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夜敲门:萌凄哪里逃 下章
第1603章 你少跟我耍嘴皮子
白童惜拿着手机,咯咯笑道:“放心吧乔叔叔,我现在好着呢,你不用担心。”

 乔如生一半放心一半惊疑的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童童?”

 白童惜也没瞒着,就把前段日子,白苏串通白金海,拿着不知从哪儿来的领养证明和血型报告到建辉地产闹事的事,和乔如生说了:“…所以乔叔叔,我已经度过那段最伤心难过的日子了,现在什么事都伤害不了我。”

 乔如生不得不佩服白童惜的坚韧,随后又宽慰了几句,顺便替乔乔表达了对她的想念后,两人便结束了通话。

 这一天,白童惜又陆续接到了阮眠和宫洺的电话,其中以宫洺最难应付,几乎要把她的脑袋吵爆了。

 “小白!亏我一直把你当姐妹!啊呸,是当知己!你就是这么辜负我的?你要结婚这么大的事居然不跟我说!还有,你不是白叔叔和秦阿姨女儿这事又是怎么一回事?真的假的啊?”话到最后,宫洺的声音不自觉的染上了一丝紧张。

 “咦?你不是在英国吗?这消息传播得也太快了。”白童惜暗暗咋舌。

 “这很难吗?我们微信里面有多少个好友是共通的?你自己数数!”宫洺不悦道。

 白童惜“啧啧”两声:“也是,现在的网络科技那么发达,没准你连我现在在蹲茅厕都知道。”

 “白童惜!你少跟我耍嘴皮子!我就问你,后面那件事是不是真的?”宫洺气道。

 好吧,都已经气到开始连名带姓的叫她了,白童惜连忙端正态度:“是真的。”

 “…”白童惜等了一会儿,却只听到宫洺重的呼吸声,不闻他气急败坏的吼声,不由担心的问道:“喂喂喂,你还在吗?”

 “…”又听了一会儿,白童惜不可置信的问道:“宫洺,你该不会是哭了吧?”

 这回,宫洺不再沉默,而是哑声说道:“谁说的?!”

 “你的那么厉害,不是在哭,就是在喽。”白童惜说。

 “…”宫洺噎了一下后,气急败坏的吼道:“我当然不是在了!”

 “那你就是在哭喽?”白童惜问。

 “我没有!”宫洺矢口否认。

 “行了别掩饰了,你从小到大都心疼我,我能不知道吗?”白童惜同样有些酸涩的鼻尖后,老调重弹的说:“其实,都过去了…”

 宫洺哼哼两声:“这安慰可真苍白。”

 白童惜苦笑:“那你要我怎么办,整天以泪洗面吗?”

 宫洺在对面气愤的说道:“说到底,都是那个白苏惹的祸!以前她抢走莫雨扬的时候,我就让你多提防着她点,结果你还是着了她的道!”

 “这种事你要我怎么防呢?除非我爸我妈慕阿姨提前告知我真相,否则谁会去想自己不是爸妈亲生女儿这种事?疯了么不是?”

 宫洺被怼的无话可说,只能转而问:“听说你现在已经不是建辉的代理董事长了?”

 白童惜摸了摸鼻子,说:“是啊,被白金海挤下来了。”

 “怪不得,我说你怎么临时让我停了广告策划呢,原来…”宫洺冷笑了两声,笑得白童惜十分不好意思的埋下了脑袋,宛如宫洺此时就站在她面前般。

 好在白童惜是个有错就认的好孩子,只听她道:“宫洺,让你担心了,我向你道歉。”

 她的语气这么乖,宫洺就是有再大的火气都消了:“小白,我没生气,我就是担心你…”末了,又说:“好好照顾自己,等我回来。”

 白童惜轻轻的“嗯”了声:“知道了,你在英国那边,也要好好的,别让我跟芊姨担心,有空就多跟芊姨通电话,知道了吗?”

 “我会的。”

 两人随即挂了电话,白童惜将脸轻轻埋进两臂之间,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有这么多关心她的人在,她还有什么好自艾自怨的呢?

 反观主导了这一切的白苏,现在却落得了个被人玷污,被人要挟,又被人关了起来的下场,真不知道后面还有什么事在等着她,她拭目以待。

 另一边——

 白金海此时都快疯了,自从高凤告诉他,白苏被几个身手不凡的大男人带走后,他就一直处于惴惴不安中。

 从高凤的口中,他不知道具体是谁抓了白苏,故而他非常担心他们此时的目的,会不会是想通过白苏,调查他以前做过的那些龌龊事。

 他搜遍了整个家,但傻子都知道,白苏不可能把那么重要的证据藏在家里,没准,她一直随身携带着呢?

