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夜敲门:萌凄哪里逃 下章
第305章 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北城,又名“寒冰之城”往年一下雪,那都是要下个百十来天的。

 白童惜刚把脑袋探出窗户,面又是一阵冷风,伴随着扑簌而来的小片雪花,沾在了她的睫上,轻轻一个眨眼,就化得差不多了。

 她一边着眼,一边关上窗,好在家里全天开着暖气,只要不开窗,这里就跟暖一样,打着赤胳膊到处晃悠都没问题。

 这时,楼下传来汽车熄火的声音,她知道,是孟沛远回来了。

 *

 “我来接狗。”孟沛远从不废话。

 白童惜走过去帮他拍掉外套上的雪花,轻声道:“把小满留下吧,今天下雪了,我担心它会被冻死。”

 孟沛远自然而然的将她揽进怀中取暖:“小满?”

 白童惜沾到他外衣上的气,也不介意,径自说道:“这是昨晚孩子们给狗狗取的名字,意为‘圆满’。”

 孟沛远挑了挑眉:“那为什么不干脆叫‘小圆’?”

 白童惜有点想笑:“你这是在骂它胖吗?”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好吧,你说的没错,但我们认为小满更好听些。”

 孟沛远反应过来:“等等,我现在不是在跟你讨论狗的名字这个问题。”

 白童惜无奈的看着他说:“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把小满送走,按天真的说法,你应该不讨厌狗的才是。”

 躲开她清澈水眸的注视,孟沛远僵硬的说:“人的兴趣爱好总是会变的。”

 他只是不乐意那条蠢狗抢走白童惜的注意力,还要她去伺候它吃喝拉撒。

 “是吗?我以为孟先生是个很念旧的人。”就像对陆思璇那样。

 孟沛远没有听出白童惜话里的深意,或许是他潜意识里在回避:“别岔开话题,直接告诉我它在哪里?”

 小满在孟沛远回来之前就被白童惜转移了,她是不会让他轻易找着那可怜的小东西的:“你把小满送走,万一它碰到了坏人怎么办?”

 孟沛远保证:“我会把它送去全城最好的宠物收容中心。”

 白童惜假设:“收容中心相当于人类社会的孤儿院,小满迟早会被人领养,要是领养它的人是个变态,喜欢待它,折磨它呢?”

 “你以为收容中心的工作人员都是吃干饭的吗?他们有一个考核指标,会首先确认对方家庭有没有抚养小狗的经济能力,再来还会定期访问那些领养宠物的家庭…”

 听孟沛远说的头头是道,白童惜猜想他很有可能跟这些机构打过交道,这更加证明他喜欢狗,可为什么独独不喜欢小满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孟先生~”白童惜决定用一个卑鄙但也是最省时省心的办法说服他,她将手臂绕到他颈侧,声音带着令人心软的撒娇:“你觉得还有哪个家庭比我们更适合收养小满的吗?”

 孟沛远滞住。

 白童惜居然为了那条蠢狗向他献美人计!偏偏,他就吃她这套!

 以指尖轻挑起她的下巴,孟沛远开出条件:“吻我。”

 啾——

 白童惜毫不犹豫的踮起脚尖,亲了下他忍不住微微上扬的角。

 虽然没有直接嘴对嘴,但这区别于以往类似含羞草一样的轻吻,已经是个很大的进步了,孟沛远龙心大悦的表示小满可以留下了。

 白童惜笑了起来:“孟先生,你人真好。”

 孟沛远心情飞上天的同时不忘想到:他才没有这么好心呢,这条蠢狗既然留下了那就必须有它存在的价值,今后白童惜要是再敢跟他横,跟他倔,他就可以拿它恐吓她了!

 就在此时,一通电话打断了这份温馨。

 在孟沛远探究的神色下,看到来电人名字的白童惜面色一变。

 孟沛远冷冷的替她念出了对方的姓名:“卓、易!”

 白童惜像是被踩到尾巴一样,急忙解释:“我最近跟他完全没有联系!”

 孟沛远无机质的“呵”了声,没联系?那为什么她从H城带回来的那把伞和卓易在世纪王朝的那把一模一样?

 “接吧,没准他找你有什么要紧事呢。”孟沛远状似平静的说着,仿佛刚才那声冷笑只是白童惜的错觉。

 轻叹了口气,不管是巧合还是刻意,那把伞她是跳进黄河也说不清了。

 她大大方方的当着孟沛远的面按下接听键,此时正值多事之秋,如果她避开孟沛远接听卓易的电话,孟沛远一定会把她的骨头拆了喂狗。

 “你好卓先生,我是白童惜。”

 “白小姐…咳咳…”白童惜听到对面的咳嗽声,皱了皱眉头:“你怎么了,卓先生?”

 “是这样的,白小姐…”卓易用着前所未有的虚弱语气道:“孟总是不是有个妹妹叫孟…天真?”

 “是啊。”

 “哦,那还真是她…”卓易自言自语了声。

 “卓总,对不起,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能麻烦你说得清楚些吗?”

 卓易苦笑了声:“昨晚我开车回家的路上,忽然碰到了一个酒鬼,也就是我所说的孟天真,她大半夜闯红灯,我为了躲开她,一头撞在了电线杆上…”

 白童惜有些消化不良的问了声:“那…她怎么样了?”

 “她人倒是没什么事,一发生交通事故,我立即打电话给交通局,她现在人被转移到了拘留所,就在刚才我接到所长的电话,说她人清醒的差不多了,还说自己是孟总的亲妹妹,所以我寻思着打个电话问问你。”

 白童惜握着手机的手颤了颤,她偷瞄了眼还在旁边虎视眈眈的孟沛远,自我安慰道:天真虽然闯了祸,但人至少没什么事…

 转念一想,她又不那么乐观了,只因昨晚是她批准孟天真夜不归宿的,等下这笔账孟沛远绝对会算到她头上!

 孟沛远也就算了,要是被郭月清知道的话,她就…完了!

 与此同时,卓易续道:“我现在人在医院,有点脑震。”

 白童惜十分抱歉的说:“卓先生,请允许我代她向你道歉…”

 “道歉?与其道歉,你不觉得应该亲自过来看看我吗?”卓易理由充分的开口:“怎么说我都在你最煎熬的时候送了把伞给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对吧?”  m.HouZiXS.CoM
上章 总裁夜敲门:萌凄哪里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