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夺命柔情 下章
第六章
“走!”吴长天向柳如烟一声吼,玄铁剑出鞘,一个移形换影入二人中间,长剑一横,剑尖朝下。灰袍客也不说话,双钩便向吴长天一上一下袭来,用的仍是上攻面门下攻会,这一手“钩”

 一起首便是损毒辣。吴长天已有经验。竟不避让,玄铁重剑改剌为削,斜斜的自上而下削去,这一削看似简单,却是吴长天的绝活。

 这玄铁剑长六尺,本就比一般剑长而厚重,两侧皆留刃口,可与刀法、法相通。吴长天的“天阙剑法”便是刚猛沉雄一路,虽不中看但中用。

 灰袍客“钩”虽毒辣无比,但终究太短,如不撤招,双钩未至手臂先断了。只好硬生生地将钩撤回。灰袍客身形忽凌空跃起,双钩如鹰爪般袭向吴长天双目。

 吴长天见来势凶猛,向下一蹲,同时手中长剑以“一剑擎天”式向上刺去,只听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灰袍客与吴长天均感到虎口发麻。而双钩却已被玄铁剑砍去了几道缺口。

 灰袍客“咦”了一声也不多言,急速向树上飞掠而去,几个起落已不见踪影。柳如烟脸上渐渐笼上一层寒意:“你为什么不追?”“没有必胜的把握!”吴长天淡淡地说。

 “此人既知我是夺命罗煞,肯定是江湖的成名人物,他是谁?”柳如烟心有余悸。

 “不知道!”吴长天收剑入鞘,走下石梯。柳如烟用极其复杂的眼光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翠云湖畔。

 细如银,暖风轻拂,吴长天缓缓地湖边踱步。他的目光向湖的对面看去,那些黛的山峰让人生出几许神往。

 不再为柳如烟充当杀手了,这让他卸去了千钧的负担,他已决定离开这个伤心之地。也许是明天,也许就是今夜。在他的视野中却突然出现了韩忆梅窈窕的背影。

 他已经太熟悉这个背影。她仍是一袭淡蓝色的长袍,赤足走在暖暖的沙滩上,银色的花吻着她的纤足。

 吴长天心中忽然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和情愫。蓦地,她转身向吴长天浅浅一笑,那一缕笑中有太多的内容,如如一细细的钢针刺向吴长天的心尖。

 “你莫不是爱上她了吧?”吴长天的耳畔似又响起了柳如烟讥诮的声音。他的心渐渐往下沉:我就这走了,她将怎办?她怎可以被杀?掌灯时分“边城第一杀手”

 吴长天迈着沉稳的步子走进了天香阁。他自顾走到了韩忆梅的门前。在门开的一刹那,韩忆梅那清纯的笑容扑面而来。“我知道你会再来的。”韩忆梅说。

 她那藕的衣衫使她宛如一朵正在绽放的睡莲。“我爱你!”吴长天说“起先我并不知道我爱你,后来有人提醒了我。我才知道我为什心痛,那是爱。”

 “真正坦的男人是不会掩饰自己内心的感情的,爱就是爱,恨就是恨,所以我来了。”吴长天一字一句地道。韩忆梅不语,脸上下了两行泪珠。

 “我是一名杀手,杀手不能动情,而我动情了,所以我杀不了你,我只有爱你,我这是在杀自己。”吴长天仍然笔立在那里。“我知道。”韩忆梅轻轻地说。

 一顶八抬大轿悄悄地抬入了天香阁,门外传来了杂沓的脚步声,只听一个声音道:“你们把好门,这回要是再让刺客伤了我,我唯你们是问。”说着,唐定邦一掀门帘走了进来。

 吴长天早已一闪躲到了屏风背后。唐定邦一双眼睛四下里滴溜溜望了望,随后打量着韩忆梅:“小梅呀,几不见你越发漂亮喽!”

 “还不是托老爷您的福!”韩忆梅深深地道了一个万福。“那剌杀本督的刺客至今还没有下落,本督心中总是不安哪!”唐定邦说着轻叹了一口气。

 “都是奴婢的错!”韩忆梅说着端过来一碗普洱绿茶。

 “你有什么错!嗬,都是那老婆子吃什么干醋,不然,我早就将你娶回府中了。等过些日子,我就将你回去。”唐定邦呷了一口茶。

 “让奴婢为老爷抚琴吧!”韩忆梅焚香净手,取出瑶琴平放在木几上,低眉信手一拨,浅斟低唱道:“渭城朝雨挹轻尘,客舍青青柳新,劝君更尽一杯酒,一杯酒,西出关无故人,无故人。”

 却是王维的《关三叠》,一曲终了,不泪光盈盈。唐定邦看着她楚楚动人的身姿,和她凄凄切切的神情。不由怜意增了几分。

 他放下茶杯,走过去轻拍着她的肩道:“好了好了,别伤心了。”说着轻抚着她的那一头秀发。韩忆梅顺势将身子靠了过去。

 她的手在唐定邦口轻轻的滑动,落在唐定邦的头处,着,唐定邦居然感到快,男人的头被女人玩也有快?!

