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火把姻缘 下章
第十章
 阳光温煦普照的早上,侯荔高高兴兴的挽着耿识涯的手臂,说是要到街上看热闹,一路上天喜地蹦蹦跳跳的,来到双燕拱桥两旁的市集。卖旧物的小贩倾巢而出,排列成一条长龙市集,沸沸腾腾的叫卖声此起彼落,也不枉“州桥夜市”之称,直至通宵达旦来往的民众仍络绎不绝。

 在拱桥上头,还有击丸蹴鞠、踏索上竿、鼓板小唱等杂耍表演可看,而侯荔就是冲着这点才来的。

 “你真爱凑热闹!”耿识涯依着她在人群里钻东钻西,看到她粉的脸蛋儿被太阳晒得快融化了,状似苹果红彤彤的,更是可爱极了!心念一动,伸手忍不住偷捏一把。

 侯荔张口作势要咬他的手指,却被他飞快的用另一手握在掌心。

 “张牙舞爪的,你舍得这样对待你未来的夫君?”

 “谁?在哪里?在哪里?”扭着脖子踮起脚尖,她故作怔诧的极眺望。“怎么我瞧不见我未来的夫君?”

 “真没瞧见?”

 “是没瞧见呀。”

 他脸上出难得一见的气笑容,揽将她整个抱起,在花瓣纷飞的和风中绕着圈圈衣袂飞扬,热烈的目光中寻到彼此眼中的深情,不相识而笑。

 侯荔被他转得头都快晕了,不住求饶咯咯直笑。

 “好了好了,瞧见了,快放我下来!”

 当他们沉浸于快乐气氛之际,殊不知前方大批皇宫队伍杂沓而来,马蹄奔行间尘土飞扬,周遭人等不遮鼻掩耳纷纷后退,让出一条宽阔大道来。

 “让开!让开!”

 耿识涯察觉在先,连忙小心放下她,环抱彼此身躯跟着后退。

 “怎么回事?”他没见过这等阵仗。

 “一定又是有什么高官贵人要经过了。”盯着那顶金身大轿,她嗤之以鼻的附在他耳边说道。

 “哦?”不妙的是,侯荔的目光余角无意望到一行出殡的牛车,且那披麻带孝的女孩儿竟是雁儿!

 “哎呀!又来了。”大惊失的她,不由分说轻功一跃便冲过去。

 “荔○?”耿识涯不明就里,立即追上。

 雁儿垂着螓首,嘤嘤哭泣的抹着不成串的泪珠,几名壮丁推着牛车,上头摆着材质简陋的棺材,棺材顶上覆了草席,没人吹笛、没人打鼓,准备朝预定好的安葬地点前去,没料到会遇上皇宫里出巡的队伍。

 “雁儿!”侯荔一落地便拉住她骨瘦如柴的手臂,迭声喊着。“改道、改道,前面有高官要过,你们会讨晦气的。”

 雁儿抬起泪眼蒙的脸,见来人是那个好心帮她的姑娘,激动得双膝一屈,当场就跪下去。

 “是恩人小姐!请受雁儿一拜…”

 侯荔眼明手快的阻止她,额顶冒冷汗。

 “哎呀呀,没时间跪我了啦,快点快点!换个方向走。”对着其他人呼嚷着。

 “可是…”

 耿识涯追上后立刻明白了情形,不过终究迟了一步。

 “什么人大胆挡住皇族大轿,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一个身着铁袍锦冠的大统领冷面喝着,队伍随之停下。不用说,他已经注意到牛车上的那副棺材。“啐!竟然是出殡的棺材车,这岂不是触霉头来着?”

 侯荔还来不及反驳,就看到轿内的人掀起帘幕,一个苍老嶙峋、眼神炯亮的老人出头脸,接着和另一个看来狡黠聪颖、剃了光头的小沙弥打照面,古灵怪的模样煞是讨喜。

 “凝真,不得无礼!”老人沉哑而威严的声意出,哄哄的四周霎时鸦雀无声。

 年不过十岁上下的小沙弥突地蹦下轿身,带着看热闹的心情斜着脑袋瓜,一跳一跳来到了雁儿与侯荔的跟前。他倏然愣住,眨眨圆滚滚的眼睛,似有重大发现,认真的把脸凑近侯荔的身上嗅了嗅,抬起头,忽地咧嘴一笑。

 “大姐姐,你的身上好香噢!”

