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柔水之美洲嘉茜 下章
第一章
建锋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悠闲的看着电视,爱文全身赤的蹲在茶几旁削着苹果,从建锋坐着的角度看,依稀还能看到爱文身体最私密的地方。

 也是全身赤的君雅则跪在建锋的面前,一口一口的吐着建锋的,正在这时,他家的门被打开了。

 “主人,我回来了。”原来是他的新奴隶…心丽回来了。心丽一进门把包包放在桌子上就立即过去主人的身边亲吻着他的主人。

 直到建锋离开她的嘴时她仍然依依不舍的看着主人。然后她就听到主人的问话:“你今天打电话回来说有好东西要贡献给我,是什么东西啊?”

 “哦”心丽想了想,然而回来把包包拿来“就是这瓶东西,”心丽从包里拿出一瓶东西递给建锋。

 “这是一瓶‘强水’,只要10ML,无论是喝下去或者是注到体内后,都能使一个清心寡的女人在五秒钟后变成一个完全没有大脑的妇。

 如果持续大剂量的用上三天,她就会变成一个没有会活不下去的女人,但是又不影响她在其他方面的思考能力,只有在她的主人出现时,她就会变成没有大脑只有的女人。”

 “哦,不错嘛。”建锋接过瓶子说。“会有什么副作用吗?”

 “目前还不知道,因为这个是警方昨晚搜查到的违品,我是偷偷拿出来的,我有几个朋友在实验室工作,要不要拿给他们去化验一下,然后再制造出配方出来?”

 “不行,这样就会有很多人知道,到时候就麻烦了,先放着吧,放在柜子里不要摔碎了。”“是的,主人。”心丽刚刚说完就听见有人在按铃,她转向主人,问到:“主人,今天有人来吗?”

 “没有,你去开门”建锋说完,就让爱文和君雅回房等着。心丽看着爱文和君雅都回房后才把门打开“你找谁?”

 “你好,我是新搬来的隔壁的住户,我姓陈,是这样的,我家的那个洗手间灯泡坏了,现在又是台风,商店都关门了,我丈夫现在又不在,所以想麻烦你们,看看有没有人能帮我把灯泡装上去?”

 “你有新灯泡吗?”“有,我丈夫之前预先就买了,就是怕有这种状况发生,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回来,所以我只能麻烦你们了。”

 “这样啊,我得问问看。”“好,谢谢。”心丽听到就转身看着建锋“建锋,你有空吗?”

 “有,走吧,我们去帮帮她吧。”建锋说完,穿了外套就准备出去了,然后他回头对心丽说:“你把刚刚那样东西戴在身上一起过来吧。”

 “好,等我一下。”心丽说完就把刚刚才放在桌子上的瓶子放在衣服里的袋子里就跟着出去了。

 “来来来,喝杯水。”陈女士把水放在茶几上。“你们家蛮漂亮的。”建锋喝了口水后看着房子里的装修说。

 “真的吗?谢谢,这些都是我丈夫设计。”陈女士回答。“你丈夫是室内设计师?”建锋回头看着陈女士问。

 “不是,他是一个医生,只是对室内设计比较感兴趣。”“哦,那你是从事什么行业的?”

 “我是在大学教书,教化学。”“真好,你们都很厉害嘛。”“哪里,我只会天天呆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其他的什么都不行,家里都只能靠我先生和女儿。”

 “你很幸福。”“是的,谢谢。”“好了,我来帮你装灯泡吧。”

 “好的,真是谢谢你,请跟我来这边。”说完,陈女士领着建锋去装灯泡了,建锋临行前对心丽使了个眼色,他看到心丽点了点头后就跟着进去了。

 过了一会儿,心丽看着建锋和陈女士在房间里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她便把“强水”

 拿了出来,倒进陈女士刚刚喝过的杯子里,然后把“强水”盖好,放进口袋里,拿着两杯水进去给他们俩“解解渴”了。

 “来,建锋,你喝口水吧。陈女士,我把你的也拿来了。”心丽把分别递给了建锋和陈女士(当然事先已经知道哪杯是“有料”的),当心丽看着陈女士没有任何怀疑的喝完了这杯“有料”的水后,她就向陈女士发问:“现在还在刮台风,你老公会不会回来啊?”

