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夜敲门:萌凄哪里逃 下章
第40章 被他看个正着
孟沛远接过诗蓝递来的一次筷子,掰开:“这样就够了,钱你留着自己用。”

 诗蓝无不失落地“哦”了声,一个男人愿意给一个女人解决生计上的麻烦,譬如为她哥哥支付手术费用,为无处落脚的她提供工作,这难道不足以表明他对她有意思吗?

 偏偏,孟沛远对她的暗示表现得这么正人君子,甚至是不为所动。

 轻叹口气,诗蓝拿起菜单询问:“学长,您想吃些什么?”

 “都可以。”孟沛远的目光漫不经心地跃过诗蓝头顶,落向街口,与此同时,一辆黑色的卡宴擦过他的眼球,疾驰而去。

 孟沛远心底隐隐闪过什么,是他的错觉吗?总觉得车上坐着的那名女人的脸部轮廓,似极了他的新婚子。

 “学长,你在看什么呢?”

 诗蓝沿着孟沛远的视线回头张望,却什么都没发现。

 孟沛远俊脸霾,一时忘了回话。

 诗蓝讨了个没趣,只好自己跟老板点了几道时令菜。

 这里来往的泰安员工众多,不少人见到孟总身边竟然有美女作陪,心里的酸水和八卦都快溢了出来。

 医院。

 由于宫洺的关系,白童惜不用排队,直接拿到了专家号,医生给她量了体温,又关心了几句日常,就给她开了两瓶葡萄糖点滴外加消炎药。

 临走前,医生朝宫洺挤眉弄眼道:“行啊你小子,什么时候女朋友了都不告诉我!”

 宫洺勾起笑:“她不是我女朋友。”

 “得了得了,谁信啊。”

 出了诊室,宫洺盯着白童惜的眼睛,煞有介事道:“苏医生开玩笑的,不过你要当真的话,我也勉强同意。”

 白童惜早已习惯了他的嘴贫,坐到输室的排椅上,等护士来帮她输

 看了眼白童惜苍白起皮的薄,宫洺留下一句“我去买饭”就离开了。

 这一走,足有半小时之久。

 白童惜拄着脑袋将睡未睡之际,皮包里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她清清喉咙,接通后“喂”了声。

 “到家了吗?”孟沛远沉稳的声音穿透听筒,瞬间让白童惜清醒不少。

 “还…还没。”

 “你现在在哪?”

 白童惜含糊地答:“唔,回家的路上。”

 静了下,孟沛远再开腔时,带着令人心悸的霸道:“我待会儿会早点回家,到家的时候,我要看到你在。”

 面对一个愿意早归的丈夫,白童惜还能说什么,她只能说:“…好。”

 *

 当宫洺拎着养胃粥出现时,白童惜正在和小护士争议些什么,她的神情略显激动,小护士不停的劝她冷静。

 “…我现在不能给你拔掉输管,因为你还有一瓶葡萄糖没打完。”

 “护士小姐,我真的有事!”

 见医患关系紧张,宫洺适时介入:“小白,是不是这么长时间见不到我着急了?我不是给你买粥去了嘛,有什么火冲我发,别为难人家护士小姐。”

 护士一听,真以为白童惜是因为男朋友不在才闹着要走的,抿嘴笑了笑,走了。

 宫洺把粥放下:“你急什么?”

 白童惜奇怪:“我急了吗?”

 “急。”宫洺目光定定:“急着像是要去找男人。”  m.HOuZiXs.cOm
上章 总裁夜敲门:萌凄哪里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