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夜敲门:萌凄哪里逃 下章
第363章 找到供血源了吗
“那…”虽然得到了口头上的原谅,但冯父依旧表现的如履薄冰。

 “我们两家该有的合作一样都不会少,这下你总可以放心了吧?”在冯父霎时缓和的面色中,男人挥手道:“你先回去吧,有事我会找你的。”

 “是,那乔少早点休息。”冯父忙不迭的退下。

 冯父离开后,男人手边的电话再度响了起来,他接起一听,几秒后,眼神微变:“小少爷怎么了?”

 电话那头的人急急道:“习惯性贫血,刚才晕过去了。”

 男人难掩焦躁的问:“找到新的供血源了吗?”

 “暂时还没有!”

 “废物!”

 “乔少息怒!实在是小少爷的血型太过特殊,世间极少有人是这个血型的。”

 男人拧着俊的眉梢,阴沉道:“找不到,那就先用我的。”

 对方一惊:“乔少!”

 “行了别说了,我立刻回去。”男人应完后,迫不及待的动身前往。

 香域水岸。

 “嘶——”还没进屋,外头一阵夜风就吹得白童惜全身皮疙瘩都在跳舞。

 见状,孟沛远嘴紧抿了下,默默加快了步伐,掏出钥匙开了门。

 “进来吧。”他转而对门口的白童惜道。

 白童惜前脚刚踏进屋,4小时供应的暖气顷刻环绕她的周身,这让她稍稍好受了些,她突发奇想道:“孟先生,你说我能不能用吹风筒把合同吹干?”

 孟沛远忍俊不:“至于吗?我答应过你明天早上会去补办一份的。”

 白童惜微微垂下头,苦笑道:“也是,不过是等一晚上而已,我犯不着这么心神不宁。”

 孟沛远意识到他的话可能显得有些凉薄,迅速改口:“这样吧,我让拍卖会的人重拟一份合同现在送来。”

 白童惜有些震惊的掀眸看他,确定他不是开玩笑后,有些惑的问:“孟先生,我是不是太任了?”

 “任?”孟沛远沉思几秒,带着令人心悸的霸道说:“就算是任,那也是我宠的。”

 翌,清晨。

 隔着丝绒被拍了拍上女子的翘,孟沛远贴着她的耳背磁道:“孟太太,该起了。”

 听到说话声的白童惜把脸埋进枕头里,充分发挥与被窝不离不弃的精神:“不嘛,我还要睡。”

 孟沛远看到她这幅模样,只差没抱着她重新躺回被窝里,但一想到有更重要的事要办,他忍住了:“孟太太,今天是什么日子你还记得吗?”

 “ZZZ…”白童惜用一连串的呼噜声代替了她的回答。

 孟沛远捏了捏她红扑扑的侧颊,说道:“今天该出院了。”

 话音刚落,只见白童惜飞快从上弹起来,顶着一头成鸟窝的秀发对孟沛远兴奋道:“那还愣着干什么,快走吧!”

 孟沛远眉梢一挑,饶有兴趣的问:“你确定要穿成这样出去?”

 随着他的眸光低头一瞧,白童惜对上了自己那身特幼稚的卡通睡裙,关键是她还没穿衣,这样出去,不被人笑死才怪。

 “我…我先去换衣服。”用手环在前,白童惜匆匆忙忙道。

 殊不知,她掩的动作在男人看来,更像是拒还,孟沛远的喉结滚动了下,侵占的目光已经随着主人的思维爱抚过她的全身…

 正在橱柜挑选出行衣物的白童惜,只觉后背一片火热,她猛地回头一看,却发现孟沛远正在低头打领带,完全没有在看她。

 看来是她太感了,白童惜挠了挠头,转身继续挑衣服去了。

 眼角余光注意到她折过去的脚,孟沛远悄然松了口气,如果被白童惜抓到他在偷看她,指不定要笑话他多久呢。

 …

 用早餐的时候,白童惜一边涂土司一边问:“对了,住院的事,你有跟爷爷说吗?”

 孟沛远微抿了下嘴角:“你觉得如果他知道的话,你还能好端端的坐在这吗?”

 “啥?”白童惜被他话里的深意吓得土司差点拿不稳:“住院,这…这也不能全赖我啊,爷爷难道还要因为这事责罚我不成?”

 孟沛远用着深受其害的口吻道:“那个老头向来不讲理,也不排除他迁怒你的可能。”

 白童惜深有体会的接上一句:“这样看来,你们还真是爷孙啊。”

 “你说什么?”

 骤然一冷的声线不亚于西伯利亚寒风,白童惜上他那张不的脸,默默不语的抬起了刚涂好的土司,正要喂到嘴边的时候,孟沛远忽然劈手抢过,存心不让她吃。

 白童惜不敢正面敌,又剥起了一颗鸡蛋,岂料鸡蛋刚剥好的一瞬又落入了他的盘子里。

 可恶!那她喝牛总行了吧!

 白童惜无语的端起身前的牛,结果杯子还没碰到嘴呢,只听他轻飘飘的砸来一句——

 “与其喝牛,还不如喝我的…我的比较美味,也更有营养。”

 这别有深意的话,叫白童惜联想到了某个恶的东西,她再也受不了的放下牛杯道:“孟沛远,你、你成心不让我吃早餐了是不是?”

 孟沛远指了指自己桌上那杯牛,表情不变:“我在这杯牛里加了蜂,难道不比你那杯美味吗?”

 白童惜气个半死,这个男人,每次都故意暧昧其词,害她想歪!

 一顿早餐就在白童惜的小小郁闷中度过了,孟沛远见时间差不多了,起身招呼她:“走吧,怕是等不及了。”

 医院。

 “,你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白童惜蹲在头,贴心的帮孟穿完厚棉靴后,起身问道。

 孟精神抖擞的抻抻胳膊,抖抖腿,以此来表明自己没事:“好的很,我们走吧!”

 白童惜这才点头,正准备扶孟起身,突然从旁边伸出一只手,先一步握住孟的手:“我来吧,你力气小。”

 回眸,对上孟沛远那双含着淡淡关怀的眼,白童惜心口一暖,不住说:“我们一人负责一边?”

 孟沛远赞同的“嗯”了声,两人合力扶起了孟,走出病房时,有一名经过走廊的病友笑眯眯的对孟打招呼:“孟,要出院啦?”  m.HOuZiXs.cOm
上章 总裁夜敲门:萌凄哪里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