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姻缘签 下章
第六章
云掩银月,静夜凉风。

 窗外唧唧的声响,伴着长离的叹气,增添了秋夜的怅然。

 从找着秦梦蝶,到她赶去探望,算来已是第四天了。这四天里她都在想要怎么做,才能解决眼前所有的麻烦事。

 那天,墨明说找到人时,她急急地想去找秦梦蝶,然而寒季书不但不许,甚至还将她抓回寒府,要府里的仆人看着她,不准让她私自踏出大门一步。到了晚膳时,她故意呕着气不吃饭,他听说了马上赶来房里。

 “你决定要离开寒府了?”寒季书一踏入房里,见到她眉头深锁的模样,几乎肯定她已做好了决定。

 “爷,既然小姐找着了,离儿不能扔着小姐不管。”她好生为难的将话说出口。

 “我没有要你不管,如果连你都不管她们主仆二人,可能再等两、三个月,这世上说不定就少一个叫秦梦蝶的人了。”寒季书不意外地看着她脸上的难过与不信,举手轻抚她纠结的眉,柔声道:“我有事要对你说。”

 长离对他前面所说的话震撼不已,怔仲了好一会儿才说:“爷想说什么?”

 听她有气无力的声音,寒季书抿了抿“离儿,你人不舒服?”

 被他扶高下颚,长离微仰着脸,愣愣地瞪视他的俊容,漾起一朵带着离情难舍的笑花“爷,我没事,只是担心小姐。”

 “墨明回禀的消息说,秦家的亲戚早在半年多前就全搬离京城了,为的就是要躲开与秦员外的关系,以免受到连累。”他淡淡地道。但看到她的表情,他难过得直想骂人。“四个月前,她们回到京城里,找不到亲人可以投靠,加上盘用尽,在举目无亲的情况下,她们只好暂时栖身于东城门边的一处破屋。秦姑娘忍耐到此,终发病疾,恐是心力用尽所致,幸好她身旁还有一个忠心耿耿的贴身丫头,在她落难时还一直守着她,想尽辨法帮她找大夫医病。”

 长离愈听愈难过、惭愧。没想到小姐和她分离至今,没有一天过着好日子,反到是她在这段日子以来,不但毫发无损、衣食无缺,还倍受寒季书的疼宠与照顾,教她怎能继续待在这里?

 寒季书看到她眼中的坚定光芒,不好的预感掠过心头,他抓紧她的手,另一手连忙捂住她的嘴,不让她说出离去的话。

 “离儿,别急着离开我身边。有一些事情你可能没想清楚,但我可以为你分析和说明,你想听听我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和想法吗?”他转着奔腾的思绪,脸上的表情仍然安祥俊逸,与离儿清秀的愁容成为明显的对比。

 长离静静地看着他不容她拒绝的眼神,做了个深呼吸来定下心,小手抓着他的手移开“爷想要对离儿说什么?”

 对于她终于勉强屈眼他的霸气,愿意听他说些什么,他对她展一个看似安慰的笑容,心里却是雀跃不已。这次她没有逞着一时心急,执意要离开寒府,他有把握以后她再也找不到藉口离开他了。

 寒季书收起笑容,举手抚着她染满愁绪的缘,在心里长长吁叹一声,才说:“离儿,我知道你很想快点离开这儿,立刻飞到她身旁照顾她。但你可想过,若你这么匆匆忙忙的跑去,没有带去任何支援,试问你能帮得上什么忙?”

 “这…”长离被他一语惊醒梦中人。

 是呀!她真没想过。小姐没有银两,她则欠他两百两。她们三个女人身上一无所有,那她去了又能为小姐做什么?

 “我可以到外头找工作,赚些银两给小姐看病。”她可以去找一份丫鬟的工作来养秦梦蝶她们。

 “你要去找一份丫鬟的工作?”寒季书近她的脸,沉声问道。见她坚定的颔首,反手给她一个响头,怒目低吼:“你真是急病投医!你也不想想,外头哪一份丫鬟的工作可以胜过我寒府给的薪饷吗?而你竟然宁可选择离开寒府,也不愿意向我开口?”

