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夜敲门:萌凄哪里逃 下章
第801章 毫无用武之地
孟沛远线紧抿,不敢相信自己在做菜方面这么没有用武之地!

 他决定自己试一试。

 当第一口菜入嘴的时候,孟沛远当即意识到自己被白童惜玩了!

 亏他还在心里忐忑了那么久,甚至还会为了白童惜的点评而感到莫名失落!

 抬头瞪向她,见她忍不住嘴角的笑意,孟沛远讳莫如深的问:“耍我很开心吗?”

 白童惜听他说得咬牙切齿,小脑袋赶紧摇了又摇:“没有没有,我只是跟你开了个小小的玩笑。”

 “开玩笑?”孟沛远紧了紧筷身,眼中涌起了骇人的芒动,他低沉而又不容忽视的问道:“你知道我花了多少心血在这顿饭上吗?”

 结果却被这个该死的女人随口否定了!

 白童惜听得有点想笑,洗洗菜的是她,切切菜的是她,颠勺的也是她,他好意思说在这顿饭里注入了心血?

 这样想着,调侃的话不口而出:“呵,还真是公子哥啊,稍微在旁边放一点调料就觉得什么都是自己的功劳了?”

 孟沛远面色一变,忽地“砰”了声摔了筷子,蹬开椅子,起身上楼了!

 “诶,你的嘴还没擦呢…”白童惜不可置信的盯着孟沛远怒气冲冲的背影,随即反应过来,这是今天晚上被她气走的第二个男人了…

 她失神的回望向桌上那几道菜,明明大部分都是由她完成的,可此时被孟沛远一通脾气发作下来,她竟忍不住开始质问自己:是她错了吗?

 女人天生柔软的那一部分性格正在责怪着她,为什么非要跟孟沛远争个高低不可呢?

 就当着他的面承认是他做的,还做的不错,不就彼此相安无事了吗?

 叹了口气,白童惜心不在焉的吃了起来,而就在这时,就见孟沛远冷着脸折回来了!

 白童惜难掩欣喜的问:“你回来啦!”

 孟沛远冷冷一哼,拉开椅子后一股坐了下去,在白童惜小心翼翼的注视下,吃起了晚餐。

 白童惜见他不搭理她,心情不自觉地沉了下去。

 孟沛远这么一个天之骄子,估计在他想来,愿意待在旁边给她放个调味料就不错了,怎能容许她挑三拣四。

 思及此,白童惜终是说道:“那个,我刚才不是故意要说那些伤你自尊的话的,你其实已经做的很好了…”

 她的解释在孟沛远的面无表情中渐渐低了下去,咬咬牙,她决定换一种说法:“对了!其实我是嫉妒!嫉妒你第一次做菜就能把调味料放的这么精准,吃起来这么美味,跟我第一次做菜时的黑暗料理完全不同,我一时被嫉妒蒙蔽了心灵,所以才说了那些小肚肠的话,孟先生,你就原谅我吧。”

 白童惜说了半天,孟沛远总算舍得看她一眼,面怀疑的问:“真的?”

 “真的真的…”白童惜频频点头,就怕孟沛远不信。

 孟沛远当然不信!

 但白童惜一番甜言语,却哄得他气无端的消了大半,连胃口都好了起来。

 见他面色有所缓和,白童惜悄然松了一口气,随即纳闷的问:“孟先生,你刚才不是走了吗?怎么突然又回来了?”

 “我不回来的话,我的心血不就被你一个人独了?”

 孟沛远说这话的时候,那叫一个自然呀,就好像这些菜真的出自他之手,白童惜只是跟着沾光罢了。

 白童惜在之前就下定了决心不跟孟沛远赌气了,因此他现在所说的话,她也不以为意,只是轻笑了声,便继续跟着他吃了起来。

 饭后——

 白童惜准备收拾餐桌,手却被孟沛远拦了下来,只听他问:“明天星期六,你有什么安排吗?”

 白童惜错愕的看了他一眼:“你是在约我吗?”

 孟沛远愣了愣:“也不是…”

 听上去却像是“是”的意思。

 白童惜:“明天我有空…”

 “嗯,那我带你去物一辆新车。”

 “不,不用了吧?”

 “前段时间你答应过我的。”

 白童惜的眼神看起来有些茫然:“有吗?什么时候的事?”

 孟沛远眸光一黯:“就在你跟温麒跑出去玩了一天的那天。”

 白童惜想了想,似乎确有其事:“其实没必要的,我根本就没在意。”

 她随兴的话,惹得孟沛远有些愠怒:“没在意什么?是没在意我那天的那通电话,还是没在意我在电话里问了你什么,你又答应过我什么?”

 白童惜侧了侧身体,以便避开那咄咄人的视线:“没有,我的意思是,我不在意有没有车,反正北城的交通很方便,我自己完全…能行。”

 但真的能行吗?

 她的肚子现在还没有变化,但不代表永远都没有变化,要是有朝一她大腹便便的站在地铁或者公车上,却遭遇到了像上次一样的被劫**,她该怎么办?她能完好无损的护住腹中的孩子吗?

 也许,她是时候为自己购入一辆代步车了,只是,怎么说服孟沛远让她自己掏钱呢?

 白童惜出神间,只听孟沛远说道:“你天生硬骨头,我相信你能行,只是我孟沛远的老婆,却天天去挤地铁,你不觉得丢脸,我都觉得丢脸。”

 原来如此,他担心的是他脸面的问题。

 白童惜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的想法很搞笑,她竟然觉得孟沛远至少有一点关心她的出行安危的。

 “就这么决定了,明天我带你去车行。”在她二次拒绝之前,孟沛远斩钉截铁的说道。

 翌

 白童惜醒来时,下意识的掀开被子,查看自己的衣服。

 她的衣着整齐,没有一丝被弄脏弄的痕迹。

 见此,白童惜吁了口气。

 昨天,孟沛远无论如何都要和她睡一张,她为了腹中宝宝着想,自然是十动然拒。

 后来,孟沛远再三保证在没经过她同意之前,是绝对不会碰她的,但如果她再拒绝,他就不客气了!

 抱着怀疑的态度和他一起和衣躺下,在黑暗中她瞪着一双眼睛暗中警戒,而孟沛远居然说到做到,只把她当成枕头一样搂着入睡。  M.hOUzIxS.CoM
上章 总裁夜敲门:萌凄哪里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