩身上的绳子。

 男孩瞪着长离,不信任地问:“你为什么要救我?”

 长离蹲下身来与他齐高,双眼平视他,猜想他的心思,微笑地说:“我本来不属于这山寨。三个月前,我和我家小姐路过这儿时,遭到他们打劫。我为了保护小姐而受伤,又为了让小姐和另一位丫鬟有逃生机会,以自己当饵,胡乱在山里窜,后来因血过多而昏。”

 长离止住了话,卷起了袖子将左手臂上好得差不多的伤口给他看。

 “当我醒来时,才知道是山大哥把我救回山寨。”她放下衣袖,站起身来看他。“山大哥对我很好,他为我疗伤,为我隐瞒身分,还说服大寨主让我留下来养伤。而我为了不增添山大哥的麻烦,正巧山寨的老厨子刚死,山寨里一时找不到厨子,我就接下这厨子的工作。”

 长离说完自己的故事,看他猜疑的表情,给他一个真诚的笑容。

 “至于,你问我为什么要救你?我想,你与那四位员外不同行吧?你的衣着和他们不同,而他们看你被欺负了,没有担心、害怕的样子,所以我猜想你是不是只有一个人?只是我不懂,你才小小年纪,为什么没有大人跟在身旁?难道…”长离说到这儿,脸色倏然一白,难过地撇过头去,不想去印证从他脸上闪出的答案。

 男孩一直观察她的表情,心里隐约相信她说的话。她身上着一股教人安心的气息,他渴望被这种气息安慰,不觉地放软语气说:“我爹娘确实都死了,但他们不是被这里的人所杀,他们死在杭州。在他们死后,我和一名家仆打算回京城投亲,半途遇到这支商队,才和他们结伴同行。没想到我的运气这么差,眼看十来天后就到汴京,却遇到这群强盗。”他很丧气地垂下头。

 长离看他垂头丧气,走过去抱他,他微微抗拒了下,才松下来任她抱。

 她摸着他的头,叹道:“我也没亲人了。不过你比我幸运,至少京城还有亲人…这样吧!你先留在山寨,等过段时间,我找个机会偷偷带你离开这儿。到时,我会先送你到你京城的亲人那儿,确定你安全后,我再去找小姐,这样你认为好吗?”

 男孩的表情疑惑中带着不信“你说的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为什么不现在走?”

 长离毫不迟疑的就回答他“我说的当然是真的。至于不能马上离开的原因,若我们偷溜走,一定会被他们发现到的,因为这时候他们的戒心还很强。而且我若要走,至少要告知山大哥。”

 “为什么要告诉他?”

 长离看他不悦的神情,知道他对阿山的不信任。“其实山大哥人很善良,只是他身处山寨里,有些事他必须听命行事,不能随心所,他有他的难为之处。”

 他听她为那山贼说话,不耐地把头一甩。

 长离不理他的动作,又说:“至于为什么要把离开的事对他说,是因为他救了我,又为我做保,让我留在山寨里养伤。如果我带着你偷偷离去,又不对他说一声,到时候会让他在山寨里很为难的。”她抓住他的肩膀,让他看清楚她的眼神和表情“今天不管山大哥的身分是什么,他救了我是事实,我不想恩将仇报,你懂我的意思吗?”

 他看她认真的表情,毫不虚假,于是点头表示明白。

 “那好,在离开前这段日子,你要乖乖听我的话,耐心的和我配合才行哦!”男孩对她的话犹豫不答。

 长离看出他还是不信任她,并无怒意也不在意,她打算离开。“你很聪明,应该可以看出我的诚心和善意,我不想勉强你什么,但我也不会为了让你信任我,就做出让山大哥为难的事。”她退离他数步,看着他深思不解的眉头,笑道:“小弟弟,我不知道别人面对这事情会怎么处理,但是我认为做人一定要懂得感恩。山大哥对我有恩,我不能报答他,至少也不能再增添他的困扰或伤害,你信我也好,不信我也罢,这是我的坚持和决定。”