 他的话点醒了她,是啊!还有他可以帮她们,何况小姐曾经是他的未婚,或许他的心里对小姐还存有一些情意。

 “爷的意思是…”她心痛得问不出话,只好仰着脸看他。

 “我的意思是,只要你向我开口,我可以考虑你的请求,但是…”他退离她一些距离,故意不把话说完。

 “但是什么?听爷的意思,不是早就想将小姐接入寒府照顾了吗?既然如此,为什么要离儿开口请求爷帮忙呢?”她被他弄得迷糊了。

 “谁说我要把秦姑娘接回府的?我不记得我曾说过这样的话。”寒季书的语气冷淡,俊魅的眼斜睨着她,迳自拿起桌上的杯子倒水。

 他慢条斯理的喝完茶,还是一副不想开口的样子,长离身体微向他倾靠“爷,你刚才不是说…”她思索他适才说过的话,努力寻找记忆,发现他真的没这么说过。那么,他刚才的言辞又是什么意思?

 见他不语,她瞪着他,最后他叹口气,开口道:“我和她非亲非故,为什么我要将她接回寒府照顾呢?”

 “爷,小姐曾经是--”

 “那是过去的事,更何况当年她给我的辱,如今我不找她报仇雪,不找她落井下石,也算得上仁至义尽了,你还要我怎么做?”

 听他说得一副宽宏大量的样子,长离再怎么迷糊也稍微懂得了他的意思。他不愿意帮助小姐,而他说只要她开口,他会考虑她的请求,难道…他的她,是指她奉长离吗?

 在这京城里,她们三个弱女子无亲无友,如今面临这等窘境,她真的有必要把事情想清楚才好,贸贸然的行动只会把自个儿困死。

 寒季书见她好像在思索什么,明白他的计谋生效了。他默默的观察她,那张小小的瓜子脸,在这三个月来已有些丰,不过依旧给人瘦弱的感觉。

 她有一双充满魅力的眼眸,即使在她生病时,看人的眸光依然柔和、温馨。她读经书,躬身律己又善解人意。娇小怜人的她,总让他有拥入怀里保护的想法,而她中规中矩的行事作风,宽柔中有着慈善,只要在她的能力范围内,她就会设法去照顾人、保护人。

 她比他更像书香君子。幸好她不是个男子,不然,她一定是那种揽尽天下麻烦事的可怜君子。尤其她施恩不望报,因此如果自己受恩不回报的话,简直是难容于天理。

 正因为她有这种奇怪思想,所以他要善加利用。

 “离儿,理出头绪了吗?”他出声打断她的思绪,看她清澈的眼眸有着无奈与无措,他伸手掐掐她的小鼻头“我说过,只要你开口,我就会考虑,听清楚,是由你开口。”说完了话,他起身打算离开。

 长离在他离开前喊住他“爷,你的意思是,你愿意帮助离儿吗?”

 寒季书潇洒地回身,朝她一笑“没错,只要你开口求我帮忙,我就愿意考虑你的请求。不过有件事我必须重申,我是个商人,不是个大善人,你既然想找我帮忙,就必须付出同等的代价回报我,否则就别想找我出力。”

 这可真难呀!她身上还剩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可以拿出来和他换条件呢?