 “应该会吧。”“你还是打个电话给他吧,万一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也对,那你们慢慢弄,我去打个电话。”“好。”陈女士听到心丽的回答后就出去打电话了。

 “你给她喝了吗?”建锋看到陈女士出去后问到心丽。“已经喝了。”心丽回答到。“你让她打电话给她丈夫会不会馅?”

 “不会,我现在只让她喝了5ML,等她打完电话后,再让她喝下5ML就可以了。”心丽说完后往陈女士已经喝空的杯子里再倒入一点“强水”然后再从建锋的杯子里倒了一点水混合起来。

 “这样会影响效力吗?”建锋看着心丽的动作问。“不会,只是让她的发作期晚一点而已。”心丽拿着两个杯子说。“那就好。”“请问灯泡可以了吗?”建锋刚说完后陈女士就走了进来。

 “快好了,你刚刚说了那么多话,来,再喝口水吧。”心丽把刚刚又弄好的水递给陈女士。“谢谢,我发现我今天真的是特别渴耶。”陈女士在接过水杯后,再一次的一饮而尽。“你丈夫回来吗?”

 “他说回来,不过看来还有段时间。”陈女士说完后接过心丽手上的杯子“我再给你们倒杯水吧。”

 “谢谢。”心丽看着陈女士离开,对建锋说“看来她会在厨房呆很久。”“应该是。”建锋笑着说。

 走进厨房的陈女士在把两个杯子里都倒满水后,突然觉得一阵闷热,使她不得不放下水杯,扇一下自己的衣服以清凉一下自己。热。好热。好热好热啊…难以言说的热朝她席卷而来。

 空调突然坏了吗?她怎么突然觉得全身烫得像颗火球?她可以感觉得到,心脏就像个咕噜作响的大铁炉,把滚沸的血打进血管,在四肢百骸里呼啸而过。

 除了浑身热烫之外,还有强烈的眩晕袭击她的脑袋。她感觉到不住自花沁出,雪白肌肤也跟着沁出薄汗,一层绯红染上雪白,形成魅又人的情形。

 她不是未经人事的处女,她知道自己现在身体出现的是什么状况,但是怎么会这样,喝了两杯水后就变成这样呢?水?!难道是外面两个人在水里放了东西吗?但是…她不要想了,她只知道她现在好热…她会死…

 “呜啊…”陈女士难受地摸着自己,她的双手滑过自己细致的颈项、锁骨,来到满沉重的雪,小手一捏,不由自主地逸出一声嘤咛。

 舒服的感觉掌控着她,两手隔着衣服用力玩着自己的脯,捏着雪白,碰触着早已坚硬的蕾,挑逗着自己的望。

 两只小手不停玩着两团满,看着粉蓓蕾被她拉扯玩,雪白从指间挤出,魅的模样一一挑逗着刚刚走进厨房的建锋的视觉。

 只见他的视线往下移,看到雪白的子因汗水而紧贴着她的肌肤,妖魅的花早已溢出香甜花,浸了布料,让他看到若隐若现的魅惑景。

 杏眸早已蒙,满的玉被她捏得泛出一片瑰红,绽放的蓓蕾高着,像成的果实,让人好想咬一口。“陈女士,你怎么了?”建锋见时机成后笑咪咪的问陈女士。“嗯,我好难受…”

 陈女士的手已经停止不了的抚摸着自己的身体。“怎么会这样啊?”建锋走进陈女士,有意无意的碰触着她外的皮肤。

 “嗯…我不知道。”陈女士随着建锋的碰触,激动得快连话都说不出来了。“那我去帮你打电话叫医生过来吧。”建锋说完,就准备离开厨房了。但是陈女士却突然伸出手拉住他“别走…求你别走…”

 “不行,你好象很辛苦的样子,找个医生过来看看吧。”建锋还是准备离开这里。“不…要…走…不…要…走”陈女士说完就拉下建锋的头,狂吻着他的脸。

 “你要我吗?”建锋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地问。“要…我要…”陈女士急切的扯开建锋的衣服,一路向下吻去。“你这样会背叛你的丈夫哦。”建锋凉凉的说。

 “不管…他,给我…快给我…”陈女士已经忍不住双手抱着建锋的脖子,然后用双脚圈着建锋的身,眼神迷茫的看着建锋,不停地喊着“给我…给我…我快受不了了。”  M.HoUZiXS.CoM
上章 花柔水之美洲嘉茜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