 这一想,白金海更是坐立难安,万一白苏掌握的视频和录音出去,那么警方没准要找楚颜出来证实,他杀了楚颜,楚颜“离奇失踪”的事迟早会被警察调查出来,至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白苏和楚颜易过,故而白苏必定知道楚颜勒索过他的事,也就是说,警方只要找到白苏,再结合录影和录音稍作分析,他立刻就会成为杀害楚颜的嫌疑人!

 这样一想,白金海忍不住扯住高凤的头发,将她拉到面前,狰狞的吼道:“他们有没有说要带她去哪里?啊!”高凤既吃疼又害怕的说:“他们没说…”

 白金海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忽然疑心病大作的问道:“高凤,你该不会是在跟我演戏吧?”

 高凤诧异的问:“演什么戏?”

 白金海抓着她的头发,一边使劲的摇晃着她的脑袋,一边在她耳边咆哮:“你是不是拿了白苏什么好处,所以才联合她演了这么一出戏?让我以为她是被人抓走了,实际上却是你把她给放走了,嗯?”

 高凤疼痛难忍的啜泣道:“我没有!她真的是被人给抓走的!你想想,家里平时就我跟她两个人,同为女人,我年纪大了,腿脚不便,她一个年轻女孩,想要甩掉我逃走不是分分钟的事吗?她需要拿什么好处来收买我吗?”

 “该死!”白金海低咒一声,猛地撒开了高凤的头发,自言自语道:“到底是谁捉走了她!”

 汤靖?白童惜?孟沛远?还是他身边那些心怀鬼胎的董事?

 白金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首先,谁知道白苏住在他家?再来,谁知道白苏和他之间有利益瓜葛?最后,谁知道白苏手里捏有他的把柄?

 *

 英国。

 正在房间里练口语的卓雨,忽然听到门口响起一阵脚步声,她用眼角一瞥,就见宫洺匆匆忙忙的从她房间外走过…

 见他一脸凝重,卓雨忽然想起之前在朋友圈刷到的东西,不由摘下头上的耳机,起身后往宫洺的房间走去。

 叩叩叩——

 听到敲门声的宫洺,回过头一看,就见卓雨站在门口,他微微不自在了下后,问了句:“口语练得怎么样了?”

 “不错的,多亏了你总结的学习方法。”卓雨说着,盯着宫洺手里拎着的几件衣服,问道:“你在收拾衣柜吗?”

 宫洺犹豫了下,说道:“小雨,我准备出一趟差。”

 眸光一闪,卓雨双手环,歪着头问:“去哪儿啊?”

 宫洺再一次觉得不自在,但还是强撑着说:“…纽约。”

 “哦,纽约啊?”卓雨皱了皱眉后,又飞快松开:“什么时候出发啊?”

 “等我在网上定到机票后才能确定。”

 卓雨点了点头后,突如其来的说:“话说我也好久没去纽约了,不如你帮我也订一张机票,我跟你一起去吧?”

 宫洺愣了愣后,说:“我这次去,是去工作。”

 “我知道,最多我不着你陪我去逛街,这总行了吧?”卓雨眨眨眼道。

 在卓雨乖巧的注视下,宫洺暗暗有些后悔,心道自己干嘛不实话实说?弄得现在下不来台。

 “最多我不花你的钱好了吧?”卓雨又退一步,弄得宫洺愈发不好意思起来,别忘了,他们现在是男女朋友,连女朋友小小的心愿都实现不了,还算个的男朋友哦。

 不过坏就坏在,他并不是真的要去美国,而是想回北城,如今再改口的话,会不会被卓雨当成骗子啊?

 不知为何,宫洺竟开始注重起自己在卓雨心中的印象来,他轻咳一声,将几套衣服放到上后,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说:“小雨,你过来一下,我有话要跟你说。”

 “哦。”卓雨从门口走了进来,落座后,捧着脸,眼巴巴的看着宫洺。

 宫洺坦白道:“是这样的,童惜最近遇到了一些麻烦,我很担心,所以才想跟公司请假,回北城看看,因为我怕你想太多,所以刚刚才骗你说我要去纽约出差。”

 说着,观察起卓雨的脸色,却发现她并没有出意外的表情,这让他不由一惊,心想难道卓雨从一开始就知道他要干什么了?

 片刻后,他才听到卓雨有些无语的说:“你早点跟我这么说不就完了?何必编一些瞎话骗我呢?你这样,我反而会怀疑你好不好?”

 宫洺惭愧道:“我只是不想和你发生争吵而已。”  m.HouZiXS.CoM
上章 总裁夜敲门:萌凄哪里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