 望着她又沉思的表情,他不勉强她,二度转身往外走,离去前丢下一句话“明天我让人带你去看看秦姑娘目前的情况,你可以估量一下,她需要什么东西,再回来和我商谈。”

 “谢谢爷。可是离儿什么也没有,不知道拿什么和爷谈。”长离柳叶般的纤眉蹙成一线。

 “关于这点,你不必担心,我想要的东西,你身上绝对有,可是一旦你拿出来换,我就不退还,你可要好好考虑清楚,她值不值得你这么付出。还有,既然你想要去照顾秦姑娘,我就把若文送回『寒大宅』那儿,爹娘一直很想他回去,偏若文爱黏着你,我告诉他,你最近忙着秦姑娘的事,他才点头愿意回那儿住一阵子。如此一来,你也就不必两头忙了。”寒季书说完话便走开。

 他说她身上有他的东西,但她的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是具有价值的呢?还价值到他主动找她开**换条件?

 长离坐在花园里的凉亭边,仰着皎洁粉的小脸,在月亮探出云外时,享受秋风的吹拂,感受月光的照耀,希望能藉此让思绪清明,让眼前的困境有个解决的出口。

 当她看过小姐后,小姐的丫鬟小娟要她想办法,而她也允诺了小娟。然而事隔三,她一点办法也想不出来。看来不找他帮忙,她是求救无人了。

 她下定决心,才站起身子,吹得冰凉的身体便被一阵温暖包围。

 “秋风夜寒,身上不但不多加件衣服,竟还呆坐这儿一个多时辰,你存心想要受寒的吗?”寒季书就着披风,将她整个人搂进怀里,温热的脸将暖意传递到她冰凉凉的粉颊上,语中的责骂含着疼宠之意。

 长离顺着他的动作,微仰着头倒入他怀里。他真的很疼她,像他这种关爱、宠溺她的方式,她是生平第一次接收到。她感动地闭起眼来感受他的柔情,让这种被珍惜的温暖,随意游散到所有的知觉上,沁入心房,永铭肺腑。

 忽然,她的脸颊感觉到一阵若有似无的濡,她侧脸睁开眼看他“爷?”

 “嗯?”她的表情好像在对他诉说她吓着了。但他视若无睹,故作不解地应声,并抛个疑惑的媚眼逗她。

 “爷?”她被他挑情的眼看得不自在,撇过脸看着天上的月儿,用力地深呼吸来稳定紊乱的心绪。

 “什么事?”他看她不敢问出口,也不打算坦承。

 “爷,离儿有事想和你商量,可以吗?”她下定决心,先把眼前最要紧的事解决,其余的事再一件一件来想方法。

 总之,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真的就算不直,她还是要想办法把船开过去,这就是她奉长离的生活观: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你终于想通了?”他推着她往房里走,心想,时机成了。

 “不,离儿还想不通爷的意思,然而小姐的身子却不能再等了。离儿想过,无论爷要什么,我都答应,只要能让小姐的病好,我随爷开口。爷,这样你是不是愿意帮离儿呢?”她看他高深莫测的表情,顺着他的推动往前走。

 他不吭声也不回应。

 “爷,你到底帮不帮离儿?”她仰直脖子等待答案。

 寒季书一直笑而下语,直到将她推回房里才说:“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能说不帮吗?”

 “爷答应了!明天…”长离兴奋地转身抓住他的衣袖,闪亮的乌瞳诉满感激与释怀。

 “别急,既是答应你,就不会误这事,倒是条件要先谈一谈。”

 “爷的条件是什么?”

 “嗯,你说得太匆忙,我一时想不出什么条件,这样吧!你允我三件事。”

 “三件事?什么事?”

 “第一件嘛,从今而后,你不许离开寒府、不许离开我的身边。”

 “爷的第一条件,是要我终身成为寒府的奴婢?”她试着解释他的话意。

 寒季书难以相信地瞪着她,瞧得她浑身不自在的东张西望,心中则吁长叹短,最后他无力到用着额头往她狠狠一撞,希望她能就此变聪明些。

 傻丫头就是傻丫头,他都说得那么清楚明白了,她竟可以曲解成那种意思!像他那样深情的话,天底下大概只有她会这样解释。

 他瞪着她忍痛的蹙眉,气恼不过她的傻,又用力顶她一下,更痛得她竖着八字眉瞪他。

 他无奈地说:“傻丫头,很晚了,先去睡吧。这事我们先这样说定,如果你想后悔,明天早膳前来告诉我,不然等早膳过后,我就让墨明和笔君去帮你把这件事情办一办,到时候我可不容你有任何反悔的余地。”

