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夜敲门:萌凄哪里逃 下章
第11章 护短的孟先生
一句话,成功泯灭了白童惜最后一点同情心。

 按响701的门铃,半响,一个微弱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谁?”

 白童惜朗声:“阮眠,是我,丁力已经被我们制伏了,你快开门吧。”

 一阵拖动沙发的窸窣声后,门口掀开了一条出阮眠劫后余生的脸。

 看到白童惜那一刻,阮眠很感动,她事后躲在卫生间,越想越觉得不妥,白童惜丢下丈夫跑回公寓,指不定会被婆家的人怎么数落。

 阮眠眼红红的说:“你不该来。”

 白童惜嘴角弯起来:“没事儿,我不放心你。”

 从口袋里摸出烟盒,掏出一叼在嘴里,点燃深一口后,孟沛远懒懒的问:“有绳子没有?”

 阮眠点头:“有,我马上去拿!”

 几人齐心协力绑了丁力后,接到求救电话的孟景珩带队冲上了楼道:“不许动!把手举起来!”

 激光的绿点扫到众人身上,最后定格在孟沛远的脑门上,持的孟景珩一楞,忙对小队的人摆手:“先别开!”

 “大哥。”孟沛远缓缓的举高手,脸不红心不跳的说:“救我。”

 白童惜嘴角一,丁力像只沙猪一样被捆在墙角吭哧正是孟沛远的杰作,他还有脸提“救”字?

 孟景珩将头上的防爆面具摘下来,有些恼火的问:“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在接到孟沛远的报警电话前,孟景珩正和林暖鱼水之呢,一听见宝贝弟弟被劫持,吓得孟景珩直接在林暖身上丢盔弃甲。

 在媳妇面前丢人不说,为了不惊动孟知先和郭月清,孟景珩从家里偷偷溜出来,又是调集人手又是打电话联系救护车的,结果,孟沛远就给他整了这点破事!

 孟沛远揽住孟景珩的肩头,笑:“大哥,生气了?”

 “能不气吗?你存心想把我吓死!要是你出了什么事,全家不得跟着炸喽!”

 孟沛远沉沉的笑,心情很好的样子。

 孟景珩见不得弟弟、弟媳受一点伤害的可能,扬手让底下的人把疑似恐怖分子的丁力扭送到楼下的警车。

 “收队!”

 “是!”孟景珩率队预备离开,孟沛远的声音追上了他:“哎,哥。”

 跛了的左脚有点费劲的折过来,孟景珩问:“还有什么事?”

 “这男的喜欢家暴,你留神多教育一段时间。”

 孟景珩会意:“知道了。”

 虽说滥用职权涉嫌违法,可谁让孟景珩现在在单位说得上话呢,对于孟家兄弟而言,权利,就是用来护短的。

 夜沉如墨,孟沛远透过楼道护栏的小孔目送警车撤退,之后,那双藏着凉意的眼睛朝管理员望过去:“丁力是你们的住客还是租客?”

 “租客,他是乡下人,来城里打工不到半年,平时没事就喜欢酗酒赌博,一输了钱就回家打老婆。”

 孟沛远脑子一转,从衣袋内侧掏出笔和支票,利落的打上几个零:“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让他搬走。”

 有钱能使鬼推磨。管理员笑得见牙不见眼,小心将钱收好:“没问题。”

 701房。

 白童惜给受惊的阮眠温好牛,回身走出窄小的厨房,送到蜷缩在椅子上的阮眠手边。

 阮眠伸手接过,眼中溢满感激:“童童,今晚多亏你们,既然丁力已经被抓走了,不如你…”白童惜知道阮眠的意思:“今晚,我留下来陪你。”

 刚代完后续处理方案,踏进玄关的孟沛远,在听见白童惜这句话时,眼神一冷。

 阮眠注意到孟沛远的不悦,哪里还敢留白童惜:“不用不用,你快跟你老公回去吧,隐患已除,我这么大一个人了,你还担心我照顾不了自己?”

 纵容白童惜新婚之夜跑出来已是最大的仁慈,哪还能允许她夜不归宿,孟沛远命令:“白童惜,跟我回家。”

 见白童惜一动不动,阮眠只能再三保证:“我答应你,要是有什么事,我一定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你,这总行了吧?”

 白童惜勉强点头:“…那好吧。”

 月凉如水,缀着点点繁星,街道两旁霓虹遍布,光溢彩的延伸至北城的各个角落,最终覆盖在停在红灯路口的白色跑车上。

 车内,孟沛远修长的指尖轻敲方向盘,突然开口:“白童惜,今天我这么帮你,你是不是该有点表示?”

 正在打瞌睡的白童惜,听到孟沛远这句话后顷刻清醒。

 侧眸,他的脑袋不知何时已近了她,这个男人是天生的雍容华贵,眼神似蕴含着万千星辰,看着她的时候像是在注视深爱的人。

 深爱的人?白童惜觉得这种想法未免有些自作多情。  m.HOuzIXs.cOm
上章 总裁夜敲门:萌凄哪里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