 长离说完话,转身往厨房走,她煮的水一定滚乾了。

 “我…暂时先答应你。”男孩在她离开前,主动上前抓住她的手说。

 长离回头看他一眼,反手牵他的手,急忙的往厨房走去“你放心,我也很想早点离开,但我真的不能不顾虑山大哥的处境,他对我真的很好。我无法报答他,至少不能再伤害他了…”

 男孩一直听她说话,感觉她有一点像娘,但更像他爹和他的夫子。

 ***

 “长离…长离…”寒若文边跑边喊地冲进厨房。

 长离停下手中切菜的动作,看着急促气的小男孩“若文,什么事让你跑这么急?”

 “长离,快跟我来。”寒若文气吁吁地跑近她,拉着她急忙往外头走。

 “发生什么事?”长离跟着他的脚步,直问着发生了什么事。

 “我…我看见叔叔的『天鹏』了,可是…-被人抓住--”寒若文话尚未说完便被人打断。

 “长离?你要去哪儿?”阿山面而来,手中抓着一只挣扎不停的鸟。

 “山大哥,我…我正要去看…你手中的鸟。”长离手指着阿山手中的鸟,实话实说。

 “为什么?”阿山疑惑地问,双眼瞪如牛目,直看着寒若文。

 “因为若文说,他看到一只奇怪的鸟在天上飞,要我去看看,没想到山大哥就把鸟儿抓来给我瞧了。山大哥,这是什么鸟?怎么…”长离以好奇的表情看鸟“啊,-受伤了。山大哥把-带来我这儿,是要我为-疗伤吗?”

 “我…”阿山看着长离那温柔的表情,说不出他把鸟抓来,是要她把-杀来当下酒菜的话。“你喜欢这只鸟?”

 长离关注鸟儿的怜悯的眼神,在阿山问话时,移回他的脸上“山大哥,这鸟儿长得好特别,我还不曾见过。而-受伤了、好可怜,幸好-遇见山大哥,换是山寨的人抓-,-就会成为今晚的下酒菜了。”她边说边伸手接近鸟儿。

 “长离,小心些,这鸟儿的凶大。”

 阿山把鸟儿移开些。他看她万物皆善良的眼神,明白要吃这只鸟、享受口腹之-是不可能了,不免在心里长吁一声。

 “你若想帮-疗伤,那可要小心些。这是种大隼鸟,情与鹰一样凶猛,若为人长期饲养,只会认得主子;倘若野生的,野和凶更大,接近的人、动物都会受到攻击。方才你那样无防备的接近-,是很容易受伤的。”

 长离对阿山的说明点点头“多谢山大哥的提醒,长离会小心的。”她趁阿山不注意时偷瞄了眼寒若文,看到他眼里的急切。“山大哥,既然你说-这么凶猛,那么就麻烦山大哥帮长离带到厨房,等长离煮好饭菜,再想办法来治疗。”

 看她崇拜的眼神,温柔善良的表情,阿山当然无法拒绝。

 他喜欢她,但明白她不能接受他的感情,除了强盗的身分外,她的心也有所挂虑。因为之前在她的伤势好后,就曾对他表示想要离去的心意,但她怕这么贸然离开,会让他在山寨里为难,加上现在又多一个孩子在身旁,她才勉强留下。

 他可以从她的眼神和行为明了,她只当他是救命恩人,接受他的关心,回报她愿意付出的朋友关怀,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阿山将鸟儿搁在厨房旁的梁柱上绑好,回头见长离忙着切菜,跟着她前前后后的寒若文乖乖地帮忙生灶火。他走到她身后,低声唤她“长离。”

 长离察觉一股人的体热接近,微微地闪开一段距离,才回头漾起笑容“什么事呢?山大哥。”

 阿山从怀里掏出一支簪子,递到她手中“这…是我今儿个下山时,用我自己的银两买的,给你。”

 长离看着手中的金簪,柳眉微微一拧,随即抬头笑着把金簪回阿山手中“山大哥,谢谢你想到为长离买这东西。但长离用不着,你若拿这簪子送邱姑娘,她一定会很欢喜的。”