 “爷,谢谢你!”长离抓住他有力又温暖的大手,留住他离去的步伐“爷,长离一旦允诺的事从不后悔,只是小姐那儿,还有爷的两个条件…”

 “你放心,我会让墨明去对秦姑娘说明,也会要他把那里打点好后,回来向你禀明,在合理的范围内你尽可做些要求,我也会把适当的权限授给墨明去做。我相信你不是不懂分寸的人,但我一定做到让你觉得不负秦夫人的所托,你认为我这样的做法,换你允我三个条件够不够?”

 “够、够!爷,谢谢你,真的谢谢你!”长离被他的心意感动不已,尽管不知他后两个条件是什么,但他的付出已让她忍不住抱着他道谢。

 原来他一直知道她心里的想法和感受。

 第一次让她主动投怀送抱,寒季书的笑容不断浮到脸上。在她退离怀里前,他心中已打定主意,下次他要教她的,应该是更具体的感谢动作。

 就一个深情的吻吧!

 一个勉强可以安抚他的心,暂时压抑住他蠢蠢动的情-的吻!

 ***

 “衣大哥,小姐的身子还要不要紧?”长离立在的另一边,问着为秦梦蝶把脉的墨衣。

 “已经不要紧了。这一个月来的休养充分,再过些日子她就可以不必躺在上休息了。”墨衣离开畔,来到房里的桌旁坐下。

 长离跟他到桌边,看他为秦梦蝶写下药方“那小姐还要继续吃药吗?”

 “这不是药,这是墨衣开给秦姑娘日常补身子的药膳,小姐不必担心,秦姑娘的身子已经好了。”墨衣搁下笔,重新确认书写的内容无误后,回头看着正扶秦梦蝶起身的小娟。“小娟姑娘,这张单子麻烦你,每天晚膳煮给你家小姐食用,连续半个月,有助她恢复精神和体力。”他将纸张拿给小娟。

 小娟扶着秦梦蝶看了看长离,见长离无意替她接下,才伸手将药方接过来。

 长离当然也看到小娟的眼神,但她不能表示什么。她答应寒季书,只能像个朋友来探望秦梦蝶,其余的事她不能手。她是他寒府的人,不再是秦府的丫头,秦家的事她不许再手。

 “小姐可觉得好些?”长离走回畔,见到墨衣为她搬张凳子过来,点头谢过便坐了下来。

 见状,小娟和秦梦蝶两人换了个眼神,秦梦蝶虽面有病容,但脸上微微的嫣笑依然不减她美人的丰采。

 “好多了,这些日子多亏你和寒公子相助。只是这段日子来,还不曾见寒公子来过,或许等过些日子,我的身子好些,再亲自登门向寒公子道谢。”秦梦蝶温婉的向长离提起这件事。

 长离听到她的话,在心里叹气,她不知道该怎么答覆秦梦蝶。因为寒季书从一开始就和她明文三条,其中一条就是他帮的人是她,不是秦家的人,他不想和秦家的人见面,也不接受他们的道谢,现在秦梦蝶这么说,她要怎么办?

