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姻缘签 下章
第七章
“…长离,这辈子最喜欢的东西,爷你一定猜不着,哈哈…爷猜不着,对不对?”长离半眯着眼,一双手急急地在怀里摸着“咦…怎么不见了?不行啊!它若不见了,长离会好心疼、好心疼。”她歪着头,可怜兮兮的说道。

 寒季书从上拿起玉块“别心疼,它不是在这儿吗?”他将东西放到她的手里,然后将她的头拉入他怀中。

 “是啊,它在这儿。”她拿起玉块在脸上,眼神涣散,嘴角勾起一个笑“爷,你好厉害哦,没想到你醉得这么厉害,居然还找得到长离藏在身上的宝贝。其实它是爷的宝贝,可是当爷把它借给了长离后,它就成了长离的宝贝。这两年来,它从来没有离开过长离身上,所以当我见到爷之后,我把它藏起来,因为…我舍不得将它还给爷…”她将玉块放到心口,笑容里掺入了苦涩的愁意。

 寒季书大手轻轻地覆在她手上,垂首贴靠在她的耳畔“你不想还就不必还,改明我帮你用金链子串起来,让你戴在身上,你就不必担心它会掉了。”

 “爷是说真的吗?”长离斜着脖子,靠在他健朗的手臂上,似睡非睡的瞪着他。

 看她若有所思的模样,他猜想她应该累了。从她醉酒到现在,她已经足足说了近一个时辰的话,许多话她重复的说了又说;像玉块的事,她已经重说第三遍了,这会儿累了也是应该。

 今早膳过后,她离开府邸去探望秦梦蝶,由于他不想和秦梦蝶牵扯上任何关系,因而一开始他就让她自个儿去处理。

 但他了解她受恩必报的个性,为了避免她被人永无止尽的敲诈,他命墨衣跟在她身旁,明是为秦梦蝶看病,实则是保护她,并将所有发生的事一一回报给他。

 他今天本来打算等她回府,让她和若文一起用过午膳,再带她去乐府拜访静骧和他的新婚子,然而他在府里等待一个早上的结果,是墨衣命人从书画楼送回来的书信。

 看完书信后,他气恼她不懂他的情意,也生气秦梦蝶的痴心妄想所带给她的伤害。不过眼前最急切的,是他该怎么安抚她受伤的心,让她坦然接受他的情。

 他知道如果她一回府,见到他的第一件事,一定是将承诺小娟那丫头的事拿来和他换任何一个条件,只求他点头答应去看秦梦蝶,好让她完成承诺。尽管他一直是用着恩情来锁住她的人和心,但他的用意不是要她向外人掏心掏肺,再来他这儿榨乾她的一切,只为完成一个无谓的承诺。

 于是他急急出府,独自到乐府待了大半天,让乐静骧夫妇二人费尽心思招待他、只是他整颗脑袋仍装满她的倩影。入了夜,他不好意思继续打扰他们,也不想回府里面对她,便到客栈吃饭喝酒,可脑子里依然想着她,不自觉喝多了酒,才让他兴起假装醉酒的方法,来向她表达爱意。

 当时他认为让她明白他的感情,或许她就不会为秦梦蝶的事伤心,也不会担心他对秦梦蝶有什么眷恋之情,同时又能让她对他的情有心理准备,直觉这真是一举数得的好方法。

 然而他想来想去、算来算去,就是没想到这一点。

 真是失算啊!虽然他曾想过她不会喝酒,打算改天找个机会拐她喝个几口酒,再来看她醉后的娇憨与媚态,猜想那必定是个好玩的游戏。

 没想到他居然失算,竟然把时机拿捏错误。

 今夜,她应该是那个听心事的人,而他才是酒醉诉情衷的人。

 如今却是颠倒了过来,情节完全超乎他意料之外。幸好她的醉言令他庆幸,原来在她的心里早就放进他的情和意,也恋上他的心。

 另外,他听到她谈起童年往事,才真正了解为什么她明知“长离”的含意不好,仍始终恋恋不舍的原因。

 据她说,奉涛风二十岁娶亲,隔年奉夫人便生下了她。在奉夫人生她之前,曾梦见一只美丽的大鸟在天空盘旋不去,由于距离很远,始终看不清大鸟的样子,所以生下她之后,她爹得知凤凰的别名又称“长离”于是为她取下这个名字。