 “长离,我对金钏只是…只当她是普通的夥伴,我对她…”

 “山大哥,我知道…我知道你对我很好,可是…”长离不知如何开口拒绝,才不会伤害他的情感,她愧疚地垂首不语。

 阿山见她难为不语,叹着气,收回簪子“好吧!你既然用不着,改明我拿去换别的东西回来,你不必为这事难过。你去忙你的事,不然等会儿饭菜送得慢,又要遭大夥的谩骂。”

 长离对他的体谅,心中的愧疚感更大。她无言点点头,沉默地继续做菜。

 阿山看她不甚开怀的神色,收回想表白的心情,抬头看了眼寒若文,见他努力工作,不再多说什么,叹声气后便走开。

 长离等到阿山离开,紧绷的心情放松后才开口问:“若文,这鸟儿…真的是你叔叔养的鸟儿吗?”

 “嗯。”寒若文-着灶火,看着终于放弃挣扎的鸟“我不会看错的。两年半前,叔叔从大漠将这鸟带回来时,我还因为偷偷玩-,结果被-啄伤左手,-头上的那簇蓝我记得很清楚。”

 长离听他的形容,转头看看鸟儿的额头,果然有一簇蓝得发光的羽。“你说-叫什么名字?”

 “天鹏。”

 “为什么叫天鹏?”

 “因为-额上的那些蓝,叔叔说那是穹苍的颜色;而-的体型很大,好像传说中的鹏鸟一般,所以叫天鹏。”

 “那…-还认得你吗?”长离将桌上的菜切完,转手换切时,忽然想起该喂鸟儿一些食物,她拿着往鸟儿接近边问着。

 “应该…我不晓得,-很凶,爹娘那时不许我接近。”寒若文跑到长离身旁,看着她小心地与天鹏接触。

 长离拿着,小心地试了几次,终于让鸟儿明白她的善意-瞪着大眼,转了转头,叫了一声,忽然探下头,喙子快速地将她手中的叼走,然后-用爪子捉住,一边斜眼看长离,一边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寒若文看她喂食成功,眼里的崇拜又多几分“长离,你好厉害耶!”

 长离对他的话觉得好笑,她将手中的另一块拿给他,随便拿起一块布擦手后,把他抱至与鸟同高“这次换你喂-吧!”

 “这…”“试试看。”长离鼓励他。

 寒若文试了好几次,鸟儿迳自整理羽不理他,最后他沮丧的要她放下他。“长离,-真的不吃我给的食物。以前在家里,除了叔叔和专门照顾-的人外,其余的人拿食物给-,-都不吃。”

 “真的?”长离讶异的看他,她取回他手中的,第二次喂天鹏。这次-瞧食物换人拿,又转转头低鸣,一眨眼,已到-的爪子下被撕裂了。

 长离看-真是相信她,小心地上前看-的伤口“若文,我看-的伤势不严重,我先去把大夥的晚饭弄好,再来帮-疗伤。看-的伤势,应该几天就会好,到时你要怎么做?”

 “我…我要-帮我带信回去给叔叔,这样叔叔就能来救我们了。”寒若文毫不掩饰的说出意图。

 “哦?-真能帮我们送信吗?”长离讶异的看他,她以为只有信鸽才能传信,没想到这种猛禽也能帮人传信。

 “-能。”寒若文坚定的点头,同时又说:“长离,我有跟你说过我叔叔吗?我叔叔是个武功高强的人,他不像我爹,只是个文弱书生,除了当官外什么都不会。我希望长大后能像叔叔一样会武功,这样我就可以云游四海、济贫扶弱。”

 长离听他这么说,微笑对他解释“若文,读书当官并没有什么不好。若能用心读书,视透圣贤哲人之意,当个好官为民伸冤,这可比当个大侠还受人尊重,也能救济更多弱者。”

