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夜敲门:萌凄哪里逃 下章
第1003章 这是新来的保姆
白童惜在心底疯狂吐槽,但双腿还是乖乖的往温麒所在的门牌号迈去。

 叮咚,叮咚…

 白童惜叮咚了好多遍,但就是不见有人来给她开门。

 她举起手机,对照着温麒曾经发送给她的门牌号,确定自己没有走错别墅楼后,又抬手叮咚了起来。

 最后她叮咚不下去,只好咬牙重播了温麒的手机号。

 这次可好,人家连电话都不接她的了!

 白童惜急啊,怒啊,心道温麒这厮实在是太恶劣了。

 她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拧了下门把手,不曾想,门竟真的被她给推开了!

 白童惜皱着眉头,站在门口的台阶上喊道:“有人吗?”

 “…”没人回应。

 就在白童惜怀疑这到底是不是温麒家的时候,她在鞋柜上扫见了一只变形金刚,和她送给温麒的那只一一样。

 变形金刚不止面向她,一只机械手臂还举高到和它脑袋齐平的位置,就好像招财猫的手臂一样,无声的跟她打着招呼。白童惜心知自己来对地方了。

 捏了捏手心,秉承着温麒嘴坏心不坏的想法,白童惜弯了鞋,高喊了一声“我进来了”后,步入了玄关。

 不得不说,白童惜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这多亏了接手建辉地产后的一系列磨难。

 从玄关走进客厅,又从客厅爬上了二楼,站在走廊中心的白童惜,听到某间房中传来震天响的重金属乐。

 她好笑又好气,怪不得温麒既听不到叮咚声,又听不到手机响呢,原来是在房间里开着音乐嗨皮呢!

 循着音乐向前走去,白童惜发现房门没关,一眼就望到了尽头。

 这一看之下,她的表情变了数变。

 就见房间里一堆化着浓妆,穿着暴的年轻男女跟那儿群魔舞,每一个基本都是踩着音乐的节点跳的,鞋面跟地板发出的砰砰声就跟踩在她心尖似的,吵得不行!

 这还不算,她还得从这群妖魔鬼怪中找出温麒在哪!

 但温麒不愧为贵公子,那出众的气质,岂是一般人掩盖得了的?

 白童惜眼一眯,在搜索到翘着二郎腿,倚在沙发靠背上边喝酒边看表演的温麒后,猛地瞪大。

 她不管不顾的冲了进去。

 她现在只想要回她的车钥匙,之后天高海阔,任由温麒怎么,她绝不干扰!

 白童惜的突然出现,引起了那群正在群魔舞的年轻人们的注意。

 他们有的默默盯着她瞧了两眼,之后又融入于节奏中。

 有的则咧嘴询问她是谁。

 还有的伸手想拉她一起跳,但都被她完美避开了。

 开玩笑,她现在肚子里还怀了一个,这要是一跳之下,不小心把孩子给跳出来了,他们赔得起吗!

 “温麒…”

 就在白童惜快来到温麒跟前时,一名化着烟熏妆的男孩,突然身子一矮,然后就跟弹簧似地蹦到了她的跟前,正好挡住了她的去路。

 男孩很高,白童惜只好仰视着他,出于礼貌的说了句:“请你让让。”

 男孩打量过白童惜那张粉黛未施的脸,哑着烟嗓,扬声喊道:“温少爷,这他妈谁呀?你妈啊?”

 温麒很早就看到白童惜了,此时听烟熏妆男孩这么一问,不嗤笑一声:“什么我妈?我妈能有她那么老么?HI!新来的保姆阿姨,别愣着了,快点过来帮我们收拾一下呗。”

 很明显,温麒的后半段话是针对白童惜说的。

 白童惜此时只恨房间里的重金属乐不够响,盖不住听到温麒的话后,妖怪们的哄堂大笑。

 好在她知道温麒到底想干嘛,因此对症下药的问:“说吧,你到底想让我干什么,才肯把我的车钥匙还给我?”

 “聪明!”温麒愣了一下后,用没端红酒的那只手打了个响指,随后用食指画了个圈:“你先把这里收拾得敞亮点。”

 白童惜回头瞟了一眼那扔了一地的烟蒂、瓜果皮、还有另外一些零零碎碎的地板,之后把目光重新集中到温麒身上,面无表情的问:“你确定要我把这里收拾得敞亮点?”

 “嗯哼。”温麒点了点他那骄傲的下巴。

 白童惜说:“行,请稍等。”

 温麒听了奇怪,大概是没想到她会这么轻易就妥协。

 只见白童惜旋了个身,从人群中径自穿过,来到音响旁边,弯就把音响的头给拔了。

 顷刻间,正跳得起劲的众人,皆是一脸的猝不及防。

 因为引导着他们魔鬼的步伐的音乐,突然停下来了,这让他们感到十分不习惯,不由的跟着停了下来。

 耳闻那吵得死人棺材板都要飞了的音乐,终于停了下来,白童惜有种想要长舒一口气的冲动。

 伴随而来的,是抗议和威胁声:

 “喂,你这个保姆怎么回事呀?你怎么可以未经大家的同意,就把音响给拔了呢?我劝你快点把它回去,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就是就是,你家温少爷可就在这儿盯着呢,你是不想干了还是不想活了啊?”

 “…”一阵七嘴八舌下来,白童惜就跟听相声一样,等他们什么时候说够了,她才道:“知道我关了你们的音响后,接下来还想干什么吗?”

 有人问了:“你想干什么?”

 有人挑衅:“你敢干什么!”

 白童惜微微一笑,清婉的笑颜上看起来很和善,只是说出来的话有些咄咄人:“接下来,我就要请你们离开这个房间了,我先声明一点,我不是在赶你们走,你们离开这个房间前,尽管可以带上你们的原声大碟,之后继续去客厅或者别墅里的其它什么地方嗨,我只负责让这个房间变得敞亮就行,是吧,温少爷?”

 白童惜说着,看向沙发里的温麒。

 温麒脸色微沉:“我说的敞亮,可不是这个意思。”

 白童惜口吻无辜:“可是,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让这个房间快速变得敞亮的方式,把这么一堆人移走,比做什么都好使,最好我也跟着一起走,但前提是…温少爷懂的。”

 温麒托着酒杯的五指有些发紧,他知道白童惜是为何而来,但他并不准备轻轻松松的就让她带着她想要的东西离开。  m.HOuzIXs.cOm
上章 总裁夜敲门:萌凄哪里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