 对她来说,这名字是幸福的源头。然而好景不常,奉夫人生下她后,便一直没来第二次喜讯。她三岁时,奉涛风续娶妾房,尽管奉夫人坚持反对,她公婆和丈夫仍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理由,娶了二房。而奉夫人从二房进门的那一刻起,就带她离开奉家,母女两人独自在庭湖书院后的小木屋居住。

 这一住就住了十一年,她们母女从此不踏进奉家一步,即使奉涛风再怎么恳求原谅,奉夫人依旧坚持不见他,更止长离见他。就是如此,长离从小便没了爹在身旁,又因为长离长得像奉涛风,奉夫人由爱生恨,竟对长离不理不睬,母女之情情若冰。

 而长离为了排解寂寞,就自己上书院和其他人一起读书,书院的人知晓她的身分并没有赶她,然而因为奉夫人的孤僻、乖戾,同年纪的孩童也没有人敢找她玩。至于奉涛风,虽以传宗接代为由续妾,但他的妾室还是没能为他产下一男半子。

 在长离十五岁时,奉夫人因积怨成疾而不久于人世,奉涛风得知消息,赶在子断气前想见她一面,却在奉夫人坚持不原谅之下,徒留遗憾。可怜的长离,则因奉涛风一句“既为人子,父母亡,应守孝一年,以表孝心”的话,从此她真正独自一人守着孤坟一年。

 一年后,在她踏进家门前的一个月,她的二娘也因病身亡。奉涛风连受打击,处理完妾室的后事,决定接受汴京的差事,离开那块伤心之地。长离是他唯一的孩子,数十年来不曾和她相处,他舍不得将她独留在那儿,希望她能陪他上京,再寻良人而嫁。

 就这样,她跟着奉涛风上汴京,让他们有相遇之缘。

 他一直静静地听她述说往事的点点滴滴,静静地看她酣醉的表情。从头到尾,她的表情是安详中带点无奈、伤悲;述说的口吻里没有任何悲怨的激动之情,彷佛这一段孤寂往事,这个没父爱、没娘疼的孩子不是她,而她更在每件事的最终留下一个注脚--

 谁让她的名字叫“长离”呢?

 因为她叫“长离”所以每个人、每件事,都与她保持一个很长的距离。甚至最终是要长久分离的。这是她命中注定的事,她不能在乎,也要学会不在乎。

 “爷,你知道吗?长离真的、真的很想把每件事都看得淡淡的、淡淡的。”她的脸浮起一抹虚无、不真的笑“爷,庵里的师太告诉长离,一个人只要淡然、漠然,就能不挂心、不挂虑,就能清心寡-,就可以身心自在,就不会在乎、不会舍不得、不会伤心、忧郁…”她说着说者,虚无的笑转成了惨澹之,她举起青葱白玉的手,无力地抚着他的脸。“可是爷,长离再怎么要自己看淡,就是看不淡这两件事,所以长离也无法不忧愁。”

 就独独两件事,她不但看不淡,更在心中画下一道长长的影,扣上一道千年的锁。

 “爷,解不开了!怎么办?长离怎么解都解不开了。”她一会哭、一会笑地对他说。

 她指的两件事,一是她的名字--长离。这是十几年来唯一紧跟在她身边的幸福,就算“长离”给人的感觉不好,却是她爹娘所给的幸福,她一生的幸福不多,她不想连个幸福都舍掉。

 一是他给她的玉块。在她成长的过程中,奉氏夫妇从没给过她任何可以留恋的东西,奉夫人临终前曾代所有的东西全部要陪丧,绝不许她留下任何一物。而奉涛风死时,身旁也没有东西可以留给她。