 小沙弥怪异的行径让侯荔毫无预警的呆伫在原地,蹙在眉间的皱折加深,她瞪着他退了一步。

 “小师父,你这是在做什么?”

 “闻你身上的味道呀,真的好香噢。”小沙弥齿灿笑。

 此时,老人在轿上听到小沙弥的话,脸色微微一变,仿佛听出了其中玄机。

 面对这种莫名其妙的局面,她如坠五里雾中,实在摸不着头绪。

 “大姐姐,你脚上的银链子,为什么不在了呢?”

 “银链子?”她震惊的瞠大眼珠子。

 这怎么可能?一个住在皇宫内院的小沙弥,为什么会知道她脚上曾系着一条银链子?哥哥们说,他们会捡到她就是看中了这链子,还说这链子说不定是唯一能证明她身世的东西呢,要她小心保管。

 因此打自她学练轻功开始,便将它宝贝似的珍藏起来,生怕飞来窜去时一个不小心弄丢了。

 “是啊,那条银链子价值连城,你不会弄丢了吧?”

 她像瞪着一个怪物似的瞪着他,却不愿正面回答他。“小师父,你为什么知道这些?”

 “我知道的可多了,包括你颈子下面还有道紫的疤。”

 小沙弥自豪的朗声应答,那笑得无纯真的表情却吓得侯荔面无血

 “你…”不对劲!不对劲!真的太太太不对劲了!

 无故冒出个小沙弥,说出她的事却正确无误,她连他是谁都不知道,他却可以将她的一切说得清清楚楚。

 难不成——这和她的身世有关?她骇地倒一口冷气。

 “大姐姐,我师父说的很对耶,你今天果然出现在双燕拱桥边,我们没白跑一趟呢!”

 “你…你们到底是谁?”她只能抓住耿识涯温暖的手,来控制自己冰冻的手脚不至僵硬。

 小沙弥把两手搁在背后,仍旧摇头晃脑的嘻嘻笑笑。

 “嘿嘿,让你猜猜呀,你如果真有皇族的血统,应该不是个笨蛋才对。”

 “皇…族…的血…统?”喉头干的有如荒砾大漠,她极力挤出微弱的声音,觉得现实离自己愈来愈遥远。

 “够了凝真,不能再闹下去了!”不知何时,老人已由侍从搀扶着来到面前。他身着铁灰色朝服,锐利深邃的眸子炯炯发光,脸上神情显示着一种深不可测的智慧。

 “是的,易大人。”小沙弥努努嘴,双手合十退到一边去。

 易玄良凝住视线,彻彻底底的打量着侯荔,在小沙弥凝真确认了这位公主身分的同时,心中亦是感慨万千。

 想当年陛下对温柳何其宠爱,如今却在暗地里废黜温柳后室之实,任由萧瞿蓉坐大后宫成为新后,这荒谬至极的皇室丑事,他这个相国却不上手。

 为了这受诅咒的五位公主,皇后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

 不过如果将这五位公主一一寻回的话,或许陛下对于温柳的关爱会重新复明。

 “你叫什么名字?”

 直觉告诉她,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要发生了,如果她想逃,也逃不掉了。

 轻咽口气,她勇敢无惧的抬头。“我叫侯荔。”

 “算算日子,你今年也十八了吧?”易玄良的目光柔得无害。

 “嗯。”“那么,你是在哪儿长大的?”

 “为什么要告诉你?我连你们是谁都还不知道呢。”防人之心不可无,她开始高筑防备之墙。

 “这和你的身世有关,你想听吗?”

 易玄良恭敬谨慎的一句反问,问傻了侯荔身上的每一神经。

 身世?

 “我乃大理国的相国易玄良,至于小师父乃是崇智国僧的单脉传人,法号凝真。”

 “那又如何?”她其实早已牙关打颤。

 “虽然未经实物佐证,但是,你有可能是十八年前皇后娘娘所生下的五公主之一。”

 “什、什么?”

 “姑娘极有可能就是失散的公主。”他再重复一次。

 “公…主?”不行不行!这个刺太大,侯荔的心脏不够力,承受不了这宛如青天霹雳的事实。

 不——会吧?!

