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夜敲门:萌凄哪里逃 下章
第239章 把她留下,把我带走
昨晚、今早,白童惜连着两顿饭没吃,胃疼得实在受不了,在来的路上,她顺手买了一盒胃康灵,把药咽进肚子里后,踩下油门,气势汹汹的朝皇家娱乐城而来。

 确定面前的包厢号无误后,白童惜抬起手狠拍房门,过度的焦急促使她忘记了旁边就有一个门铃。

 房门慢慢悠悠的打开。

 一名红发女子,身上仅着孟沛远的白衬衫出现在白童惜的眼前,而这名女子的手中,还夹着半未燃完的烟…

 烟味轻拂过白童惜鼻际时,她嗅出了这烟是孟沛远惯的牌子,她忍不住为自己感到悲哀,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她连他抽烟时的味道,都已经刻骨铭心了。

 红发女子上下浏览过白童惜的身材,目嗤笑,似乎在讽刺她的“硬件”不过如此。

 白童惜不带任何温度的说了一句:“让我进去!”

 女子耸耸肩,退了几步,方便她看清里面的情景。

 只见男人女人的衣物散落了一地,无一不在昭示着昨晚的“战事”有多么烈。

 *

 门口的声响和女人之间的谈话声,让宿醉了一夜的孟沛远眼睛睁开了一条

 他发现自己上半身的衣服不见了,再加上此时陌生的坏境,让他不太清醒的脑袋一下子炸了开来:“这是哪儿?”

 “老板,您连这是哪儿都不记得了?这不是伤媚儿的心吗?”自称是“媚儿”的女人丢着门口的白童惜不管,一步三晃的爬上,企图摸一把孟沛远悍的身。

 孟沛远眸底寒光一闪,一脚就将千娇百媚的媚儿踹到地上去。

 “哎呦!疼死我了!”媚儿疼得眼泪直掉。

 “你又是个什么东西?”孟沛远从上下来,他的子还整整齐齐的穿着,只是他的衬衫却莫名其妙的套在了媚儿身上,这让他倍感荒谬,他的脑子里根本不存在这个女人的任何信息。

 “她是谁,你不应该比她更清楚吗?”就在孟沛远和媚儿面面相觑之时,一道清冷隐含嘲意的声线自门口传来。

 孟沛远倏然调转视线,不可置信的看向徐徐走进房间的白童惜!

 好笑他脸上不淡定的表情,白童惜轻启略显苍白的瓣:“很奇怪吧,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还得多亏了和你上的这个女人,要不是她把地址透给我,我还不知道自己的…男人已经背叛了我。”

 她不是没有给过他机会,只可惜,事实胜于雄辩,就像几个月前他和她发生了一夜情那样,现在他只是换了个对象罢了。

 “童惜,你听我解释。”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亲昵的唤她的名,要是放在平时,她必定会感动乃至心动。

 可如今,在他精神出轨之后,又发生了一起身体出轨,那么他这么唤她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请求她的原谅了。

 原谅吗?白童惜心中浮现出了这么一个念头,放在当初莫雨扬和白苏身上,她绝对一人一巴掌甩完就走,可当对象是孟沛远的时候,她忽然有些下不去手了。

 但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原谅他,她又意难平。

 纠结,再加上因为白建明的事累积的**、精神上的疲惫,让白童惜的脑袋发发疼,她躲开孟沛远试图向她伸过来的手臂,说:“让我静一静。”

 音落,她转身就要走。

 孟沛远强制的扣住她的手腕,将单薄的她扯回身边:“你不要走,听我说!这个女人我根本就不认识!我…就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在我的上!”

 被踢了一脚还在地上低的媚儿,一听这话,马上抱住孟沛远的大腿道:“老板,媚儿好歹花样百出的伺候了你一晚,你不念功劳念苦劳,媚儿不敢要求老板对媚儿如何,只求老板心中能有媚儿的一席之地…啊呀!”

 尾音未落,媚儿被孟沛远扯住一头光鲜亮丽的头发甩到了墙角边,他以几近杀人的眼神对媚儿说:“别碰我,脏!”

 在一旁冷眼看着这一幕的白童惜,神色微动,几乎要信了孟沛远和媚儿之间清清白白,只因孟沛远在对待女人这方面,确实有洁癖。

 但媚儿下一句话,就打破了白童惜刚生出的希冀。

 媚儿忍着疼,重新爬到孟沛远脚边,但这次,她不敢再贸贸然抱孟沛远的大腿,只是怯怯的说:“老板,你忘了,我是处子之身…”

 闻言,白童惜只觉眼前一黑,她闭上眼镇定了下心神后,再睁开,瞪向同样有点发怔的孟沛远:“孟沛远!你还有何话说?”

 孟沛远定定的看着她,拒不承认:“我真的没有任何印象了。”

 白童惜嘴角笑着,眼神却是凉的:“你每次喝醉酒回家,对我说过了什么,做过了什么,在你清醒之后,你也说你不记得了。孟沛远,这是你自己惹的烂摊子,麻烦你自己收拾好,免得将来这个女人大着肚子找上门来的时候,我还得带她去打胎!”

 语毕,她硬是要挣脱他的手。

 孟沛远解释了又解释,见她还是这么拧,不自觉冒出了几丝火气,用更大的劲阻止她离开。

 “你撒手!”白童惜一刻都不想停留在这间满是他和别的女人爱过的房间里。

 “白童惜!”孟沛远不虞的连名带姓的喊她:“就算是真的睡过又如何!你昨晚还不是和别的男人跑了?”

 “就算是真的睡过又如何?”白童惜讷讷的重复,心里徒然缺了一角。

 为什么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给了她沉重一击呢?

 “我…”孟沛远觉得自己真的快被白童惜弄疯了,他不是故意要这样说的,他只是气急攻心,一时失言。

 白童惜的视线忽然落到他的手背上,她低下头,像只被上绝路的小兽般张嘴咬了孟沛远一口,在他撒手的那秒,她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包厢。

 “白童惜!”孟沛远扫过自己被咬出血痕的手,不知自己究竟是该气还是该痛!

 媚儿瞅准时机,嗲声嗲气的说道:“老板,这个女人这么软硬不吃,要不您把她留下,把我带走,让这里的客人调教她。”  m.HOuZIXs.cOm
上章 总裁夜敲门:萌凄哪里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