 难怪当他遇见她时,她不但孑然一身,还病到快一命呜呼。因此,当他拿玉块给她时,她很讶异居然有人在第一次见面时,就拿这种小饰物给她,而在一场差后,她收藏了那块小玉块,同时也把他收藏到她的心里。

 他知道她很重视那块玉块,早在他第一次要她同行上街时,他就看出她对玉块的珍重,但他不知道玉块对她所代表的意义竟是这么重。听到她诉说她对他的感情令他高兴,对她说着两人家世背景的悬殊,他则无法否认。而不管她接不接受或爱他不爱,早在七、八年前,他无意中从华山山下的庙里中那张姻缘签时,她就注定是他的人。

 他不否认第一眼看到那张签时,他不但大笑好几声,还嗤之以鼻,恶意地将签纸随手扔到地上。

 哪知道那轻如棉絮的签纸因为一阵风,竟会重新飘进他怀里。他伸手挥了好几次却一直挥不开,这时他顿觉有异,便刻意把签诗背下来,然后慎重地将签纸丢入炉中焚烧。

 正因为那段小曲在他心中留下很深的记忆,故两年前,乍听她自称奉长离时,他心里倍受震撼,一拥而出的情感吓着了他。由于当时想尽速追回皇宫遗失的贡品,他才选择将她先留在破庙,再叫来家仆去带她回寒府。他原是想让自己调适因她出现的震撼,没想到竟因此错失了她。如果当时他勇敢一点,直接将她带走,她就不会去到秦府,也就不会受今的苦和愁。

 该是他出面把事情解决了。不是他不信任她处理事情的能力,而是他不愿再等下去。只是明起连着三天,他必须和齐澍谦进宫,为东宫太子上一些课,好应付文竞这场重要的比赛。

 看来,他必须再等一阵子才能让她了解,他才是她心中那个真正最舍不得放开的人。

 ***

 “笔秀,这么晚了,怎么还未睡?”

 入夜三更,寒季书一入府邸,就发现府里好像发生事情,怎么每个仆人脸上都慌慌张张的。

 “爷,您回来了。”笔秀匆忙点头问候,转身又住厨房走去。

 “笔秀,这么晚了,你还要去厨房吗?”他看她走向通往厨房的拱门。

 “嗯。”“为什么?”他话一出口,马上想到她大概是要为他去弄盘点心来。“你别忙,我已经用过了。”

 笔秀怔怔地回过身看主子,想到主子误解她的行为,连忙开口:“爷,您肚子饿了吗?”

 “没有,所以…”

 “那就好,因为奴婢要去煎药,恐怕一时会忙不过来,无法为爷煮东西。”

 “煎药?你说要为谁煎药?”

 “当然是为离儿小姐呀!”爷今晚的反应有点差。

 “她怎么了?”原本平静、祥和的俊脸,逐渐泛起危险的风暴。

 糟了!她忘了爷还不知道小姐病了。笔秀在心里骂自个儿千万次笨蛋,这么重大的事,怎么会忘了说。

 “爷,小姐生病了,刚才还发着烧,墨衣和笔君他们在房里,爷可以去问他们,奴婢要赶快去煎药了。”笔秀跑得比风还快,一晃眼已从他发着怒火的眼底消失。

 “可恶!人好好的交给你们照顾,你们居然让她生病,又没人来通知我。”寒季书爆发怒气的大吼,随即如同一阵狂风扫落叶般的卷进长离的房间。

 长离刚退了烧,身子虚弱的闭起眼休息,听到寒季书在外面如狂狮怒吼,眼睛勉强睁开,就见到他怒气腾腾的俊脸出现在她上方。

 “爷,你回来了。”她问候着他。他一味瞪着她不语,她勉强从绷紧的热脸上扯出一个笑容“这么晚才回来,你一定很累了,要不要先回房休息…啊!”“我以为你病得很严重,原来还好嘛,还有精神可以跟我说这些风凉话,看来墨衣的医术进步不少。”他抓着她坐起,头顶着她的额,测量她的体热大概是他的双倍,骘的双眼倏然眯起,怒气腾腾地说:“为什么会病着?我是怎么代…”