 她这个自小在“无偷窝”混大的小小偷,竟是尊贵的公主之身?

 思及此,她翻个白眼,腿软的就要倒进耿识涯的怀里,哪里知道他比她更为错愕,两手僵在那儿,人没接着,眼睁睁让她摔到石子地上。

 “哎哟…”

 至于后续的连环反应,除了飞狗跳,还是飞狗跳!

 十八年前,身为云南大理国王的段政兴,本该欢迎喜喜子生下龙子凤女的喜悦,然而他没有。

 他可以主宰整座城邦人民的性命,却无法决定自己女的存活与去留,这讽刺的命运捉弄,全因这残酷恶毒的诅咒。

 温柳生产那,原本晴朗的天气开始异象不断。

 转瞬间,雷声隆隆和闪电不断,预告着暴风雨来临的征兆。

 紧接着,铅灰色的乌云层层密布,遮蔽整座山头,气势磅磅备盖着矗立于山林深处的大理皇城,连依傍边境的陡峭岩壁、黑沉沉的苍洱湖水全隐没在阴影之中,冷的强风刮过荒凉的高原,促使一群群飞马四下盘旋,惶急不安,仿佛要逃避即将来临的大灾难。

 狂风、骤雨、暴雷、冰雹接二连三,人心惶惶,以为天就要崩塌。

 根据国僧崇智大师早先观看星象的结果,由于段政兴早年征战讨伐得罪过许多人,招来极度怨恨、意图报复之人士,才会用巫之术加施在他子温柳的身上。她怀有的五个女婴若不在注定时辰剖腹取出,还有血崩的致命危险。

 等女婴出世,就得将她们一一送出宫,不得让温柳见到她们的样子,否则仍将面临意想不到的灭亡惨剧。

 等五位公主安然长大,有所归宿,崇智大师就能凭着星象波动将她们一一寻回,重享天伦之乐。而且,除非续妾,否则段政兴休想传有龙子。

 孩子出生后,每个婴孩雪白的颈间锁骨上,都神奇的各有一道闪电般的紫疤痕,像是嵌上去的紫水晶,光滑无痕的皮肤表面微微隆起,晶莹剔透得不可思议,似乎是她们五胞胎独有的胎记。

 段政兴也在她们小小的脚踝上各系了一条银链子,做为往后相认的证明。

 从此五公主的命运,变成一个个未知数。

 绫罗绸缎穿上身,翡翠珍珠围成串,金银玛瑙别满襟,胭脂玉粉抹花脸。

 瞪着铜镜里的那个妖怪,侯荔觉得自己成了四不像!

 总说人要衣装,佛要金身;可看她这模样,说温婉又没几分柔驯,说气质也没培养过,说端庄连脚都并不拢,东瞧西瞧也没个公主的丰采。

 真惨!

 今个儿皇上也就是她要改称呼的父王,就会派出盛大的队伍将她接回宫里,可她心底焦急的是,她和耿识涯的婚事怎么办?

 “荔○,你怎么了?”君梦弦将她的发髻扎稳后,在意到她出神的表情里有着深深的忧郁。

 “二嫂…”侯荔鼻子,那浓厚的脂粉味教人不舒服的。“我觉得好不真实哦!就像做梦一样。”

 “那么,一定是个很美好的梦,是不?”她柔美的角向上一撇,欣羡地抚着侯荔的脸庞。

 “我不知道,说不定进了宫,我的苦难才开始。”

 “怎会这么想?你是皇上皇后盼了十八年才找到的公主,他们疼你都来不及,怎会舍得给你苦难?”

 “因为我什么规矩都不懂啊,又是个小偷,你确定他们不会嫌弃我?”

 “话不能这么说啊,你若没有被你二哥三哥捡去,能不能活下来都还是个问题呢,更何况大哥已经收山不干了,皇上也颁了圣旨,让‘无偷窝’的人一生衣食无缺,又怎会嫌弃你?”