 “小姐,爷没来这儿,是因为书画楼的事务很忙。至于道谢这件事,爷说过,小姐把身子养好那就够了,小姐不必为这事去道谢的。”长离努力把事情轻描淡写的说过去,但是看了秦家主仆的脸色,知道自己说得不好。

 “长离,你的意思是不让小姐见寒公子?”小娟微蹙着眉问。

 “不是的,我…”

 “小娟,不许嘴。”秦梦蝶轻喝一声。她知道长离今的身分,不比以往在秦府的地位,那寒家的护卫和一个叫笔秀的姑娘,就已经把事情说得很清楚了。

 这一个月来她观察过了,长离来时,身旁除了墨衣这位为她治病的大夫外,也一定会有随身护卫。而他们是以一种尊敬的口吻称她“小姐”如果这还看不出长离在寒府的地位,那她一定是病入膏盲,才会无视这情形。

 “小姐,我不是…”

 “长离,你不必再意小娟的话。寒公子没来,一定有他的理由,何况我是接受帮助的人,依照礼数,该是我登门道谢才是,哪有要寒恩人来这儿的道理。”秦梦蝶说得合情合理,脸上带着试探的笑容。

 长离看着那张像是秦夫人的脸,不知如何拒绝,亦不知说些什么,只好保持僵硬的笑容回望。

 墨衣办好事后,一直保持沉默的守在长离身后,他知道长离被她们困住了。主子代的事果然发生了。

 “小姐,若秦姑娘无事代,我们就让她多休息吧。等一下我们还要到书画楼一趟呢。”墨衣开口提醒长离该做的事。

 “啊,我忘了还要到书画楼。小姐,你别想太多事,还是把身子养好重要,长离有事先走,改明再来。”长离起身,心里直庆幸还有事要办,不然接下来的话题,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才好。

 秦梦蝶坐着看长离他们三人起身“小娟,你代我送送他们。长离,关于那件事,就等我身子好些我们再来谈。”

 无奈啊无奈!听到秦梦蝶坚持不放的话题,长离心中大叹无奈,她展出一个无奈的笑意道别。

 “长离,我有话想要和你单独谈谈。”走出房门后,小娟唤住她。

 长离回头,看到小娟那不肯退让的表情,猜想小娟一定有事要谈论。“衣大哥、言大哥,你们等离儿一会儿。”她走回小娟身旁,放低声量“小娟,什么事?是不是小姐或是这儿缺什么东西?”

 “小姐目前不缺什么,但是小姐毕竟是尊贵的出身,这儿的环境…并不是长久可以待下来的。”

 小娟打量环境的不耐眼神,长离见了也略懂一、二。但她不想接续这个话题,直言问道:“小娟,你想要告诉我什么事?”

 “长离,我是要提醒你一件事,寒公子的身分不是你配得起的。小姐虽然目前是落魄了些,但是论家世、相貌、才华都在你之上,你不要想趁人之危,横刀夺爱。”小娟脸色不豫,直话直说。

 “我趁人之危、横刀夺爱?”长离提高声量,不敢置信地重复小娟的话“小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懂。”

 “你不懂?难道你不知道寒公子和小姐曾有过婚约?”

 长离不必她解释,马上明了她的意思“这是你个人的想法还是小姐的?”

 见长离脸色一正,小娟犹豫了会儿,眉一扬“你以为我们不知道,每当你来后又离去时,寒公子有时会在外面等你,是你不让寒公子进来看小姐的吧!你是不是怕他见了小姐,就将小姐接回寒府,反而把你赶走?”

 长离没想过她们会知道寒季书偶尔会在外头等她的事,但她们却猜错了,是他不愿意进屋,而不是她不让他见秦梦蝶。

 “爷赶不赶我,是他的权利,就像爷见不见小姐,也是他的意愿。我称他一声爷,自是尊重他的决定,而现在我想知道的是你所说的话,究竟是你或是小姐的意思?”长离想把事情弄清楚。

 “小姐站在窗口看寒公子来去几次,小姐的心意我很清楚,而且我也与小姐谈过。若寒公子对小姐没有情意存在,怎会因为你两、三句话,他就愿意帮助我们?”小娟得意的扬眉,自以为是的推论。

 “我们认为其实寒公子应该是喜欢小姐的,但你却横阻在他们之间,你用着救过他侄儿的恩情约束他,要他不能来见小姐,好让他<姻缘签> m.HOuZiXs.cOm
上章 姻缘签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