 “爷,别怪他们,是长离自己不好,又不小心…”

 “你还敢说,自己的身体不懂得珍重、自保,你存心想教我心疼,让我生气吗?”对她纵使有再多怒气,他也只是将她用力的搂紧来发不悦的心情。“说,什么时候生病的,为什么生病?”

 长离将螓首贴在他的肩窝思索,迟迟不开口。

 等不到回答,寒季书凤眉横扫一方“笔君。”

 被点到名的人一脸自认倒楣的站出来“爷,小姐于入夜时分开始发烧,发烧是因为奴婢的疏忽,没注意下午起了风,没为小姐拿件披风,让小姐自己在那儿读信想事,结果…结果…”笔君不敢把事情一古脑儿全说出来。她知道一说出来,主子一定会生气、抓狂。

 “结果我不小心睡着了。等到笔君来唤我时,依然觉得身子很累,我回房里躺下来休息,没想到再睁开眼时,身子就难过得很。”忍住想咳嗽的-望,长离接着笔君的话尾,一说完就开始咳个不停。

 他拉她入怀,拍她的背顺气,锐利的眼直瞪着笔君。

 笔君当然明白主子的意思,她又不是今天才跟在他身旁做事,哪会不知道主子的心思。

 “爷,小姐有些事没说,小姐…”

 “笔君,我…咳咳…我…”

 “你想要什么?”他一直为她拍背顺气,看她捂着嘴,咳到声音都哑了。“倒怀水来。”

 “是。”笔君手脚俐落的从服命令,一边报告内容“小姐晌午时收到两封信,还说要拿到凉亭那儿看。是奴婢太过轻忽,见骄高高挂着,没有为小姐加件衣裳就去忙别的事情,到天气转凉了,回头拿件披风去时,小姐已经哭着趴在那儿睡着了。那时奴婢摸摸小姐的额面和手心已有发烧的现象,就唤墨衣来将小姐抱回房里看病。爷,对不起,都怪奴婢没有尽到责任,才让小姐生病受苦。”

 “爷,你别生笔君的气,这不关她的事,是长离--”长离又抬起头说话,但又如同之前一样,头被他的大手回怀里。

 “信是谁写的?”

 “有一封属名是小娟,还有一封…”笔君看不到长离的表情,却看到主子愈来愈深沉的眼,这是山雨来风满楼的徵兆。她把眼光转向身旁的同袍求救,却得到一个爱莫能肋的眼神,只好自认倒楣的说:“还有一封署名叫阿山。”

 “阿山!”

 一点也不大的声量,听在长离的耳里却是如雷般的响亮,她仰头一看,他的表情糟透了,但他温柔的声音却足以把她吓破胆。

 “爷。”她气虚声弱的唤他。

 “嗯!”“山大哥…”

 “嗯!”“爷,小娟她…”

 “嗯!”经过几次的挣扎,她不知道该怎么启口说明,他冷淡的表情、漠不关心的回应,都在在让她开不了口。

 室内沉寂了下来,在笔秀端药进来后,依然弥漫着死静的气氛。

 “爷,小姐的药…”笔秀小心、小声的问。

 寒季书伸手接过药“把药喝下去。”他端着药碗凑到长离的边。

 长离撑着昏沉的脑袋,连同他的手一并扶住,皱着眉把药喝完,就像以往一样,恶心翻吐的感觉由腹肚直冲喉头。

 “恶…”她捂着嘴,他也捂着她的嘴,一手直拍她的背。

 “你们下去。”

 寒季书一声令下,笔君、笔秀立即相继走出房门。墨衣向前在他耳畔以极低的声音,不让长离听见,快速的说完后便离开。

 “好一点了吗?”冷淡的声音里,藏着他浓浓不舍的心情。

 长离一直等到恶心感不再,身子才无力的靠回他怀里“信在长离枕头下,爷要自个儿看吗?”