 所以现在满城的人都说,这“无偷窝”更是捡对人、押对宝!简直是一人得道、犬升天呀,

 心头的不安稍稍抚平,侯荔还是没说出在最角落的那个恐惧。

 “好了,瞧你这模样真是好看极了。啊,识涯还在外头呢,我叫他进来瞧瞧。”是了,难怪她一直觉得自己忘了什么。

 侯荔起身离开镜子前,站在古边,仰着脸眺望无穷尽的天际,见那一朵朵风姿万千的浮云悠游自在的漫天翱翔,她忍不住大大的一口新鲜空气。

 此时,有人无声息的步入房内,将门轻掩。

 他慢慢的走到她身后,专注的望着她身上崭新的行头,心中竟有说不出的挣扎与感伤。

 “识涯?”听到熟悉的叹息,侯荔立刻掉过头来,展现甜腻的笑脸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为什么不出声?”

 耿识涯却笑不出来,黝黯的双眸里尽是无助。

 “怎么了?”她收起笑意,不平静的思又起波澜。“不是说好不难过的吗?等我进宫见着了父王母后,就会禀明我们的事,让你顺顺利利的娶我。”

 “你真确定皇上会准?我只是一介平民。”他苦涩地摇头。

 “如果他们不准,我宁可回‘无偷窝’继续当个小老百姓,顺理成章的和你结为连理!”她鼓起腮帮子气呼呼地撂下话,想藉此让他放下心中的结。

 “别傻了,你是堂堂大理国的公主,怎能说这种无理取闹的话?”

 “管它公主不公主,反正我也不认得他们,就让别人去顶替算了。”将整张脸埋进他温热的口,毫不在乎脸上的胭脂沾上他的衣服。

 “易相国不是说了,当年把你送出宫实不得已,你的母后这些年为你们吃了不少苦,你忍心让她继续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我…”

 他说的对,在听了易相国的话之后,她着实了好几天的眼泪。那该死的诅咒打散了属于他们的天伦之乐,若她不回宫,母后说不定会亲自出宫来找她,然而她还生着病呢,她这个做女儿的于心何忍?

 “无论如何,我一定会死烂打,想尽办法说服他们的。”她目光炯炯又信誓旦旦的。“识涯,你答应我,一定要对我有信心,而且,绝对绝对不能临阵逃哦!”临阵逃?亏她想得出这种形容词。他纠结的眉心得到释放,将怀中的人儿搂得更密。

 门外突然传来叫唤声——

 “荔!皇宫的人来了,你如果准备好了就到殿上。”话甫落,侯立强突地伤住口。他是不是应该改称她为公主啊?

 侯荔无心理会,还是沉溺在爱人温暖的臂膀里不肯离开,心中早已百转千回。

 “走吧,别让外头的人等太久。”尽管他也同样不舍,却无法一味逃避,天真的以为现下是永恒。撇下心头的忐忑忧抑,他又再度让侯荔离开了他身边。

 拖着千斤重的步履到了三宝殿,只见侯立史颓坐在金椅上,脸上老泪纵横,早已泣不成声。

 “大哥——”

 本来还想佯装兴高采烈不让大家伤感的她,这会儿看到大哥这个年近半百的大男人为她掉泪,累积多的愁绪全一古脑儿涌上,眼眶马上出闪烁的泪光。她跪在侯立史的跟前。

 “荔谢谢您十八年来的照顾与疼爱,如果没有您,荔或许沦落到街上去乞讨,说不定还被坏心人家卖到院里。”她字字说得哀哀切切,如临生离死别一般,说罢便磕上三个响头。

 侯立史的哭相虽难看,却哭拧了在场每个人的心情,再也不认为侯荔成为公主是件好事。

 “快些起来…我怎舍得你这样跪我?”他抖着手倾身向前,将侯荔搀扶离地,却又哭得更大声了。

 “大哥,别哭了,你不是最爱面子的吗?也不怕大家取笑你。”见他鼻涕都快滴下,侯荔掏出袖帕,泪中带笑的替他抹揩着。

 “从今以后,你就是大理国的公主了,回宫之后,可务必记得时常回‘无偷窝’来看看大伙儿。”君梦弦依在丈夫身边,眼中同样充泪,知道身旁的人其实也强捺着哭意所以不出声。

 “我会的,不管未来如何,我永远都是‘无偷窝’的一员。”水汪汪又无比清亮的眼睛盈泪,她朗声对大家承诺着。

 此刻皇宫派来的大批队伍已在殿外恭候多时,马儿不耐地仰头气,热袭得每个人口干舌燥。

 “该走了,公主!”易玄良恭敬有礼的沉声提醒。

 “嗯。”在队伍接她的同时,也是她接了未知的命运。

 万般留恋的看着耿识涯那凝在眼中的千句不舍,她给了他一个娇俏动人的笑容,仿佛在告诉他:要对我有信心,我会很快很快回到你身边的!