 她低侧着头,看他微微羞赧的表情,给他一个温柔的笑容。

 “反之,一个人若只会逞血气之勇,不明白当人之义理,武功再高强,还是一样得不到别人的尊敬。这个道理是随人变通,等你长大一点,再来决定将来要做什么,现在的你,应该多学一些有用的东西,将来便可运用自如。”

 寒若文听她柔语劝说,很快的点头附和。

 长离是一个夫子之女。她原是住在庭湖旁,几年前,她爹受京城的书院约聘,他就带她前往汴京。

 途中她爹受了风寒,加上旅途劳累,最后一病呜呼哀哉。长离独自处理爹爹的后事,由于遗嘱代要她到京城告知书院的人,于是她继续旅程。但她身上的银两有限,常常夜宿野外破庙,后来她生病了,接连发生一些事让她落至此。

 长离很坚强,寒若文听她说着那些经历,她总笑说,她很感谢这一路帮助过她的人,是那些人给她生存的机会、勇气,也让她明白帮助别人的重要。不管她处在任何艰困的环境,只要她有能力,她就会尽力照顾别人、帮助别人,因为受过的恩惠太多,她无法一一回报,只好尽力而为。

 他真的很钦佩她推己及人的精神和毅力。她虽是个女子,但她是他见过的人中最有君子风范的人,比他的夫子、父亲和叔叔更令他钦佩和敬仰。

 “长离,我…还不太会写字,等天鹏伤好了,你帮我写信好不好?”寒若文为自己以前贪玩不读书,感到羞愧。

 长离看他不好意思的脸红,没有多问的点点头“好。”

 “长离,叔叔来救我时,你和我一起走,好不好?”他等不及她回答,跑到前头看她。“长离,和我一起走啦!”

 长离认真想一会儿,才道:“这事…到时候再说。”

 “长离,一起走啦!”寒若文坚持的说“我会跟叔叔说,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这样叔叔就会保护你离开这儿。等我们回到京城,我让叔叔在京城里帮你找人,这样你就不必在京城里毫无头绪的找,你和我一起走嘛!”

 长离看他认真要求的表情,她微笑地点头回应,令他高兴的大叫。

 但她心里却不敢奢想,他叔叔会真如他所言的帮她。不过,该是她离开这儿的时候了,毕竟她留在这里已近半年。前些日子她还对阿山说过,她不知道小姐和她分开后,是否安然无恙…

 ***

 “爷,天鹏回来了。”

 寒季书从羊皮卷上抬头,看着栖在下属手臂上的鸟儿,嘴角微扬地嘲讽道:“你也晓得倦鸟归巢了吗?”

 天鹏拍拍翅,尖锐的“啾”一声,飞到寒季书桌前,每走几步便抬一抬脚。

 “谁胆子这么大?敢托你送信给我。”寒季书解下-脚上的书信,不敢置信这只凶如猛兽的飞禽会受人托信,当然更不相信-会乖乖接受那人的委托。“没伤了那人吧!”

 天鹏听到主人的评语,一等主人将信取下,即刻不悦的鸣叫,并飞回-平栖息的地方,闭起眼打盹。

 寒季书看-嚣张的模样,摇头感叹他平真是太过宠-了-这一去数十天才回来,他不过讲两、三句,-就不理他的闭眼打盹,真不知谁才是主子。

 而他自个儿也真是的,一个人和一只禽鸟呕个什么劲。他边打开纸条边想。

 他笑着摇头,看起了信来,愈看眉头愈皱。当他看完信后,一股偾张的怒气取代原先的笑脸,信纸被掐皱于手中。

 他冷瞪着空气沉思,嘴角不经意地漾起一股冷笑,自语道:“人不惹我,我不犯人;既然敢冲到我,就怨不得我。”

 他起身往外走,护卫见他三更半夜有出府之意,立即随他而行。

 半个时辰后,他在齐王府内把天鹏脚下取来的书信,递给了齐澍谦看。

 齐澍谦静静的看完<姻缘签> m.HouZiXS.CoM
上章 姻缘签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