 见她闭着眼,虚弱地贴靠在他怀里说话,他嫉妒的眼色从精锐的凤眸里褪去。“你已经没有力气说明了吗?”

 “爷,山大哥的来信没有恶意,他说他打算到北方大漠重新生活,近绕经汴京城郊道。有一夜,他遇见了一批人,听他们的口音不像中原人,于是他独自躲在暗处偷听他们说什么,才知道他们是受雇于人,特地来暗算『京城四君子』。他听到四君子的名字中,有一个人的和爷一样,所以他折回京城来打探到爷和我的消息,便写了这封信给我。他来找我并不是如爷想得那样。”

 长离退离他的怀抱,看他不言不语的表情,高深莫测的教人猜不着他的思绪。她勉强离开让人留恋的怀抱,困难地从枕头下取出两封信,一起放入他的手中,头颅颓丧的重回他怀里。

 “爷,小娟的信你自个儿看,里头有长离想和爷商量的事,只是…”她说不出口。

 思绪在这几沉淀后,因见不到他而更加想念他,私心亦发张狂加重,她真的不想让他们两人见面,不想去做撮合他们之间的媒人,更不愿意把他让给别人。即使他从来不是她的,但她就是想保留他对她的注意力。

 她对他真的有很大、很大的非分之想,不管两人之间存在多大的距离与差别,她的心不知道在何时被他填满;以往的不在乎,也全都变得在乎和在意。

 从前的她,不管处在怎么恶劣的环境,不管要与人怎么难分难舍的分开,她都能保持着一颗淡然、无谓的心情。然而,如今那个安然自在的奉长离不见了,也找不到了。

 她变了,真的变了。虽然她知道自己变了,却无能为力再改变回来。

 为此,她后悔那一天回来后,没能开口对他说起那件事,如今经过三天的相思,心里喊他的名愈多次,愈不能克制的投入感情。于是她的私心变得更重,重到连以往对人一诺千金的原则,也变得不再具有任何意义。

 她好痛苦,她这辈子所学的事、所读的书,以及现在心里的想法,完全都背道而驰。她难以抉择,也找不到答案让自己释怀,因此她开始磨着自己的心,希望能磨练出以往的清明与无挂。

 可惜啊可惜,她做不到,真的做下到。

 唯有痛哭是她能做的事。因此今天在凉亭里,在没有任何人的情况下,她彻彻底底的大声痛哭一场,也连带把爹娘去世当时所没下的眼泪,全在今天一并痛快的哭出来,反正这一切都没有人会看到,她又何必掩饰得那么痛苦呢?

 寒季书把满脸愁绪的她轻放回上。就算已经昏睡过去,她忧愁的表情还是不变。他为她盖上被子,取出她手上的信,静静的把信看完后,视线又回到她的脸上转。

 阿山的信,大致上如她所言,而她唯一没提的,是阿山对她那段关心的问候。至于小娟的信的内容更简短,只有短短一行宇--

 长离,不要忘记你承诺过的话,小姐等着和寒公子见面。

 小娟

 他摸着早被她掐皱的信纸,直盯着上面的字,愈看心愈冷。墨衣说她拿着这张纸痛哭了一下午,这值得她生这场病来换吗?

 她不想让他知道她哭过,不想开口对他说。那么,他就偏要她开口求他,偏要她在他的怀里痛哭;他要她在他的眼前,清清楚楚的出对他的感情。

 他要她真实的面对他和她的感情。

 ***

 “爷,傅公子正在前厅,来探访小姐。”笔君端着药碗给长离,并通报消息。“还有,秦姑娘的丫鬟又送信来给小姐了。”<姻缘签> M.hoUZixS.CoM
上章 姻缘签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