 只有他懂得她笑容里的含意,他在心底点头,明白她不会教他失望的。

 数不清有多少日子,她未曾再见过皇上一面。

 长久的卧病在,也难怪他烦得不想再来“蕴影宫”因为每回来都得面对她那张病恹恹的脸。身为一国之君理万机,哪有心思理会她的倾盆悲苦?

 然而今个儿不一样,经过这些天的调养进补,再苦的药她都进肚子里,因此气好了许多,不但能四处走动,亲自替楼台边的盆栽浇水,还连夜制了一条凤凰绣帕,当作是给女儿的见面礼。

 段政兴一早便来到许给侯荔的“无忧阁”意外见到温柳那依旧美丽绝尘的面容,不窒住了呼吸。

 “霜儿,我好紧张,易相国去接她回宫,这会儿不晓得到了没有?”温柳忙着打理阁内的布置,原本苍白的双颊有着劳动后的美丽晕染,完全没注意到门外的夫君。

 “娘娘别紧张,应该快到了,您别一直走动,还是坐下来歇歇吧!”宫女霜儿担忧的说着。

 “可是…”

 温柳踌躇着张望,不期然对上段政兴那炽热的目光,震愕地赶忙躬身施礼,霜儿也大惊失地跪了下去。

 “皇、皇上吉祥!”

 “都起来吧。”

 殷盼了十八年的重逢,也化解了夫两人隔阂许久的陌生。段政兴的视线始终定在温柳稍嫌单薄、却婀娜娉婷的身影。他自知冷落她好长一段日子,却没料到她对他仍有着强烈的吸引力,若非十八年前发生那等悲剧,使她无心再与他同枕而眠,他根本不会转而续妾。

 还没说上话,外头的管事突地急急忙忙跑进来。

 “启禀皇上,公主已经安然回宫,现正在来‘无忧阁’路上。”

 温柳一听,抑郁的黯眸立即绽放出欣喜的光彩,薄巧如绸的瓣扬起弯弯的弧度。这一笑,让段政兴的心为之震颤,犹如大旱后的甘霖,何其珍贵!

 须臾,一个玉雪可爱、清新脱俗的女孩儿,踩着别扭的步履跨进大厅,神采灵活的眼睛新奇赞叹的望着周遭一切,直到对上了温柳那泪光隐现的眼睛,她定住不动。

 “女儿…我的女儿…”温柳再顾不得仪态的扑上去抱住侯荔。“娘亲等得好苦好苦,总算盼到了你…”“你是我的母后?”这一定是废话,要不然她为何也热泪盈眶?为何口感到疼痛?为何情不自的紧紧回搂这个漂亮的女人?

 温柳哭得不能自己,段政兴走到她的身后,轻轻将手按在她的肩上。

 “找回了女儿你也哭,总是这么孩子气。”

 听到这个浑厚磁的嗓音,侯荔着鼻子抬脸眨眼睛。看着眼前这个英气发、不怒而威的男脸孔,心底有了个谱。

 “那么你就是我的父王了?”她没有一丝畏怯,也忘了相国先前代过的礼仪和规矩,倨傲地斜看他。

 段政兴笑了,他腾出一只手来摸摸她的头。

 “不愧是在‘无偷窝’长大的孩子,很有胆量,居然敢这么问我。”

 “既然你也在这里,那我可不可以先跟你商量一件事?”

 “什么事?”

 “我要嫁人,而且已经有对象了。”她说的理直气壮,也没有脸红害羞,好像这事再自然不过。

 段政兴自然知道这是命中注定,崇智国僧已说过,要破解诅咒,唯有公主们寻到归宿时的星象波动。但他没有马上笞覆,只是将站到一侧的温柳轻轻拉到身前,深深注视着她眼中的惶恐与疏离。

 “你说呢?”

