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姻缘签 下章
楔子
梧桐千年幂

 凤凰出谷啼

 珍禽良木栖

 长离不长离

 卜-姻缘

 夜黑,风飒飒。

 “呼…呼呼…呼…”

 急促、微弱的息,在凄冷的暗夜里,加深夜的诡魅。

 “爷,前面有座破庙!”

 “嗯,我自个儿去瞧瞧。其他人继续追,今夜绝对不能放过他们,否则贡品无法追回,我难以向皇上代。”

 话甫落,寒季书俊硕的身影,在漆黑的夜中便已到了土地公庙前。

 “咳…咳咳…咳…”当他一脚踏进庙里,就听到咳个不停,呼吸急促的声音,他疑惑地走进庙堂,锐利的凤眼迅速往四周扫了一遍,最后停在一张供桌下,只见一个蜷缩如虾的小身子因为咳嗽而不停地颤动着。

 “小姑娘?”他立在距她一臂之长的地方,唤道。“小姑娘?小姑娘?”

 连唤了两声还是得不到回应,他存着戒心,微弯身子,小心地伸手去翻动地上的人儿。

 “小姑娘,你…怎么病得这么重了,还一个人身处在这荒郊野外?”

 寒季书见她昏不醒,遂蹲下来抱起她搁在双腿上,大手轻按在她额上打量着她的体温。一会儿,他从怀里取出一只小白玉瓶,倒出两颗药到手中,强行将药丸喂入她口中。

 突然有东西窜入喉咙,令长离难过的醒来,离茫然的瞳眸看不清眼前的人,她乾涩、痛苦地眨动沉如铁块的眼睫,终于模糊地看出个影像来。

 “谢…谢谢…”乾如破布的声音,微弱地道出她的感激。

 “不客气。”寒季书放下她的身子,起身离她一些距离“为什么一个人身处在荒郊野外,生着病还没有人看顾?”

 “因为…因为长离没有亲人了。本来…与爹爹要上京城…但爹…半途染病…走了,我…原想…咳咳…咳咳…”她咳到说不出话来,他蹲下身子轻拍她的背,看着她瘦弱的瓜子脸深思一会,从怀里取出一罐药瓶,倒出一颗药丸到她手里“吃下去。”

 长离艰难地看着手里的东西,茫茫地抬眼看他,脑海闪过一个念头,这么好看的人,是神或是妖呢?没想多久,一阵烈的咳嗽打断了她的思绪。

 “吃下去!”他抓住她的手,强将药进她嘴里,随后扯下间佩戴的玉块。“这是我出门随身携带的一些简单药丸,这块玉块你先拿着,等会儿我要家仆先来找你,你就随我的家仆回去。待我把眼前事情解决后,你的身子也好些,我们再谈。”

 “这…”长离拿着手中的玉块,困难地撑起身体半坐在地上,仰头问:“你要走了吗?你是谁?”

 “我…叫寒季书,现在我有要事在身,不能留在此地。你吃了药,就先在这儿休息一会,回头我会要家仆过来,你跟他们先回我的府邸休养身子。依我看,你这伤寒不轻,可能需要休养一段时…唔,我不能再耽搁了。”他看着屋外的夜,边说边往外走,走了一半又踅足回身“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奉长离。”

 “奉、长、离。”寒季书的脑中快速浮出这名字的字形和意义“好个『长离』二字。”

 临定前,他深深地看她一眼,斯文俊逸的脸朝她出一个温馨的笑容。

 “虽然此地不怎么舒服,你还是找个舒服的角落休息一下,我会要家仆尽快赶来。”

 长离辛苦撑着身体看他离去的背影消失,随即软趴趴地瘫在地上。她不知自己又昏睡多久,直到有人唤了声“姑娘”才勉强睁开眼看看来人。

 来人穿着一身布蓝衫,一看即知是某府的家仆。

 她想起适才救她的公子,曾说过要家仆来接她,她摇摇晃晃的坐起身子,还听不清蓝衣家仆说什么,他便已离开。

 她空茫的睁眼,看着眼前蒙蒙的景象。一会儿,又来一个丫鬟装扮的姑娘,而她的身后站着一位模样很尊贵的夫人。夫人双手温柔地扶住她的肩头,轻声地对她说着话。

 她耳朵热烘烘的,怎么也听不清楚夫人说什么,最后只能勉强听到夫人说:“我看你病得很重,还是先跟我回府要紧。”

 长离实在听不懂夫人说的话。她,不是他派来接她的人吗?

 长离心里很疑惑,但是逐渐高升的体温让她放弃思考。她点点头,让人扶着她坐进一顶轿子,一路昏沉沉的往汴京城而去…  m.HouZiXS.CoM
上章 姻缘签 下章