 肌被她捏弄,突然唐定邦的前,滑过一个滑腻腻的东西,睁开眼睛,只见梅的舌头正轻巧的挑着头,唐定邦短里的小弟弟开始经不起惑。***

 “忆梅,你在…”唐定邦在说出这句话后,已经再说不出话了,梅的在唐定邦的嘴上,舌头已经侵入唐定邦的齿间。

 “我好想你,你知道吗?你在那边看姐的体看够了吗?这次姐让你看个够。”说完,她就在唐定邦的面前,去她的身上的所有束缚,一对唐定邦梦寐以求的酥一下从罩杯中出,出现在唐定邦的面前。

 唐定邦不拿起手,伸向那一对绝对不可掌握的大。哇,正!唐定邦没有想到像梅这般年龄的女人还拥用如此尖房。

 梅将自己的衣物尽后,又慢慢的从着他的衣服。看见唐定邦的的坚持,她一笑,用手敲击了一下:“小弟弟,你好坏啊!”唐定邦有点奇怪:“梅姐,你怎么知道我在看你?”“你说呢?你这傻瓜,从你第一天看起,姐就知道了,姐也想你啊,姐所以就把窗帘扯掉,让你看个够。”“梅,你真好。”

 “力…”梅一只手,握着唐定邦的,一只手摸索在唐定邦的膛。唐定邦一只手,握着她的尖,一只手摸索在她的私处。唐定邦迫不及待:“梅,你骑上来。”

 唐定邦手一拉,她顺势就上来了,唐定邦让她的下身对着他的嘴,唐定邦看见了她红润的处,几稀疏的,唐定邦把舌头伸去,用手撑开她的神秘的大门,里面已经有点猾腻了,唐定邦啜着她起的蒂。

 她开始瘫软在在唐定邦的身上,嘴里不停呼出的热气呼在唐定邦的上,唐定邦悄换了个方向,把对准她的嘴,然后一,她不张开了嘴巴。

 “梅姐,帮我。”梅不熟练的用舌头拨着唐定邦的头,牙齿有些时候碰着唐定邦的,让唐定邦有点痛,但是唐定邦还是感到十分的快

 开始用手入她的深处,每次都带出腻腻的水越来越多,唐定邦顺势一起用两手指前后一起上,她的后因为水的润滑,变的通畅。

 她在唐定邦一阵猛烈的进攻下,道中涌出了更多的水,也更加紧,唐定邦要使劲才能得动了。

 她的嘴在猛烈的着,唐定邦一时不住,一股浓烈的强烈的在她的嘴里,而她的道也因为高来临剧烈的搐…

 经过一阵休息后,唐定邦发现趴在身上的梅正努力的想爬起,她圆圆的妙又一次让唐定邦有坚硬的感觉。梅惊奇的转过身:“它又起来了。”神态像初恋的少女,唐定邦看呆了。

 “怎么了,看不够?”“梅,你好漂亮。”“骗人,姐都三十多了。”“三十多才好啊,如狼啊!”梅一阵粉拳:“你好无赖!”

 梅下了小,:“定邦,我去漱口!”唐定邦还在朦胧中,身后的梅已经环抱着他…她的手滑过唐定邦的,握住唐定邦的坚硬,:“它好哦!”唐定邦再也忍不住了,转过身,抱起她,扔在上,将她的腿分开,将扎扎实实的捅进她的深处。

 她一阵轻呼,唐定邦开始了猛烈的狂,没有多少姿势,没有言语,都知道对方的需要,过了一个钟头后,唐定邦和她同时达到了高了。

 唐定邦吻向了她的嘴,舌头与她的软舌绕着,她已经说不出话,只在鼻间,哼哼算是回答。唐定邦的手又开始在她玲珑的身体上游走,她扭动着身体配合唐定邦的手她点点头。***

 她赤的做在便桶上,听着浠沥沥的拉声,唐定邦的也硬梆梆起来,就站在忆梅面前的唐定邦,正好就在她的面前,唐定邦向前

 她就用手握住送进了自己的嘴巴啜了起来,她用舌在唐定邦的棱沟不停的打转,然后就整个把唐定邦硬进了口中开始吐起来,让唐定邦想拉的感觉。

 唐定邦忙拉出来,梅的口沫与唐定邦的头间拉了一条晶莹的长线。“梅,我也要拉了,你好了没?”梅这是羞红着脸:“我还有大便呢?”唐定邦都快忍不住了:“那我都快拉出来了,怎么办呢?”

 梅用手把唐定邦的捏了一下:“力,你就朝梅的脸上拉,梅还没有看过力拉嘘嘘呢,姐今天就要看一会,吃一会。”说完她就拉住唐定邦的巴,抵在她的间。

 唐定邦一听她讲完早已经忍不住了,一股有力的热水已经从唐定邦的马眼间到了梅的双间。

 梅的双眼离的看着,知道唐定邦撒完最后一滴,她还帮唐定邦摇晃着让没有掉落的掉尽,然后再用舌帮唐定邦洗涤一遍

 这时候她的大便也拉完了,她正想起身擦拭,唐定邦抢先一步拿过纸:“梅,我帮你吧!”

 梅娇羞的点点头,她弯下,唐定邦就看见菊花口四周都是一些黄黄的屎,帮她擦干净后,梅整个人已经软懒在唐定邦的怀中。  m.hOuzIxs.cOm
上章 夺命柔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