 “我?”温柳有些惊惧,不敢相信皇上还会询问她的意见。“…找回了女儿还能再多个半子,我自然是无异议的。”

 “就听你的。择个吉良辰,让儿风风光光的出嫁。”他转向侯荔。“不过得先说好,你要先回宫里住上一段时间,你和你未来的夫婿再决定要成家立业之事。”段政兴倒也干脆,乐于见到这一家团圆的融洽气氛。

 对于这么简单就解决棘手问题,侯荔有些难以置信,眼珠子瞪到快掉出来了,才兴高采烈的又抱住了温柳

 “哇,太好了!太好了!我好爱你们、好爱你们哦!”她撒娇的迭声喊着。

 温柳感激于心的轻轻瞥了段政兴一眼,知道他同样在乎女儿,所以愿意不痕迹的做出让步。

 已经够了,不是吗?不枉他们夫一场。温柳在心中足的想着。

 难受的扭扭因久坐而麻痹的娇,空空如也的胃早已哭喊多时,侯荔再也按捺不住,偷掀起红巾一角,嘟着嘴环扫这空的新房,骤觉两盏火红喜烛太过刺眼。

 “可恶!不会真要彻夜狂吧?”听着外头震天价响的庆祝声,她一方面蠢蠢动,一方面又谨记着母后的谆谆教诲。

 但,到底是谁规定新娘子不能一块喝酒狂的呢?她忿忿不平。想不到当了公主之后反而剥夺了她爱看热闹的兴趣。

 一气之下,豁出去的将红巾整个扯下,重重一跺脚从榻上站起,决定把那桌丰盛的食物毫不留情的扫个光。

 左一口烧羊蹄、右一口汤烹鱼,不慌不的把芙蓉饼、丰糖糕、永晶龙凤糕、韵果等垂涎已久的点心尽数进肚里。

 大快朵颐过后,桌面杯盘狼藉,硬被满的肚皮,隆成一座小山丘,她甚为满意的打着隔,颤巍巍的步回喜,呼出一口气。

 “吃得好累…”她咕哝地逐渐下垂的眼皮,脑袋瓜开始不清醒,觉得手脚绑了大石头,沉甸甸的。

 咚地横倒在榻上,凤冠滚落边,她再顾不得新娘子的形象,捧着凸出的小腹,意识模糊的渐渐睡去。

 因此,当耿识涯勉力撑回新房时,眼中所见的就是这副情景。

 他不哑然失笑。也只有她这个草上飞公主才会干出这等好事。

 放缓了脚步来到沿,他伸手轻轻拂去她两眉之间的纠结,继而执起她有些油腻的小手,细心的取了条巾替她擦干净。

 侯荔嘤咛一声从恍惚的梦境中醒来,惺忪地眯眼看他。

 “好久哦…把人家丢在这里…”侧转身子,她孩子气的喃喃自语,抓住他的手掌弄着。

 “我能全身而退已是侥幸,没有醉醺醺的回来算不错了。”他眼中盛载着万缕柔情,脸上似笑非笑。“看你自己一个人待在这里也自得其乐,东西都被你吃光了。”

 “我饿呀,哪像你那么好,可以大吃大喝的。”

 “傻瓜,我可是被你哥哥们整惨了,幸好我娘帮着我挡酒,要不也不晓得要闹到什么时候。”

 “是噢,原来娘这么厉害呀。”

 “她不是真替我喝酒,只是恳求大伙儿饶了我一马。”

 这会儿,侯荔突然精神一振,故意摆出一个人的姿态,一手摸着下巴,一手摆出莲花指放在口,半带娇羞的噘起那张杏红色的小嘴,裙子底下的两条腿还叉在一块。

 “亲爱的夫君,宵一刻值千金,你还要和我聊到什么时候嘛。”

 耿识涯有一刹那的傻眼,被她这样逗趣的表情闹得一笑不可遏抑。哪有这么迫不及待的新娘子呢?但偏偏眼前就有一个,而且——还是属于他的!

 “是的,亲爱的娘子,夫君马上为你服务了。”

 拉下双喜鸳鸯的火红帘幕,耿识涯的声音里有着促狭。是的,可不能再让老婆大人久候了!  m.hOuzIxS.COm
上章 火把姻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